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沃捉迷藏

8月14日,上海市嘉定区政府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布了沃尔沃项目落户嘉定的消息。它最初出现在醒目位置,声称沃尔沃中国生产基地将位于嘉定工业区嘉金高速朱桥出口西侧,占地80万平方米,主要生产C30小型车和V70豪华轿车,产能约30万辆,计划于2012年投产。

消息还说,沃尔沃中国总部、研发中心以及销售采购中心也将设立在嘉定,总占地20万平方米。就像历史悠久的福特可口可乐公司一样,这里也将出现一座品牌馆。这一系列计划已进入详细规划的阶段。

吉利和沃尔沃很快兜头浇来一盆冷水。

6天之后,沃尔沃公司发布了公告,称尚未最后敲定公司在中国生产工厂的选址;吉利集团总裁助理、沃尔沃新闻发言人宁述勇也同时公开表示,吉利方面还没有完成沃尔沃商业计划,这一事项需由管理层提交董事会通过。

如今有关“沃尔沃项目落户嘉定”的消息仍然挂在嘉定区政府的网站上,但嘉定区政府对吉利和沃尔沃的矢口否认保持了沉默。

作为吉利集团的股东之一,嘉定工业区和国资委正在陷入一种尴尬境地。

通过注册地在嘉定的上海吉利兆圆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福特汽车曾获得总计12亿美元,作为吉利为收购沃尔沃所付资金的一部分。吉利兆圆由吉利集团、大庆国资委、上海嘉尔沃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比例为51∶37∶12。

上海嘉尔沃投资有限公司的背后正是上海嘉定开发区和国资委。公司的注册资料显示,两者分别出资6000万元和4000万元,持有公司60%和40%的股份法人代表为上海嘉定工业区党工委书记郁建华,注册日期为2010年2月3日。

知情者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包括吉利集团副总裁沈晖、吉利集团沃尔沃项目CEO童志远等人在内,吉利和沃尔沃的高管团队已多次拜访嘉定区,并有过“相关意向和框架协议”,区政府甚至为此专门为吉利在嘉定工业区内设立了办公地点,筹备相关事宜。这些工作在四五月间就已经开始。

但嘉定工业区和国资委并不是与吉利签订相关“框架协议”的唯一一方。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2月份,大庆国资委曾与吉利集团签署了两份协议,一份为《股权质押协议》,吉利集团全资子公司吉利凯盛自愿向大庆国资委提供等值于30亿元人民币的北京吉利万源股权质押,大庆国资委通过这一协议实现了对吉利的间接持股;同时在另一份《投资合作协议》中,吉利也向大庆国资委表明了在大庆投资建厂的意向。

按照知情者的描述,上海嘉定工业区和国资委与吉利签署的相关框架协议,性质与大庆国资委的这份协议应大致相当。如果沃尔沃工厂落地,可得到当地政府更多诸如土地厂房等方面的支持,上述知情者称:“甚至两个地方都建立工厂也极有可能。”

2月份正是吉利与福特谈判的关键阶段。吉利集团创始人李书福在与美国人周旋的同时,还从国内获得了足够的收购资金,同时以获得各地政府大力支持的姿态获取了福特公司的信任,并促成了谈判。

占地上千亩、规划年产量20万至30万辆的汽车工厂,还是沃尔沃这样的知名品牌,难免不令各地政府动心。

作为国内最大的汽车园区,上海嘉定汽车园内集合了上汽上海大众等国内外汽车企业,F1赛车场也坐落于此。在多年建设之后,整车经销商、零配件供应物流等周边配套设施也较为完善。

而“绯闻”的另一方大庆市,尽管整车制造周边产业多有欠缺,但作为产油区,石化材料、润滑油等项目是其优势。在今年三四月间,“沃尔沃S60型轿车工厂将落户大庆”的消息也曾见诸国内媒体的报端。

除了上海和大庆,在吉利即将建立大型生产基地的成都,同样也有生产沃尔沃轿车的可能。在吉利集团已经宣布的消息中,吉利成都生产基地投资总计将达30亿元人民币,一期规划产能10万台,整体产能将达到30万台。同时,国家开发银行四川省分行也曾为吉利集团提供了2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用以维持其收购沃尔沃之后自主品牌的日常经营

两份已经签署的框架协议、一个正在建立吉利自主品牌生产基地的城市,使得沃尔沃中国新工厂的最终去向变成了一场捉迷藏游戏。吉利迟迟不宣布正式消息,而各地政府则望眼欲穿。

李书福来说,这不是一件坏事。各地政府的主动态势已经为他不断争取筹码、获取更大支持提供了空间。不过他真正需要考虑的,还不仅仅是这些。

2009年,沃尔沃总计在全球售出了不到33.5万辆汽车,比奔驰宝马奥迪等任何一个豪华轿车品牌都要少;2010年上半年,它的销售数字是19万辆。《华尔街日报》援引沃尔沃瑞典发言人的话说,沃尔沃2009年在中国的销量仅为2.4万多辆。

如果按照目前透露出来的、但未经证实的新工厂产能计算,仅这些新工厂的产能就已经可以满足沃尔沃全球市场需求

眼下沃尔沃S40和S80的系列车型仍在长安福特马自达的工厂内进行生产。在长安与福特、沃尔沃签署的协议中,代工生产将持续10年的时间,沃尔沃S40的代工期限为截至2015年,S80L的代工截止日期为2018年。

在2010年2月的媒体见面会上,长安汽车集团总裁徐留平曾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长安不会轻易放弃沃尔沃的代工权。

新工厂、代工厂的产能规划,无疑将影响到沃尔沃瑞典和比利时工厂的去留。如果关闭当地工厂,就意味着必须与当地政府工会开始另外的谈判

这给吉利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复杂局面。它缺乏在国外销售汽车的经验,也从来没有在中国与另外一个遥远国家—比如瑞典境内—同时开展大规模生产

沃尔沃新任首席执行官Stefan Jacoby最近的确表达出了沃尔沃希望实现销量翻番的野心。他今年52岁,曾担任大众汽车北美总裁。他说沃尔沃将来会制造具有鲜明情感定位的轿车,而不会一味复制宝马竞争对手对豪华驾车的定义。他的计划还包括恢复生产一种名为沃尔沃亚马逊(Volvo Amazon)的古典车型。从1950年代到1960年代,它曾是瑞典最畅销中型轿车。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取消收藏
沃尔沃  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