“硅谷钢铁侠”的人生战略:马斯克改变世界的五种战略思维 (下)

坎坷之路,终抵群星(Per aspera Ad astra)。
——拉丁文谚语

  • 作者 | 沈浪
  • 来源 | 梦旅人俱乐部ID:neo2666)

“重型猎鹰”火箭首次成功发射并完成一级火箭回收

2001年10月底,刚刚踏入太空探索领域的埃隆·马斯克带了几名专家亲赴莫斯科,打算向俄罗斯人购买火箭。他们前后去了三次,反复和俄罗斯人谈判,最终还是因为对方出价太高铩羽而归。2002年2月,一行人满怀失望,离开了堆满积雪的莫斯科,登上回程的飞机。就在大家情绪低落的时候,马斯克亮出了自己在电脑上做的电子表格,说:“兄弟们,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造火箭。”

马斯克是认真的。《硅谷钢铁侠》的作者阿什利·万斯感叹:历史已经证明,马斯克的目标在某个时间点听起来荒谬无比,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总是能无比坚定地实现它们。

在《“硅谷钢铁侠”的人生战略》上篇(如没有读过,建议先点击阅读)里面,我们探寻了对马斯克的人生道路影响至深的人,追溯了其使命和目标的来源。继续阅读他的故事,你会发现,他不仅对自己的目标极为笃定,有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决绝果敢,还非常善于为宏大的战略目标,寻找实现路径。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思维的不同。马斯克之所以能凭强大的战略能力,朝着自己的远大目标不断迈进,正是因为其思维模式的非比寻常。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马斯克的五种战略思维。我们无法复制马斯克的成功,但我们可以学习和借鉴他的战略思维,让我们的人生更有目标感,更明了我们要去向何方。

1、升维思维:站在高处,洞见趋势

《流浪地球》原著作者、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在他获得“雨果奖”的代表作《三体》中,描述了一种既神奇又恐怖的武器攻击方式,叫做“降维打击”,来自宇宙深处里的发达文明以此将整个3维的太阳系连同地球生命,全都变成了一张2维的平面。

所谓维度,最初是数学和理学的概念,比如点是0维、线是1维、面是2维、体是3维。我们都生活在一个3维的空间里,“降维打击”将太阳系变成了2维;而最近很火的黑洞则是0维,一个吞噬了时间、空间的“奇点”。

理解了维度,那什么是升维思维?

升维思维,又称升维思考,是指从更高的维度看问题,从更宏观的层面进行思考。用在战略方面,升维思维就是指站到高处,看到未来趋势和用户潜在的本质需求,从而制定战略目标

近年来,“点线面体”、“升维思考”、“降维打击”等战略理论在中国互联网流行。事实上,马斯克很早就具备了升维思维。外公约书亚教会他从空中俯瞰大地,亚历山大大帝教会他将世界当作故乡,道格拉斯·亚当斯的小说更让他从少年时就开始思考人类的命运:

一方面,造出核武器、研究AI的人类正成为一个具有自我毁灭能力的物种,另一方面,世界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强,“黑天鹅”事件(比喻难以预测的灾难)会随时发生,就连人类族群层面的“黑天鹅”也恐难幸免——也许是小行星撞击地球,也许是强烈的太阳磁暴爆发,甚至是《河系漫游指南》里外星人要修建一条超空间快速通道,于是将地球强拆。

总之,马斯克站在更高维度,深入思考人类在21世纪潜在的本质需求——规避生存危机,从而看到了新能源、太空探索方面的趋势机会,更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和目标。

善于升维思考的马斯克在大学追求前妻贾斯汀的时候,曾经送给贾斯汀一本写满情话的诗集——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的《先知》。“为了将人类从自我毁灭和意外灾难中拯救出来”,某种程度上,马斯克很有些像《黑客帝国》里被先知点化的尼奥,对他而言,英雄主义和救世主情结已成为一种强大的内在驱动力。

2、终局思维:站在终点,看到可能

布洛尼·瓦尔是澳大利亚的一名临终关怀护士,她写过一本书叫《人在弥留之际的五大憾事》。书中,她记录了那些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病人,所坦陈的人生最遗憾、希望有机会重来的事。其中排在第一的,是下面这一项:“我希望有勇气活出我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按照他人的期望生活。”

终局思维,就是这样一种“倒着思考”的思维模式,先站到5年、10年后,甚至是一生的终点,再来确定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往往在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看清自己的内心。

马斯克之所以做出投身太空探索、自己造火箭等一系列看似不可思议的战略决策,不止是因为他看到了趋势,更是因为他经常性地运用终局思维。他善于判断趋势,但却从不盲目等待或追逐“风口”。

2014年,张一鸣、傅盛、张鹏等中国新生代企业家一起去特斯拉总部,曾经问马斯克:“你决定做特斯拉的时候,电动车还没今天这么火,哪些因素让你判断这是一个机会?”马斯克回答,“我从来没觉得电动车是个‘好机会’,我其实一直觉得做特斯拉的失败率比成功率大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应该要去做的事情,而且我不想苦等别人来实现。”

这就是马斯克的终局思维。在他眼中,火星就是他一生要抵达的终点,那么无论目标多么困难,应对的第一步都是:把它看成可解决的。“首先看到事情的可能性,才会有发生的机会。”马斯克深信,哪怕暂时不知道方法,但持续思考和寻找,就一定能找到。

终局思维,可以为当下的纠结、迷失,扫除黑暗和迷雾,让我们认清未来的方向。

3、拆解思维分解目标,化整为零

我们都听过那个著名的脑筋急转弯问题:“把大象放进冰箱需要几步?”据说这也是一道奇面试题,用人公司想要考察的其实正是应聘者的拆解思维。拆解思维,又叫编程思维,即把一件事细化、结构化,使其逻辑缜密且可执行。

这个思维看上去不难,就是把大目标分拆成可执行的小目标嘛。不过,马斯克却将它用到了极致。以他的宏大目标“把100万人送到火星上居住”为例。他的第一步做法,就是拆成:把100万人送到火星、居住下来。

我们先看“把100万人送到火星”这一项。马斯克研究发现,以地球现在的航天水平,把人送到火星是可以实现的,但最大的制约就是成本太贵。美国太空总署算过一笔账,如果送4-6个宇航员的话,总花费大约400-600亿美元,也就是说人均100亿美元。那么100万人要多少钱呢,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怎么解决呢?唯一的办法就是降低成本。马斯克算了一下,把这笔钱降到50万美元就差不多了。一个人想要移民火星,只要把地球上的房子卖掉就能凑出来。于是,马斯克设置了一个更清晰、可衡量的目标“把人类去火星的成本降到50万美元一次”,也就是把火星船票的价格降低到2万分之一。

为了将这个目标拆分,马斯克想了一个神奇的公式:20000=20*10*100:
先解决20,现在的火星飞船一次只能装5个人,马斯克说要建大一点的火箭,一次性送100人,就等于把成本降了20倍;
那个10怎么做到呢?马斯克说要把火箭的制造成本降到十分之一,目前已降到同行的五分之一了; 最后的100呢?就是重复利用火箭,即火箭回收,这个实现的话,发射火箭的成本只剩燃料了。2017年8月SpaceX公司已经成功回收了自己的火箭。
就这样,马斯克通过目标拆解,为“把100万人送到火星”这个看似不可能的目标找到了实现路径。

此外,马斯克也正通过特斯拉太阳城、超级高铁、卫星互联网等等去实现终极目标的另一半,让人类在火星上居住。

把最终目标,层层拆解成可执行的小目标,拆解思维,是马斯克设计人生战略实现路径的重要武器。

4、破局思维:回归本质,以点破局

说完拆解思维,你可能会说,这真的管用吗?马斯克那些目标的难度系数都超出天际了,面临的对手也都是强大无比,到底要怎么破?

是的,做一家汽车公司有多难?美国的汽车行业已经快100年没有一家创业公司成功了,上一家成功的汽车创业公司叫克莱斯勒,成立时间是1925年。而造火箭,更是要和以制造武器为生的人“为敌”,不光要对抗洛克希德·马丁波音这样的军工业巨头,还要和俄罗斯、中国这样的国家级对手竞争。想想都是最高阶的炼狱级难度。

马斯克是怎么做到的呢?他的策略是,找到关键的破局点,一举撬动全局。这就是破局思维。

特斯拉的破局点是什么?高性能电动跑车Roadster。马斯克抓住了有环保意识社会责任感的高收入群体需求。他成功了,以一款极致的电动车向世人展示了原来电动车不但环保,竟然还可以这么牛。

SpaceX的破局点是什么?自行制造的小火箭猎鹰一号。尽管接连遭遇了3次发射失败,马斯克最终还是以不屈的斗志,将这款低成本的火箭送上了天空,完成了世界首枚私人建造火箭成功发射的壮举。

这就是马斯克破局思维的厉害之处——以一款极致的产品,击穿对手的封锁,开启整个行业的变局。

马斯克又是怎么找到破局点呢?他的方法叫做“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最早是由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哲学亚里斯多德提出来的:“在每一系统的探索中,存在第一性原理,是一个最基本的命题或假设,不能被省略或删除,也不能被违反。”先放下这段不明觉厉的话,看看马斯克的说法:“我们运用第一性原理,而不是比较思维去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性原理的思想方式是用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也就是说一层层剥开事物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可见,马斯克所主张的“第一性原理”主要指回归事物本质,重新思考解决方案。不同于横向的“比较思维”,第一性原理的核心就是摆脱日常思考视角的限制,更换思考维度,这和我们前面说的“升维思考”不谋而合。

这里不再展开阐述马斯克本人都承认烧脑的第一性原理,总之马斯克多次表示,自己正是凭第一性原理,才一举解决特斯拉造电动车、SpaceX造火箭等遇到的难题。

无论是第一性原理,还是升维思考,都是为了摆脱日常思考维度的限制,回归本质,找到尖锥一样的破局点。其后,在关键时刻All in,一举撬动全局。

5、火箭思维:三级火箭,臻于大成

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中使用的三级火箭土星5号

马斯克是少有的敢于将自己的战略目标和实现路径公之于众的企业家

以特斯拉为例,它的长期目标是推动人类社会朝可持续能源时代转型。而马斯克早在2006年就公开了这一目标其实现路径。他在特斯拉的官方网站上刊登了一封公开信,名叫《特斯拉的秘密宏图(你知我知)》。里面写道,特斯拉的大目标将分四步完成:

第一步:打造一款产量很小的车型,该车型价格肯定是比较昂贵的;
第二步:用赚到的钱,开发一款产量适中的、价格相对低一些的车型;
第三步:再用赚到的钱,创造一款量产的、价格更加亲民的车型;
第四步:推广以太阳能为基础的可持续能源。

讲完以上的总体规划后,马斯克加了一句:“别告诉任何人。”当时,很多人觉得这就是一句玩笑,而今看来,这句话无比认真且意味深长。因为其后十多年来,特斯拉正是按照上面的计划,一步步去走的。

在我看来,这份战略规划清晰地展现了马斯克的又一个战略思维——火箭思维。即以“三级火箭”的形式,逐级加速,不断积累动能,最终冲向自己的终极目标。

三级火箭的第一级就是破局,就像火箭突破地心引力的束缚,突破大气层。这一阶段的关键,是以一款极致的产品破开封锁,赢得至关重要的核心资源。比如特斯拉凭第一款高性能电动跑车Roadster,打动奥巴马,获得美国能源部4.65亿美元低息贷款,还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而SpaceX则凭借猎鹰一号的发射成功,成为全球第一家成功发射私人建造火箭的公司,并赢得了NASA16亿美元的订单

三级火箭的第二级是接力,火箭再次加速,持续攀升。这一阶段的关键,在于扩大核心优势,建立护城河。特斯拉的后续几款电动车、SpaceX的后续几款火箭都可以视为第二级“火箭”。也就是说,这几款产品将会强化特斯拉和SpaceX的独特优势,提升其在用户心中的不可替代性。

三级火箭的第三级是入轨。火箭获得最终加速,进入太空轨道,或飞抵最终目标。这一阶段的关键,就在于形成战略的路径闭环。于是,特斯拉收购太阳城,打造综合型可持续能源公司,SpaceX推出星链计划,更朝着飞往火星奋力进发。

马斯克的整体人生战略其实也采用了相似的模式。在太空探索和新能源事业启动前,马斯克先在互联网领域捞了两桶金,一桶是Zip2,一桶是Paypal。对于马斯克,这两次创业就像一级火箭,为他的宏大目标提供了1.8亿美元的启动资金,并且让他经历磨砺,成为了创业者游戏中的高级玩家。

特斯拉和SpaceX的成功,则是他人生的二级火箭,历经艰辛的马斯克由此确立了他在相关行业里巨大的领先优势,并成为科技创业家中的传奇人

经过这两级“火箭”的层层加速后,马斯克才有能力启动第三级火箭,展开更大范围内的跨界战略布局,去进行更高目标的冲击,以期在有生之年离开地球,在火星退休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马斯克的五种战略思维

升维思维:站到高处,看到未来趋势用户潜在的本质需求
终局思维:站到终点,穿过未来看现在,看到目标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拆解思维:面对全局,将最终目标一层一层分解为可执行的小目标;
破局思维:用第一性原理找到破局点,一举撬动全局;
火箭思维:三级火箭,逐级加速,冲向最终目标。

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升维思维”、“终局思维”重在战略目标的制定,而“拆解思维”、“破局思维”和“火箭思维”,则重在实现路径的设计和规划

马斯克和亚历山大大帝一样,不但是顶级战略高手,而且也是战术大师,有着强悍的战略执行力。然而,由于选择的几乎都是最高难度的挑战,马斯克一路走来,所遭遇的困难波折恐怕不比任何一个创业者少。他曾经这样形容,所谓创业,就是嚼着玻璃凝视深渊。

十多年来,马斯克不止一次地遭遇至暗时刻,但又一次次从深渊中绝处逢生。每一次的重生都会让马斯克进一步升级,越战越勇,然后又开始征服新的山峰。他经常引用丘吉尔的话:“如果你必须穿越地狱,那就继续前进吧。”

2014年,马斯克在SpaceX总部给自己的5个孩子建了一所私人学校,名叫“Ad Astra”。这个名字来源于拉丁文谚语“Per aspera Ad astra”,意为“坎坷之路,终抵群星”。也许这就将是他一生的写照。

文章的最后部分,我想讲一讲上篇开头那句引言的作者,玛丽·奥利弗的故事。

“告诉我,你狂野而宝贵的一生,准备用来做什么?”

马斯克告诉了我们他的答案,而玛丽·奥利弗又给了我们一个全然不同的答案。

三个月前的1月17号,这位83岁的老人因病于佛罗里达的家中离世。作为当代最受欢迎的美国女诗人,她在推特上面受到了无数人的悼念。前国务卿希拉里写道:“谢谢玛丽·奥利弗,有你的文字,很多人才活下去!”结尾也引用了这句《夏日》里的诗句,“告诉我,你狂野而宝贵的一生,准备用来做什么?”

和马斯克轰轰烈烈的人生相比,奥利弗的人生看上去平淡无奇。如奥利弗所说,一个人在孩提时接触世界的方式建立其成长之后的意义模式,她在少女时代,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其后一生的时光,她都在做一件事:写诗。

几十年里,玛丽·奥利弗一直过着一种近似隐士的生活。为了让自己沉浸在诗歌世界中,她小心地回避了任何一种有趣的职业,并将需求降到最低。即便当她的诗歌多次获奖、广受喜爱之后,她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孤独状态。

奥利弗13岁开始写诗,一生出版了近30本诗集和多本随笔集,先后获得普利策诗歌奖和美国国家图书奖等重要奖项。她的诗呈现了生命本真的光彩和存在的价值,被广泛用于治疗抑郁症的场合,诗集也在畅销书榜上持续多年靠前,《纽约时报》评论她为“美国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诗人”。

奥利弗和马斯克的际遇看似截然不同,然而在对待自己的人生方面,两人却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是从孩童时期便明了自己人生的使命目标,对于目标,他们又都是一样的执着。

在我看来,他们象征了我们世界的两面,最狂野的星空想象和最宁静的内心生活,同时又互有交汇。在奥利弗书写自然和内心的诗歌中,有宇宙的倒影;在马斯克飞往太空的火箭上,也有诗意的浪漫。此外,多次经历至暗时刻的马斯克,或许正是玛丽·奥利弗诗歌的读者。

有时候,我会幻想这样一幕场景。2008年的一个下午,埃隆·马斯克在人生最低谷的某个时刻,从加利福利亚霍桑的SpaceX总部出发,驱车穿越科罗拉多峡谷,在荒凉的戈壁上奔驰,仿佛行驶在火星。他要去东部,去玛丽·奥利弗的家中见奥利弗。就像《黑客帝国》中的尼奥,去面见先知。

夜幕降临。他将车缓缓停了下来,忽然感到仿佛有一束光打在特斯拉的两翼。抬起头,他看到了璀璨群星。就像童年时在非洲,他抱着书一个人坐在山坡上看到的那样。

这一刻,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文章最后,请允许我用玛丽·奥利弗一首名叫《旅程》的小诗作为结束。

旅程

有一天,你会知道
你必须做什么,并开始去做

虽然你周围的声音
一直喊叫
他们的坏建议
虽然整个房子
开始发抖
而你感到古老的绳索
绊住你的脚踝
改善我的生活!”
每个声音哭喊着
但你不停止

你知道你必须做什么
虽然风用它僵硬的手指
撬动
这个根基
虽然他们的忧郁
着实可怕

天已经
晚了,一个疯狂的夜晚
路上塞满了
断枝和石头
但是,渐渐地
你将他们的声音抛在身后
星星穿透云层
散发光辉
一个新的声音出现

你慢慢
意识到,它是你自己的声音
伴随着你
当你越来越深地
步入世界
决定去做
你唯一能做的事——
决定去拯救
你唯一能拯救的生活

愿我们都能找到热爱,找到一生心之所向,并且勇敢出发!

好运!

推荐阅读《“硅谷钢铁侠”的人生战略(上):影响马斯克至深的三个半男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沈浪

作者介绍:沈浪,生涯咨询师、职业发展管理师,自由写作者,前上市公司内刊主编,微信公众号:梦旅人俱乐部(ID:neo2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