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投资“已死”,网红投资是下一个风口?

  网红,在2016年春暖花开的季节刷了一轮屏。3月19日,网红“罗辑思维”联合真格基金徐小平,给网红Papi酱投资1200万元人民币。在这单投资以前,曾有坊间流传,机构投资者曾经与Papi酱洽谈,一度估值3亿元人民币。

  整个投资由徐小平操刀,徐说:网红是第一个不需权威赋权,实现自我赋权的角色,我自从看到网红现象,都想退休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地“潜力网红”忽如一夜春风来,各类网红孵化器以及网红学院如雨后春笋。

越来越多人把钱投给网红

  3月27日,丁辰灵“想都没想就付了”8000元的门票费参加罗振宇举办的“Papi酱广告招标沟通会”,代表其投资的成都游戏公司天上友嘉进场。“如果把网红简单理解为流量,你就错了”,“人是有温度的,而机构品牌是没有温度的。有温度人比冷冰冰的品牌传播速度快的多。”丁辰灵认为,正是这种温度,使罗胖的拍卖前沟通会只用了三天就卖了100张8000块的门票。

  “你问所有自媒体人、所有网红,他们心里都不太承认自己是网红。”罗振宇希望4月份的Papi酱广告拍卖会能拍出一千万元。但看完现场后的丁辰灵,到底要不要投广告,“还要进一步评估Papi酱的广告价值”。

  2014年中,37岁的丁辰灵离开生活十年的上海,到北京创办时尚自媒体。此前,他是科技自媒体、天使投资人。在北京运营了时尚自媒体十个月后,丁辰灵发现“凡是写人的,写时尚博主的怎么成为时尚博主的,特别有个性故事的,用户就特别喜欢。”

  “时尚博主”就是网红的前身,丁辰灵说:“以前我们认为网红是郭美美,或者芙蓉姐姐,是有干爹的,那个时候如果你喊一个姑娘网红,她会跟你急。”

  互联网时代人们的遗忘速度比手机换代更快,去年以来,丁辰灵的一个实习生天天跟他说,她想当网红,甚至“为了当网红经常去打玻尿酸”。“70后、80后看李开复,90后小朋友看‘英国报姐’,‘回忆专用小马甲’,他们了解时尚流行趋势,不看杂志了,也不看时尚芭莎了,而是追博主。”

  前几年做天使投资时,丁辰灵“有巨大的焦虑感”,“当我发现互联网项目已经到O2O,靠人上门之后,这个行业已经不是我这种穷人可以玩的了。”

  那么增量在哪里?“创业已死,当网红才是正经事。

  2015年就没啥创业机会了,网红就是2015年开始崛起。”丁辰灵说:“个人品牌传播速度远远大于机构传播速度。互联网时代谁都可以成为网红。网红狭义的定义是高颜值的女子,事实上任何以人像为基础的社交资产,有变现能力帐号都可以成为网红。”

人人想当网红,到人人想当网红孵化器

  2015年,投资风口全民创业潮刮起,却刮来了工厂倒闭的雾霾。天使投资界的风口,也从雾霾暗处的实业界创业团队转向娱乐界的网红团队。各类网红孵化器争相斗艳。

  小石榴的档案备案在杭州多家网红公司的潜力网红库中,她经常接到拓展人员的电话。一个拓展经理笔记本电脑里会有上千个潜力网红的档案,她们之中有很多拥有自己的淘宝店。在接触了很多机构以后,小石榴感慨:“每个机构都想发展自己的网红。”

  不仅仅是各类机构想在争夺网红资料,网红们自己也不满足于只当网红,而是想成立网红孵化器。

  丁辰灵说:“网红都想把其他网红培养起来,然后让她们帮自己赚钱。”

  去年下半年,有投资人找到廖小爱,要给她投资,利用她的供应链来打造网红电商

  “我虽然还不是网红,但我知道网红是怎么红的。”廖小爱认为网红须有天赋:“就拿服装来说,首先要美,最好又要美得不那么雷同。做搞笑视频的不需要美,但卖衣服的必须要美,你丑的话,你的衣服也丑了,没人买了。”

  情商也很重要,“不可能所有衣服粉丝都满意,如果人家说你卖这个东西就是骗钱的,你要会用搞笑的方式来处理危机,要不然就会掉粉。”

  廖小爱也面试了一些潜力网红,“一种是刚生完小孩,有点闲想做点事情的人,他们都想做母婴类产品,但会顾虑到家庭和孩子。另一种是年轻的95后,她们就是想赚点小钱,会比较听话。”

  去年,廖小爱谈好了一对小情侣,“女的是模特,男的是摄影师。”廖小爱想让他门做一个网红店,“但他们还没有结婚,过了年,果然他们就分手了。”廖小爱笑道:“幸好没有捧他们。”

  对于小石榴出来当网红,律师老公并无否决权,“他唯一提醒我,希望我把时间留多一点给家庭,因为小孩的成长期错过了,损失是很大的。李嘉诚不也说过嘛,再好的生意成功都比不上子女教育的失败。”

  来源|微观商业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