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我很害怕凌晨接到电话

5月25日,郭台铭在接到第11个员工跳楼自杀的消息后,迅速亲赴深圳坐镇大局。在现场他对记者说:“我们有信心、有很强的意愿、有很强的决心(来处理这个问题),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然而就在第二天(26日)晚上11:20,富士康发生今年第12起员工坠楼事件,坠亡者为男性。稍后,富士康公司证实了此事。 59岁的郭台铭无奈地说过,“因为没有办法阻止这些事情一再发生,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很害怕晚上11点后或者凌晨接到电话”。

随着富士康接连发生自杀事件,郭台铭本人和富士康管理层的重视意识也越来越高,从最开始的与员工沟通交流,到无奈之下请法师做法辟邪,再到要求员工签署“不自杀保证”,郭台铭似乎尝试了所有可能的解决方式。

面临空前拷问

公众鸿海精密员工自杀事件的关注不断上升,中国政府官员已宣布正在对此进行调查。但迄今政府一直未表明公司有过失。

劳工权益倡议人士说,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表明鸿海精密对待员工的方式有问题。这里的工人基本工资为每月900元人民币(约132美元),为法定最低工资,但大多数工人都加班加班工资以小时计,为标准工资的1.5倍或更多。批评人士说,鸿海精密强迫或允许工人超时工作超过了法定加班时间,而且其军事化的严格管理及单调的工作环境对工人产生了过度压力。

除了来自死者亲属、媒体社会的控诉和疑问,苹果惠普等富士康的“衣食父母”也担心势头遏制不住会间接影响到自身的名誉,纷纷开始对富士康自杀恶性事件是否源于“血汗工厂”展开调查。

苹果方面说,我们对富士康近期的自杀事件感到悲伤和不安。苹果表示,它派出的一支小组正对富士康采取的“应对此类悲剧性事件”的举措进行独立评估。苹果公司还会继续实地考察为自己代工生产产品工厂,目前正在同鸿海的高级管理层接触,并相信他们在非常认真地应对这件事情。惠普说,它正在调查富士康可能与这些悲剧性事件相关的做法。戴尔的一位发言人说,任何有关戴尔供应链恶劣工作条件的报道都得到调查,并且如果得到证实,都采取恰当的措施。诺基亚说,我们已经同富士康接触,以保证只要有问题,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发现和处理。

作为鸿海的客户,苹果、惠普等公司周三发表的声明是第一次对自杀事件公开置评。

去年英国一家小报曝光龙华的工人待遇糟糕,特别是那些为苹果公司生产iPod的工人(与此同时,苹果公司报告称龙华有近七分之一的工人生产其产品)。在这篇英国报导之后,鸿海又遭到中国媒体的抨击。

根据苹果公司去年8月公布的一份报告,该公司派出的一个调查组在龙华发现诸多违反供应商行为守则的做法,其中包括三处厂外宿舍过于拥挤。按照苹果公司的要求,供应商应将工人每周的工作时间控制在60小时以内,除非有紧急情况发生。但据苹果公司的估计,龙华三分之一工人的工作时间超过了此限制。不过没有发现强迫加班证据。报告称,苹果认为鸿海总体上遵守了行为守则的“主要方面”。但苹果拒绝就报告进一步置评。

血汗工厂”?

在系列自杀事件发生之前,这座工厂以及东家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却是本行业之外鲜为人知。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足以让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殒灭?

鸿海位于深圳的龙华基地大门外,自杀员工家属在哭诉。穿过一个有门卫看守的大门,便进入了这家规模极大的工厂。

这家工厂约有员工27万人,它生动体现着鸿海精密创建人郭台铭的雄心壮志。在当今这个制造就等同于外包的时代,将全球的电子产品生产业务转移到中国大陆方面,郭台铭的手笔之大无人能及。几乎是在世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郭台铭已将他的公司变成了中国最大的出口企业以及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合同生产商

鸿海精密的收入过去10年每年都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着,去年达到了406亿美元。今年的收入预计还将增加140亿美元。这大约相当于摩托罗拉公司一年增加的收入。对于鸿海精密的竞争对手而言,他们怕是很难望其项背。

这次事件后,富士康允许媒体进入全方面考察,郭台铭企业帝国的核心——龙华科技园区首次展现在世人眼前。

尽管劳动维权人士称龙华是“血汗工厂”,它看起来却丝毫不像这个词语让人联想起的小说家狄更斯笔下的肮脏悲惨。数千名工人身穿带彩色制服、戴着身份识别卡,走在绿树成荫的路上,其他人则在提供各种地方菜的食堂里用餐。

郭台铭带着记者先后参观了Module906无尘车间、宿舍J区、关爱中心以及平日难得进入的生产线,在一台多媒体查询机前,郭台铭向记者介绍道,“每个员工在这里就可以查到每人工作出勤的信息,包括加多少个小时班,能赚多少钱?”在J宿舍区的游泳池旁,记者看到有数位工人正在游泳。据富士康深圳厂区行政总经理李金明介绍,深圳厂区共有5个游泳池,晚上开放到11时,这些游泳池对员工全部免费。参观完宿舍区后,一位在富士康工作数年的研发部门员工要求郭台铭签名。郭台铭欣然在其T恤的领口部位签下郭台铭和日期。

除了拥有众多装配线和职工宿舍外,龙华科技园区自己还拥有一支消防队、一家医院并有一个专供员工使用的游泳池,只要郭台铭在深圳,他每天早晨都会到这个泳池游上几圈。在龙华科技园区这个企业城的主干道两旁,餐馆、银行杂货店和网吧一应俱全。遍布园区的500多个露天大屏幕电视则不停播放着健身操、安全教育节目以及富士康电视台(Foxconn TV)自己制作的公司新闻

鸿海高管表示,他们手下工人的条件要好于中国的平均水平,这也是公司能够吸引到新工人的原因之一,公司的薪酬加班操作均符合当地的劳动法规定,并遵循电子行业公民联盟( Electronic Industry Citizenship Coalition) 为全球电子产品供应商制定的行为准则。公司已采取了一系列防自杀措施,包括设立防自杀电话热线,聘请专家顾问进行咨询,还邀请了僧人来厂做法事等。

劳工权益倡议人士也说,鸿海精密工作环境好于中国大陆的许多工厂,近年来,工厂的工作条件持续改善

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的常务董事李强说,鸿海精密的龙华基地真是太大了,这些年轻工人觉得没有人关心他们。李强及中国其他学者与劳工专家们说,之前的上几代民工主要来自中国大陆贫穷的内地农村,对艰苦的农活习已为常,更专注于赚钱。而如今的年轻工人们对农村的认同感要差,更多意识到他们自身的艰苦生活与中国社会中的其他人拥有财富及舒适生活之间的差距。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李国瑞说,这一代民工与上几代民工很不一样,当代民工处于的这个时代,很容易通过手机、媒体互联网获得信息。他们很容易知道其他同龄人的生活。如今的年轻工人不想成为赚钱的机器。

郭台铭表示,回顾11位高坠死亡的员工,其中有9名员工入职不到半年,其中很多轻生的原因在于经济、感情等原因,这与员工的个性情绪有密切关系,而与集团的管理方式工作压力关联不大,但是富士康将会尽己所能,建立各种各样的管道去帮助员工缓解这样的情绪。郭台铭表示,公开个别案例是对死者的不公平,但仅以刚刚跳楼自杀的“第11跳”为例,死者此前准备了一封遗书,并写明任何人不能打开,在警方搜查其遗时,打开发现死者感情遇到问题,所以选择了轻生。“企业不能承担无限的责任,”郭台铭表示,如果把责任无限延伸,对企业很不公平。“现在父母都管不了子女的婚姻生活,企业如何干涉感情生活。如果有一种方式能做到,那我敢做,毫不迟疑。”

对于备受关注的新入职要签自杀免责协议一说,郭台铭解释称,由于此前对于跳楼自杀者,富士康给予的抚恤金很高,变相成为了一种对自杀者的奖励,所以要求在入职合同中添加条款,本意只是不愿将这种高额的抚恤变成奖励,但被部分员工误认为是“自杀免责条款”,郭台铭郑重向媒体承诺会取消该条款,收回这封信,并向社会道歉。郭台铭同时表示,要把抚恤金降低到法律允许的最低限度。

在园区的一个空地周围,一个横幅上宣传的是公司卡拉OK比赛。一位年轻员工边吸着烟边说,“压力是可以控制的,人们时不时地抱怨,不过对我的影响并不大。”

另一名龙华员工萧先生三年前刚从华中一所技术学校毕业,随即便被鸿海精密招来。他进厂时从组装工干起,起薪为每月 44美元(按现今汇率换算)。要是一个月工作30天,他每月最多能拿到157美元。“那时我真的太累了,忙得都没有时间休息,”他说。如今萧先生已经获得了晋升基本工资也翻了一倍,虽然工资总数没太大变化,但他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他说与去年媒体接二连三地进行质疑报导时相比,现在的情况好了不少,只是 “变化还不够彻底。”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取消收藏
员工  富士康  郭台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