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1100人:华为,还是对中年人下手了

作者 | 良叔
来源 | 良大师(ID:liang_da_shi)

当中年危机遇上疫情经济,这届中年人,有点难。

近日,华为曝出裁员1100余人。

任正非则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表示不满:

“突然几年前一阵寒风吹,不知谁裁掉了1100人,让我生气不已。

不知是谁干了这事,这种领导鼠目寸光。”

不得不说,华为有些高管,胆子也忒大了,干掉了这么多中浪,居然还把任总蒙在鼓里,自个隐藏的还挺好,厉害呀。

任总在公开信中,还说:

“有人说要休息,那你就把官位让给别人吧,有的是人愿意冲锋。”

这句话,不禁引发了我的另一个思考:

如果企业裁员,裁哪类人最划算?

良叔曾经和一位500强的HR,讨论过这个问题。

她斩钉截铁地说:当然是中层了。

又补充道:“精简中层,才能起到更好的杠杆效应。”

“杠杆效应”,其实就是“性价比高”的一种代名词。

而所谓的中层,无非就是指职场中年。

最起码,能在华为这样的巨头企业,坐上“官位”的,大多不都是中年人吗?

中国有句老话,“月过中秋清辉减,人到中年万事休。”

无论是古代的告老还乡、云游四方,还是现代的中层裁员、末位淘汰。

当代职场中年人,不一定“想休就休”,但有时还真是“不得不休”。

1、多少中年人,“休”在了35岁

很多人以为的中年,是四五十岁,以为还很遥远。

殊不知,如今职场中年的坎,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

哪怕疫情没来,不少名企早已对中年人下了狠手:

2017年,海尔裁掉1万多中层;

2019年,腾讯裁撤10%中层,约200人;

同年,京东末位淘汰10%的高管……

各大“裁撤中层”事件,暴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中年职场,很危险。

有多危险?

前段时间,华为甚至不惜冒着赔偿10亿元的风险,定向清退35岁以上的老员工,共计7000人。

另外,马化腾在一次香港战略会上,问集团同事:

“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

一听,不到10人,马化腾的脸立马沉了下来。

想起网上有这么一条段子:

30岁以前,我们是在用身体换钱;

30岁以后,我们用钱换身体,可是我怕干不到40岁。

真相,有时确实挺扎心。

良叔给很多企业做咨询时,也发现在晋升规则上,大家都有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共识,就是对年龄有具体要求,一旦超过某个界限,就不予考虑。

这个年龄界限,往往大家心照不宣——35岁。

为什么是35岁?

究其内里,这儿还有段历史渊源。

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改革开放也有阻力,因为更新老同志观念的难度较大,于是就有了“干部年轻化”的说法。

当时对“年轻干部”的定义,就是35周岁以下,自此就有了这层思维定式。

如果把目光放的再长远一点,你就不难发现,这不是中国特色:几乎全球所有企业,都在追求年轻化。

前几年,美国PayScale对各巨头企业员工平均年龄,做过一项调查。

发现年龄中位数最大的公司惠普41岁,其余的像IBM38岁、戴尔37岁、诺基亚36岁,而谷歌只有29岁,Facebook只有28岁……

在职场中,爬上高位不易,守住高位更不易。

高潮过后总会有低谷,有时「位高权重」不过是「中年危机」的前戏。

2、人到中年,为什么不得不“休”

再看任正非说的这句:

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不可能为不奋斗者支付什么。

30多岁年轻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这话的潜台词是:很多人到了30多岁,就不想奋斗了......

以我的见解,并非如此,中年人大多都还是想奋斗的,不过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首先,生理机能走向下坡路。

根据斯坦福大学科学团队在《自然·医学》发表的研究表明,生命周期中衰老明显的3个转折点,第一个就在34岁。

20岁可以996,甚至007,35岁熬个夜,都要休息好几天才能缓过来。

当高强度的工作模式,成为一种常态,当996被鼓吹成一种福分,中年人那颗疲惫的心,该往何处安放?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写的:

“那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

后来我才知道,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其次,家庭的裹挟。

就像姜文在《狗日的中年》中说的:

“中年是个卖笑的年龄:

既要讨得老人的欢心,也要做好儿女的榜样;

还要时刻关注老婆的脸色,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

中年为了生计、脸面、房子、车子、票子不停周旋。”

如果说20多岁时,工作可以是你的全部,那么工作对于中年人来说,只是一部分。

比起20岁时,说走就走的出差,中年人还得提前安排好孩子谁接送?父母生病了怎么照顾?

如此性价比不高的员工成本老板难道不懂精算?

第三,资历的束缚。

这一点与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大不相同。

在过去,大部分的行业都看工作经验,资历,越熬越香。

如今,知识的更新迭代太快了。

你所有的资历,都可能成为障碍。

当你兢兢业业工作了10年,人老了,知识也老了,就算晋升管理层,也很可能看不懂“后浪”们了。

揣着行业资历吃饭,已经没以前那么香了。

第四,职场的结构性断层。

跟努力无关的是,在一些快节奏的高新企业里,中年失业已经成了结构性的问题。

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自然崇尚高效率

比如基层员工可以与老板直接对话,不就省去了不少中间环节?

另外,自动化与智能化,大大减少了就业岗位的数量。

综上来看,提前到来的中年危机,不过是时代的产

时代很残酷,你有你的职业规划,但世界另有计划

3、比中年危机更可怕的,是“老年危机”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做不到四五十岁。

如果你有幸过五关斩六将成为常任主管,也别高兴得太早。

因为,在中年危机之后,还有“老年危机”。

最近,华夏保险鼓励所有中层以上员工停薪留职,自行创业

特别注明了“尤其是年满45周岁以上”。


这就意味着,这群人好不容易兢兢业业熬到了四五十岁,等着盼着退休,只差临门一脚了,却朝不保夕。

试想一下,有多少人能在这个年纪冒险创业?

又有多少就业单位,乐意招收四五十岁的员工?

良叔在知乎上看到不少人,在问45-60岁能做什么工作

下面的回答,不是护工保姆就是保安。

似乎大部分人到了这个年龄,再也没了选择的权利

要良叔说,中年危机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老龄化。

随着医学水平的提高,我们和父母应该都会更长寿。

彼时,很可能就会面临以下情况:

1、倘若你不幸在四五十岁提前退休,再倘若兜里的钱不够你再生活40年,怎么办?

2、别忘了,你的父母尚健在,还指望你赡养。

这种细思极恐的问题,在最先进入老龄化的邻国日本,早已爆发。

日本在40、50年代,迎来了两代大繁殖时期,被称为“团块世代”。

随后,日本新生人口激减至今。

“团块世代”在日本具有非凡的时代意义,为日本经济的腾飞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

但此时,他们也面临着“发”尴尬。

有一部日本纪录片《团块世代:悄然迫近的老年破产》,展示了日本团块世代老人的悲苦。

纪录片拍摄了河口先生的老年日常。

河口已经老态龙钟,却还要照顾更老的母亲。

他不停地工作,养活自己的同时,还要肩负起高龄老母亲的护理费用

在日本的《2014年高龄社会白皮书》上有一组数据:

在日本,超过65岁,却迫于生计继续工作的人数高达50.4%,超过总数的一半。

在希望继续工作的理由当中,约有 76% 是“为了生存”。

你如果去过日本,就会发现,餐馆、酒店的服务员,基本都是老人。

他们并不是因为闲不住而发挥余热,而是真没办法

为了有口饭吃,日本老人就算退休也只能再从事一份职业,一直到生命结束。

今后的中国,将很快迎来“发”时代。

2019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18.1%,65岁以上的占12.6%。

2.5亿的老年人口,高居世界第一。

据《奋进中的中国老龄事业》数据显示,因中国老龄化加速,2017年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已经高达37.8岁。

随着生育率的一再降低,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将逐渐显现。

倘若解决不了中年危机,那么老年危机,也将恭候大驾。

诗里才有岁月静好,现实只有大江奔流。

4

写在最后

知乎上,有一个高赞贴:

“90%的职业,年龄大后都没有前途。 没有前途,是绝大多数人的宿命。”

这句大白话,为何得到如此多人的追捧?

我想,大概就是戳中了多数人的无奈。

毕竟,“人在美国,刚下飞机,谢邀”的光鲜精英,只出现在网剧和知乎里。

而现实中,多数人都灰头土脸地等待着岁月的裁决。

在宿命和不确定性面前,每个人都无能为力,我也只能奉劝你一句:

“无论怎样,都别爆仓。”

财富上别爆仓,留好过冬的干粮,永远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精神上别爆仓,情绪再灰暗,也要适当释放,切不可积酿成疾。

身体上别爆仓,无论怎样,健康是你的底线,因为你可能还要工作好多好多年。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