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与欧盟的”撕逼大战“全纪录”

  希腊:再不给钱就破产

  希腊警告称,如果无法获得新的融资资金将在数周内断绝,实质性地挑战德国和其他欧洲债权人的底线。

  希腊经济部长George Stathakis在一次采访中告诉《华尔街日报》,近期税收和其他政府收入的下滑已经将该国财政推至崩溃边缘。

  如果税收没有出现改善,我们三月就会出现流动性问题。

  希腊政府收入在最近几周大幅下滑,因为许多希腊人拖欠税费,希望新政府会给他们减税。许多希腊人也没有支付房产税,而这也是希腊新政府当初参选时反对的一个税种。

  Stathakis表示,2014年12月,希腊收入环比下降7%至15亿欧元。其他希腊高级官员也表示,三月开始,希腊将在支付养老金其他费用上出现问题。

  希腊不去遮掩自己的财政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Stathakis的言论显示该国可以与国际债权人“讨价还价”的时间比希腊政客们原先估计的更少。

  2月11日本周三,欧元集团财长将在布鲁塞尔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希腊的财政问题。欧元区官员此前已经要求希腊在周三提交详细的融资计划

  Stathakis 表示,希腊需要40-50亿欧元以支撑到6月,希望届时可以与国际债权人达成一个更加广泛的协议。他补充道,他相信这在“逻辑上是可行的”。

  但他警告称,如果不可行,希腊“将是第一个违约数额超过50亿欧元的国家。”

  据《华尔街日报》,如果希腊政府“弹尽粮绝”,希腊将被迫违约债务,放弃欧元并重新启用希腊货币。那么“三驾马车”提供的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将会打水漂。

  2月6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由B下调至B-,标准普尔认为,“最坏的可能”甚至是希腊脱离欧元区。当天晚些时候,另一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也把希腊放入降级审查名单之列,理由同样是希腊与国际债权人谈判不确定性

  希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近两周来,希腊和欧盟围绕改革和债务问题唇枪舌剑,好不热闹。股市好似打了“鸡血”,不是暴涨就是暴跌

  希腊:我没钱,不想过苦日子,我不打算还你钱了。

  欧盟:别闹,没钱想办法赚去啊,可以让你晚点还。

  希腊:不答应,就不和你们玩了。

  欧盟:别闹。

  希腊:我是真没钱,我已经破产了。

  欧盟:别闹。

  ……

  各位看官大概也是醉了。希腊到底发生了什么?别急,且听见闻君慢慢道来。

  希腊与欧盟上演“撕逼”大战

  自新政府成立以来,希腊与欧盟之间的口水战从来没有停止过。

  1月26日选举获胜当天,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就大呼:“让紧缩见鬼去吧。” 而德国随即回应,债务展期可议,紧缩和减记免谈。

  随后,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也干脆地说,除了减计债务,谈别的都是浪费时间。欧盟回应是,希望希腊能够遵守此前的承诺

  看到久攻不下,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本周突然口风一转,抛出一个债务置换方案,暗示放弃债务减记市场情绪大为好转,希腊股市应声上涨10%。不过好景不长,瓦鲁法基斯随后“澄清”称还是要减记。欧盟官员称:“评论希腊的提案几乎没有意义,因为他们几乎每小时都在变化。”

  周三,当欧议会议长警告希腊有国家破产风险时,希腊财长Varoufakis回应称,我们已经破产了,“我现在就是一个破产国家的财长”……

  欧央行周三宣布,从下周三开始,暂停希腊债券作为抵押品时享有的信用评级豁免权,这表明希腊债券无法作为合格抵押品。当前希腊国债为垃圾级,依靠“评级豁免权”获得欧央行廉价融资。受此消息打压,希腊银行股周四开盘报跌23%。

  如今的希腊已经是“弹尽粮绝”。彭博援引消息人士计算,除非希腊的“三驾马车”提高150亿欧元短期借贷上限,希腊政府可能在2月25日就用完现金

  如果齐普拉斯政府动用社保基金并暂停支付一些开支,可能还能再支撑额外几周。但到3月底,他就会面临“生死抉择”:要么接受国际债权人附加条款的救助金,要么就挥手告别欧元区

  希腊已经收到“最后通牒”。欧元区财长会议的主持者、欧元集团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周五表示,本月16日是希腊申请延长国际救助协议的最后期限。要保证欧元区继续给予金融支持,希腊新政府就要同意履行以改革贷款的既定协议,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希腊的诉求:债务减记+退出紧缩

  反对党Syriza之所以能赢得民众支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希腊为了2400亿欧元的救助而同意了IMF欧盟的条件,在国内实行财政紧缩政策,不少希腊民众对这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心生厌倦。

  Syriza迎合了民众的这一普遍心态,其政治主张包含两大核心诉求,一是撕毁紧缩协议,二是债务减记。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让选民们相信,希腊可以废弃大部分获得金融援助需满足的要求,比如终结应德国等债权国要求推行的财政紧缩。希腊最终会自行经济复苏,其他欧元区国家会像此前两次救助希腊时那样对希腊让步。

  如今,Syriza凭民众的信任和支持成功上位,是时候兑现他们承诺了。但他们的如意算盘能被欧盟接受么?

  欧盟的回应:还是谈谈改革和债务置换

  目前,对于希腊提出的减记、废除紧缩等要求,欧盟方面一直在各种场合严词拒绝,丝毫不肯松口。

  欧盟的立场非常清楚:财政紧缩不容商议,债务减记绝无可能,债务置换可以考虑。德国多次要求希腊进行结构性改革,提高自身竞争力

  欧盟还不断对希腊施压,欧洲央行已停止为希腊提供廉价贷款欧元集团也发出10日最后通牒

  德国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欧盟态度默克尔当然希望避免希腊退欧。如果最后双方未能达成协议,希腊无序违约退出欧元区,德国以及其他欧元区债权人对希腊的救助贷款将蒙受巨大损失,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但如果希腊最后真的拒不紧缩和改革,德国估计也不会做“冤大头”。德国不会允许在欧元区开此先例,因为这将导致更多国家效仿希腊要挟德国。德国人大概会和希腊人说 “再见!”。

  ------

  最后,华尔街见闻整理了近两周来希腊局势的最新进展,让我们一起来回顾:

  1月26日,希腊左翼联盟Syriza在大选中以36.5%的选票赢得大选。Syriza领导人、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在胜选演讲中高呼:让紧缩“见鬼去吧”!

  1月26日,德国隔空喊话希腊新政府,债务展期可议,紧缩和减记免谈。

  1月27日,齐普拉斯宣布与右翼政党希腊独立党联合组阁,并公布新政府内阁名单,在希腊网络上人气极高的激进经济学家瓦鲁法基斯(Varoufakis)被任命为财长。

  1月27日,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在就任当天表示,除了减计债务,谈别的都是浪费时间。

  1月28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表示,在债务问题上,希腊不会做出让步,但是愿意与任何人进行讨论。

  1月30日,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强硬地表示,在长达四年的救助计划到期后,希腊将不再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IMF)合作。而且希腊不会接受欧盟进一步的救助。

  1月3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排除了希腊债务减计的可能性。欧洲央行的管理委员会委员Erkki Liikanen威胁,如果希腊政府不同意延续当前的国际救助项目,该央行将不再向希腊提供贷款

  1月31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态度软化,希腊会偿还欠“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与IMF)的款项,只是需要较长时间推动经济。此举意味希腊会争取其他欧元区成员国削减其拖欠债务。

  2月1日,法国宣布支持希腊债务谈判。法国财长Michel Sapin星期日表示,愿意充当调停人帮助希腊解决债务问题,可以考虑延长还款日期,但债务减记依然不可能。

  2月2日,希腊财长放弃减计外债的呼吁,提议与官方债权人进行债务置换,以此来缓和僵局。

  2月3日,瓦鲁法基斯向媒体澄清称,希腊依然要求减记。他表示,即使用“委婉的说法和债务互换”替代了“减计”一说,希腊政府对债务的立场也“没有大转变”。

  2月4日,欧议会议长警告希腊应信守承诺,否则有国家破产风险。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回应称,我们已经破产了。

  2月4日,欧央行宣布,从下周三开始,暂停希腊债券作为抵押品时享有的信用评级豁免权,这表明希腊债券无法作为合格抵押品。当前希腊国债为垃圾级,依靠“评级豁免权”获得欧央行廉价融资

  2月5日,德国资深议员敦促希腊尽快“自食其力”,并拒绝评论希腊软化态度后的债务置换计划,他表示“评论希腊的提案几乎没有意义,因为他们几乎每小时都在变化。”

  2月5日,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与德国财长朔伊布勒首次会面,未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德国方面不接受修改希腊债务援助计划,坚持要求希腊实行财政紧缩政策

  2月5日,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表示,希腊决定停止与“三驾马车”的合作。一份文件显示,德国希望希腊继续返回紧缩财政政策,并继续努力得到国际社会的信任和支持。这种要求随后被希腊新政府驳回。

  2月5日,欧央行允许希腊央行为本国银行提供600亿欧元紧急流动性(ELA),规模大约在600亿欧元。

  2月6日,欧元区财长会议的主持者、欧元集团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表示,本月16日是希腊申请延长国际救助协议的最后期限。要保证欧元区继续给予金融支持,希腊新政府就要同意履行以改革贷款的既定协议,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2月8日,齐普拉斯将在议会公布详细的施政计划,包括如何让希腊政府财力维持其正常运转。希腊正处可能失去关键贷款支持的攸关时期,齐普拉斯将竭力既不激怒以德国为首的欧盟援助方,又不失信于国内选民。

  2月1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可能在欧盟峰会上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会面。默克尔发言人称,暂时没有任何预设议题。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MBA智库资讯微信公众平台:mbalibnews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破产  资金  债权人  欧洲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