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支付宝宣布大改版,53万亿服务业要变天

  • 作者: 郝智伟

时隔两年,支付宝又一次大改版。

这一次,外卖、美食、电影、休闲娱乐等生活服务登上头版头条。吃喝玩乐、医药、跑腿等生活类服务推荐成为“惠支付”、“每日必抢”模块前的第二担当。要把本地生活玩出支付宝的味道。

蚂蚁金服集团(支付宝母公司CEO胡晓明的说法:这是支付宝15年来最重要的一次更新,绝不亚于当年从PC端转向移动端的那次升级。

目的只有一个:让支付宝从金融逻辑走向更大的服务逻辑,连接12亿用户,更多触达线下,形成统筹服务业的聚合力,做全球最大的数字生活服务入口。

目前看,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超过50%,高于制造业第二产业10多个百分点,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行业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主管部门的话说:服务业是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服务业活,经济活;服务业稳,经济稳。”

统计显示,我国服务业规模是53万亿元,未来五年将提升到65万亿元,但到现在为止,所有互联网平台加一起,对它的渗透只有20%,其规模大、痛点多,正是机会所在。

因此,服务业需要互联网+”等数字新技术嵌入,让整个行业的资源匹配更合理,更集约,驱动幕后基础设施走向融合与整合,开启服务业升级的2.0。

为此,这次支付宝升级,会将开放尺度提到最大,甚至将首页资源交给商家,提供多个场景入口:包括首页智能推荐服务板块、首页搜索框、应用中心、生活号等。对千万商家来说,等于直接开放了12亿用户。

同时,平台还协同第三方机构,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业务建议,让他们能顺势而为,搞定“线上生活、线下承载”的数(据)智(能)化,福威自操,宸衷独断。

特别是现在,服务业商家战“疫”辛苦,突围艰难,2020年注定是困难模式,方法用对,才能脱困不颓,开放平台正可以成为依靠。就像投资查理·芒格说的:“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

一句话:想,都是问题,做,才有答案,此时,机会就像金子一样珍贵,千万别再错过,重演看不清、看不懂、赶不上的悲剧。

为何“大变脸”?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所说:“去历史里寻找经验,把经验应用于未来,那就是创新的机会。”

当年汇丰银行崛起,花旗银行发达,都离不开英美服务业的“大跃进”,这让金融出身的胡晓明感触极深。所以他来到阿里巴巴后,带队开创阿里(花呗、呗、网商贷的前身和基础)。

去年,胡晓明经历阿里云技术熏陶,再回到蚂蚁金服,更坚信“新技术+原有产业=新产业”。因此,他期望开辟服务业新战场,用求新、求变,搞定未来的求生、求胜。

那时,支付宝已经解决了是姓“金融”还是姓“科技”的问题,在科技的路上越走越宽,区块链技术、人脸识别被应用在各个领域,二维码支付普及到各个场景,云计算开始联动更多企业伙伴。

而更重要的是,支付宝通过这些技术的普及、渗透,突破了支付、金融的单调,做线上政务、城市服务、打通地铁、公交等,一点点进步、铺垫、沉淀,获得了更多行业的思考、经验、方法,正可以凝结、输出,开放赋能服务业,给力更大的格局。

《创新者的解答》里学究点的说法:产品服务,“不够完美”的,才封闭起来自己做,“足够好的”的,则应该开放出来。己欲立则利人,己欲达则达人。

比如,这次新冠肺炎,为了帮助公众防范疫情,支付宝紧急上线“疫情服务直通车”,将用户应对疫情可能会使用到的各项服务进行了聚合:比如不出门吃饭、不出门缴费、不出门退票等。让商家在特殊时期获得业务支持,不必担心收付款、错账、赖账的问题。

而技术团队攻坚的“健康码”,正广泛应用在社区管理、复工等各个环节,它未来还可以打通健康记录、病历等数据,成为医疗就诊的数字化“抓手”,继续“一码通识”的便捷高效。

“这是我们很早就想清楚的方向,只是疫情加速了进程。”胡晓明解释道。原计划支付宝大改版是在2020年中。但时移势易,疫情将催化城市管理商业数字化迅速提效5%,此时支付宝必须顺时应势,抢占先机。毕竟,那是对未来的All-in。

管理学家迈克尔·波特的说法:这种“新定位”抢先启用,正是战略竞争的优势所在。随后,新一代基础设施一旦建成,行业集中度就会大幅度提高,由此,支付宝享受先发优势,一切走向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胡晓明预测:未来五年,服务业互联网渗透率将逼近50%,那是32万亿元的超大市场,与现在的规模相比,绝对是天壤之别。

是的,数字经济在加速,所有的服务都值得重做一遍。这种“升级”意味着新的增量市场。只要早点脱胎换骨,就绝不会伤筋动骨,只要认真玩,想挂都很难。

组合必杀技

当然,掌握12亿用户的支付宝还是一家国民企业,这意味着社会责任本身就是商业责任,开放精神本身就是竞争能力协作机制本身就组织优势。而后两点对商家至关重要。

表面上看,新版支付宝去中心化地变“人找服务”为“服务找人”,早间推早点、午间、晚间推正餐,对应时点还有下午茶、夜宵。小程序团队让商家更容易在支付宝技术框架下露出、推广,其营销感十足。过去,支付是服务的结束,现在,支付是服务的开始。

但别忘了,阿里系惯常的“集团军”作战,在支付宝同样适用,那是后台系统化的赋能给力,是一套组合必杀技——打造闭环

结合平台运营、商家自运营,帮助商家打造闭环,无论天猫淘宝、还是支付宝都屡试不爽。

汉堡王为例,它在支付宝以小程序为出发点,建立起支付宝端内的自运营阵地,同时打通了支付宝、饿了么、口碑、天猫等阿里经济体多个业务单元,实现了跨端、跨场景的全域运营。

汉堡王中国数字化营销总监于学滨曾表示,与支付宝合作最大的感受就是“多中心化”,在支付宝端内,小程序与IoT、点餐、会员、蚂蚁森林公益打通,在阿里系内,小程序与天猫、淘宝、饿了么、阿里云等打通,“中心化+去中心化“结合,帮商家在更多场景触达用户,释放了更大的商业潜能

这种矩阵玩法极大地提高了拉新和运营效率,并形成了经营闭环——营销推广、用户权益消费、售后等等全面数字化、智能化运营。

去年前11个月,汉堡王通过支付宝新增会员用户超过540万。通过支付宝服务的累计会员用户近1400万,造就“粉丝经济”。


用汉堡王首席营销官邓顺文的话说:“如果没有这些阿里经济体的平台支持,坦白说,汉堡王在2016年后的增长是达不到的。”

如此种种,正与微信泛泛地“连接一切”大相径庭。

支付宝自上而下地打造闭合生态,那是服务商家端,深入传统行业的贴身短打,垂直细分的解决方案之上,还有阿里系合力统筹的数智化操作系统,商家能直接“拎包入住”。

而微信把公众号、技术支持等做成了功能模块,就像提供了乐高积木,全靠商家自己组合——他们既要有思路,有协作腾讯各部门的能力,还要有实现它的解决方案!流程多、时间长还是小事,对互联网+、新技术不够懂行?那才是真的无解。

正如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所说:市场经济的两个主宰,是消费者与技术。消费者提供了需求技术革新供给。若商家不能跟上“技术革新”的潮流,就会失去“供给”的优势,即便越过了市场的冰山、资本的高山,也会倒在“数字化转型”的火山。

特别是现在,依赖线下的服务业商家必须明白,战疫胜利后,他们的经济战役才开始,面对一切“冷启动”,必须像专家所说“加紧转型、寻求自救”,而此时支付宝大变,正为他们提供了数字化生存的依靠。

一切危机都是“危中有机”,熬过这段,换个轨道再出发。请相信,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那些杀不死你的,必将使你更强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