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10年,我与500强式精英人生渐行渐远

作者丨焱公子
来源丨焱公子(公号ID:Yangongzi2015)

1、

老付喷着酒气,问我:“第二场,你还是不去?”

“不去。”

“人生得意须尽欢!该浪就要浪啊!真不去?”

“不去。”

老付拍拍我肩膀,大笑:“那这场你陪客户多喝点,明天的报告你来出,顺便帮我请个假,行不?”

“好。”

这是我进入爱立信的第二年,老付比我早两年。

他似乎是享受应酬客户这件事的,我却不,从来能躲就躲。

老付带我做过3个项目,算半个师父。

他是黑龙江人,我是云南人,在中国地图上正好拉一条对角线,直线距离超过4千公里。

很多时候我觉得,这也像是我俩之间的距离。

同样都是技术工程师,他的八面玲珑与我的木讷内敛,形成鲜明对比。

我曾认为,我俩本质上不是一类人,根本聊不到一块去,但事实上,我愿意跟他一起共事,而他好像也挺喜欢我,我俩一直配合默契。

我内心很清楚,跟我相比,老付更像那个公司和客户都喜闻乐见的职场精英,他身上有太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但老付却不止一次表示,他佩服我。

我疑惑不解:“我有什么值得佩服?”

他说:“我所有的努力,只为了想活得更好;而你,一直想活出自己。二者的难度,截然不同。”

2、

我跟老付第一次做项目,在甘肃天水。

那天晚上,我们招待客户吃饭。我方只有两人,我和老付,客户来了一整桌。

西北哥们儿生猛,领头的上来就说:“我们这边的规则,一敬敬6杯。就是我喝6杯,你俩也要喝6杯。”

话音未落,服务员已非常配合地端过一盘小口杯,全部斟满了52度当地白酒

客户从容取杯,连干6个,笑说:“大家依次这样来,当然你们也可以敬我们。公平公正吧?”

我正寻思对策,老付轻声对我说:“一会儿你负责送我回去。”

我还在发懵中,老付已主动连喝6杯:

“我这兄弟酒精过敏,喝不了,我陪大家。现在到我敬?那我再喝6个,你们也喝6个,哈哈哈。”

说罢,又喝了6杯。

这场竞赛只坚持到第三轮,客户就主动喊停,笑容满面、热情地帮我俩夹菜盛汤。

老付顺竿往上爬,非常自然地称兄道弟,看起来就像他与他们认识了很久。

回去的路上,他吐了三次。我架着他踉跄往宾馆走,问感觉怎么样。

他说:“还好。这个项目预算太少了,他们人又多,下半场是请不起的。现在这样蛮不错,想要的效果都达到了,咱们的项目会比较容易开展。”

注意到他说这话时,眼眸清澈透亮,仿佛一丝喝多的样子都没有。

回到宾馆,我将他安顿好,开始着手写第二天需要项目启动材料

完成后,继续在某论坛更新我的小说。每敲下一个字,我能感觉内心宁静又充盈。

那一刻,我透彻了悟:也许,我这一辈子,都成不了老付。

后来,果然如他所说,项目执行十分顺利。

结束后,他就升了高工(高级工程师),月薪涨了2000元,还专门请全部门喝了一顿酒。

3、

我在爱立信华为的10年里,90%的时间在全国四处出差

我曾做过一张表,里面记录了所去过的省市与时长。每去一个,我就画一个勾。

10年来,我可以自豪地宣称:全中国超过7成的地方,我都去过。

但你若问我,这些城市都有什么好玩的?真抱歉,那可能还不如直接问百度

因为我的轨迹几近一样:机场/火车站-酒店-客户现场,三点一线。

偶尔避不开非要宴请客户,我会直接打电话求援老付。

老付总是一边快速给出精准推荐,一边笑骂:你这差都是白出的啊!

我当然知道,他是对的。也当然知道,公费旅行,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可对此,我始终提不起多少劲头。

多年来,我搞定客户的唯一招数,是专业。

项目上的事,我从不敢偷工减料;对于突发的情况,也总是想着快速锁定问题并给出落地的解决方案。

在大多数客户眼里,我应该是个刻板而不易接近的人。他们在技术上依赖我,但下班之后,通常不会主动邀我吃饭,也不会打电话让我过去买单。

一句话,他们不喜欢我。

但我觉得这样挺好,也并不影响项目结束时他们对我的评价。

无论在哪出差,我最幸福和期待的时刻,是每天下班后,一个人回到酒店。在房间一边吃外卖,一边看一部经典电影。

然后去酒店的健身房,挥汗如雨地练上一个小时,再回来写我的小说或者项目随笔。

在老付多次说我白出差的时候,他可能没法理解:每一个这样的夜晚,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孤单。

无论工作中遭遇了怎样的挫折,在任何一个异乡醒来的第二天,我总可以满血复活。

4、

我的第一任上司老卢,第一个发现我对写作有着莫名的热情,他因此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负责部门的年会节目,且保证拿到全公司最佳。

我至今还记得老卢当时的神情,信任中透着期待,像极了我的高中语文老师。

那时,我身处理科班,却唯独喜欢作文。语文老师鼓励我:你一定要好好写,我帮你投稿。

她没有食言。她帮我对接了报社的编辑,还推荐我的作品上了《滇池》杂志。

我因此赚到了人生第一笔稿费,也更坚信自己在写作上是有潜力的。

老卢的重托令我备受激励。后来连续3年,我们部门真的都拿到了全公司最佳年会节目。

这让我在公司内部声名鹊起,无论去到哪里,很多人一提起我,都说“这就是那个最能写的工程师”。

在这间有十几万人的大公司,我知道自己一定当不起这个“最”字,但这个称谓,确实令我充满了成就感。

老卢后来单独找我聊过一次,在他即将离职去往华为之前。

他说:“我觉得,你跟别人不一样。”

我问:“有什么不一样?”

他说:“工作上,你很职业,我不担心。但我觉得你始终没有真正‘融入’,就像是一直把自己封在一个密闭空间里,通过小窗子默默观察着外界。”

他这个比喻,的确很贴切。我沉默了片刻问他:“您希望我改么?”

老卢摇摇头,拍着我肩膀说:“不,这不容易。我想你大概也不会一直在这里。守好你自己。”

他是真的懂我。

我用力点头,谢谢。

5、

工作第10年,我决定离开。

这10年,我走过全中国超过7成的城市,见过形形色色的客户,看过听过很多有趣的故事。

这10年,我从一个小白,变成了大家眼中的职场精英,顶着500强光环,掌握许多在市场上有足够竞争力技能

这10年,我笔耕不辍,利用业余时间写下了超过三百万的各类文字。

虽然大部分不为人知,但它们曾在每一个夜晚,充盈过我的内心,并令我无比确信:将来的我,应该可以以此作为我人生后半程,赖以为生的依凭。

哪怕我并未取得过显赫的成就,漫长的时光里,至少证明了我的热爱与韧性。

通信圈到新媒体内容创业,这的确是断崖式的跨越。

可当你知道我其实已经为此准备了10年,那么,一切也便不足为奇。

我常常想起老付多年以前对我说过的话,他说:“我所有的努力,只为了想活得更好;而你,一直想活出自己。二者的难度,截然不同。”

一直到今天,我都不同意他这话。这二者有高下之分么?我觉得,没有。

每个人要的远方,都不一样。

所以,二者的难度,应该是相等的吧。

老实说,我常常也会羡慕老付,羡慕老卢,羡慕我身边许许多多卓越的前同事。

他们专业进取、奋勇拼搏,在瞬息万变的商场游刃有余,以一种相对简单且可复制的方式,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他们留下来,是因为知道自己要什么。

而我,与这样的精英生活渐行渐远,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要什么。

或许,这才是我们来世间一趟,唯一重要的事。

作者:焱公子,发型光芒万丈的跨界理工男。多年500强,专注解职场。写有灵魂的故事,过有温度的人生。微信公众号:焱公子(ID:Yangongzi2015)。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4+1
取消收藏
项目  工作  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