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公司竞争,一定要直扑侧翼

  当你跟大公司竞争的时候,绝不是比它更进步,而是更保守。许多企业为了保持领先地位,会努力开发具有更大竞争力产品,这就创造了一个低价市场,小公司可以乘虚而入,与其进步,莫若退步。

  破坏性创新和持续性技术是一场不对称的竞争,主要是思维层面的不对称竞争。如果你不能进入到思维层面,只看技巧的话,这些技巧转瞬即忘。

  思维层面,需要从两个角度进行反思:主流与异端,进步与保守。

  主流终将消亡?

  凯文·凯利(人称KK)说过一句话“非主流才是未来”,他说:“小公司如果跟大公司去作战,不要从正面作战,一定要从侧翼作战。”

  对于新兴技术和产品,他说:“颠覆性的技术往往来自于非主流,它们有一些共同点:最开始的时候,它们都是质量很差的,差到你可以完全忽视。大家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利润很低,市场很小。这些低质量、高风险、低利润率、小市场、非证实等特征就是未来的关键所在。”

  对于边缘市场和客户,他说:“颠覆性的竞争都来自于边缘,而不是中心。边缘地区,不是一个太好的市场,低利润、不可靠、市场很小、风险又高,所以,没有人去竞争。一些初创的公司因为钱少只能去边缘市场,进不到中心市场。可是,这些边缘势力会越来越扩大,最终颠覆整个行业。所以,如果你想去和巨头竞争,不要迎头而上,而是找到一个新的角度,去边缘市场,因为那里你才有优势。”

  KK经常举帆船的例子。蒸汽机还没有出现之前,是帆船的天下。“当出现第一个蒸汽船的时候,大家会嘲笑这些蒸汽船很可笑、很滑稽、很没有效率。它们经常出故障,然后成本也很高。大家把它们称作玩具,它们的确是玩具,因为它们没有用。但是它们做了一件事情,是那些帆船永远做不了的,就是它们能够逆流而上。”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蒸汽船把帆船掀下了马。

  KK在最近一次讲话时说:“20年后最伟大的产品,今天还没有出现呢!”

  我从哲学上送给大家一句话:“主流终将衰亡,异端必将兴起。”

  如果你的公司开始盖大楼,开始树碑立传,有人开始说你的公司已经是行业的主流公司了,那么言外之意就是贵公司已经开始走向衰落。从哲学上来讲一定是这样的,盛极而衰。

  90后文化现在还是非主流的文化,但是90后关注的地方,才是我们真正需要去关注的地方。

  如果你的公司已经成为主流,一定要开始自我攻击,从边缘市场对自己进行攻击,那是大公司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我们来看1973~1983年这十年间,财富1000强企业中有350家被新企业挤出榜单。2003~2013年,刚刚过去的这十年,财富1000强企业中被挤出榜单的居然多达712家!大公司迅速被挤下神坛,而且被挤下神坛的速度令人瞠目。

  这个世界没有基业长青的企业,从这里来看大公司一定会衰亡,这是一个窘境,是大公司即使明白也突破不了的窘境。

  所以创业永远都有机会。

  进步,不如先退步

  思维层面的另一个角度:进步与保守。

  持续性技术的核心精神是进步论,而破坏性创新恰恰相反,是保守论。当你跟大公司竞争的时候,绝对不是比它更进步,我建议比它要保守一点。

  持续性技术是基于技术的创新,其核心是better,更高、更快、更强,这就是进步论。许多企业为了保持领先地位,会努力开发具有更大竞争力产品

  但是这些企业没有意识到,随着它们竞相参与更高性能、更高利润市场的竞争,它们追逐高端市场、提高产品性能的速度已经超出了老顾客的实际需求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企业创造了一个低价产品的市场,采用了破坏性创新的竞争对手正好可以乘虚而入,在主流性能上我没有比你更好,而在新兴技术领域寻求突破,与其进步,莫若退步。

  《奇点临近》中有一个观点很有意思:过去两千年的成就相当于20世纪的成就,相当于2014年之前14年的成就,相当于2014年之后7年的成就。技术会加速进步。

  这个观点与王东岳老师的一个哲学观点非常相似。王东岳老师说:第一,我们整个生,都是从低级到高级单向度加速演化的;第二,越原始、越低级的阶段就越稳定,而越高级、越先进的阶段反而越动荡、越飘摇。

  为什么越高级会越动荡?我们来看看人类历史。

  有文字记载的农业文明持续了5000年,工业文明持续了400年,而我认为如果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文明,互联网文明超不过100年。

  从低级向高级的演变是单向的,而且是加速的,越原始的阶段越稳定,越先进的阶段越动荡。

  从微观上来看,基业越来越不长青。AT&T在长达65年的时间里是行业领袖,IBM是25年,微软是15年,谷歌是7年……速度越来越快。

  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平均寿命是7.6年,最新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平均寿命的数据是1.8年!

  “降维”生存?

  由此,我们引导出了三种生存方式。

  第一种生存方式是耕耘传统,在低维市场竞争,好处是稳定,周期变化得慢。

  第二种生存方式是追随、引领科技爆发,这是在高维市场里竞争。

  第三种方式是混搭,把高维和低维混搭,把高维的东西引入到低维市场里去。

  很多公司采用第一种和第二种生存方式,而破坏性创新是第三种生存方式。我不鼓励一味地去追求最新、最牛的科技,我鼓励把最好的东西引入到竞争相对没有那么强的领域里去。

  华为联想成为世界500强,用了30年时间,它们固守的是低维的传统工业时代;而作为高维的BAT互联网企业,追求技术的高端,它们成为世界500强,只用了15年时间。

  我们看到另外一个例小米,仅仅用了不到5年时间就即将成为世界500强,小米是降维打击。为什么这么说?

  这其实是两个价值网互联网价值网和手机价值网相比,处于高维。现在看来雷军创造了很多奇迹,但是他在互联网界跟互联网企业作战的时候输了。

  他做的金山杀毒输给了360杀毒,他做的电商输给了当当,在移动领域他做的米聊也输给了微信。也就是说,雷军在纯互联网圈,并不属于超一流。

  雷军最牛的地方是把高维的东西引入到低维市场竞争,这就叫降维。

  猎豹移动的傅盛讲过一句话:用互联网思维,做远离互联网中心的事儿。互联网思维是今天最高维的思维,远离互联网中心的事儿,就是传统行业。【作者:李善友 来源:《销售与市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
取消收藏
竞争力  破坏性创新  思维  产品  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