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改革背后的“中国模式”

  近日,在激烈的、几乎一边倒的争论之后,为期一个月的网络约租车新规征求意见结束。据消息人士透露,在过去20天,国务院高层已经连续数次批示交通部,要从百姓利益,而非政府利益出发考虑问题。有专家推测,在高层支持创新与“互联网+”、“分享经济”的精神下,新规要求变更车辆营运性质、八年报制度、司机与平台签订劳动合同等“一刀切”的规定明显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约租车新规将很可能会推迟出台。

  这是创新的一个中国式博弈局面。“互联网+”从底层改造着经济运行模式商业模式,这必然会冲击到既有利益与监管,在中国这样一个从计划经济市场经济转型国家,则更是如此。可以想见的是,在未来一段时间,这种新旧模式的博弈将反复出现。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模式”面对的一个机遇与挑战。

  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取得的巨大成功,被总结为“中国模式”的成功。例如,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就认为,市场中的企业无法解决基础设施金融法制等影响交易费用企业外部环境改善,因此,新结构经济学认为政府能够在产业升级技术创新中发挥“增长甄别与因势利导”的作用,帮助企业克服外部性协调的问题,提高这些无数微渺的个体、企业成功的概率,进而促进产业升级与经济技术的发展。

  中国经济的成功,很大程度源于过去三十年西方技术向中国的扩散,其具体体现为FDI产业转移。在这个过程中,毋庸讳言,不透明的公共政策制订过程,非公开的利益博弈信息流通的控制,能够人为压低土地劳动力要素价格,不透明的法治,这些因素,构成了中国模式更强大的“因势利导”能力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一定程度上走出了纯承接技术转移的阶段,来到另一个门槛上。正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说:“我们过去常说,在信息尤其是互联网领域,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现在,我们很可能就站在这样一条起跑线上。而且,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发达国家拥有更大的优势。”

  这就意味着,中国接下来不仅仅是面对成熟的技术转移,而是要面对不确定的创新产业提升,“中国模式”面临的一个很大挑战就是如何处理创新,是否能做好新结构经济学所说的“因势利导”?某种程度上,中国模式能否处理好新经济、“互联网+”对传统商业模式的冲击,不但关系到在未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能否走出去,更关系到未来中国经济转型提升。

  理论上,中国模式的优势在于压低协调成本,促进交易的发展。这些能力如果能应用恰当,在中国,创新应该更加顺利。比如,在欧美国家,传统出租车行业工会就是Uber等智能出行创新的阻力,那么,没有工会的压力,相对已经非常明确可行的“互联网+”的新趋势产业升级应该更快,更顺畅。这是中国模式理应呈现出来的优点。

  然而,新结构经济学中的政府理想化的政府,在现实中,巨大的既得利益部门利益,离政府更近,裹挟着政府因势利导的能力。前述的那些构成中国模式强大的“因势利导”的因素组合起来,其呈现出的结果,往往并不是“因势利导”,而是“因利而导”,“循既得利益而导”,新经济、创新遇到的阻力比国外大得多。

  目前,在国外,Uber等应用虽然也遭到很大阻力,但在透明的法治与公开的利益博弈中,以公民市场的基本权利为依托,这个过程在缓慢但却坚定的推进。而在中国,尽管专车新规引发了社会舆论激烈的讨论和学界、媒体网民的集体差评,对交通部的影响却似乎甚为微小。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模式”也展露了一些优势,那就是来自高层的强力改革意愿。

  李克强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38次提到“创新”,13次提到“创业”,尤其两次专门提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发表的全会公报中,首次出现了“分享经济”一词,提出要“发展分享经济”。在2013年的“两会”总理记者会上,李克强说“站在‘互联网+’的风口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在第九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表示,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创新创业应该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除了这些密集的抽象表态,在今年6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实施“互联网+”行动的会议上,李克强对参会的国务院领导及各部委负责人说了这样一段话:“历史是人民大众创造的。大众的想法丰富多彩、充满奇思妙想。因此,‘互联网+’的发展,应该让消费者和大众来选择。”6月份正是专车如火如荼,同时监管声音也越来越大的时候,在那个时间点,对各部委说这样一段话,其倾向与意思不言而喻。

  专车新业态,调动闲置资源,增加司机的收入、解决乘客出行难题,受到各方面的广泛欢迎。其未来的发展,从资源配置角度,正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已明确,应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从公共政策角度,应以民意为导向;从中国经济发展顶层设计角度,它也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典型与“互联网+”的排头兵,体现着高层的改革意志

  然而,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起码在经济层面,高层的改革意愿总被来自既有的利益意识形态的阻扰,即便是总理也无可奈何。前总理温家宝就曾感叹过政策不出中南海,再往前,联产责任承包制度、检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也经历了一个逐步推广,改革与保守的反复斗争过程。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各项改革的经验便是允许部分地区先行先试,新生事在实践中发展、壮大。实际上,对于这一点,李克强也看的非常清楚,所以,他才说:“从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再到‘互联网+’,这是一脉相承的。这些政策措施落到实处,将会培育中国经济新动能,打造中国未来增长新引擎。”需要指出的是,在逻辑上,最起码的,这是对“中国模式”的一个改进。【来源:FT中文网】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