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这把利剑,是如何变成钝剑的?有文凭,就能改变命运吗?

  当教育产业化商品化后,凭文凭改变命运越来越难,苦读20几年书,发觉学而优则士离自己越来越远,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成了问题。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的发展之路在哪里?当责任、道德、良知在面对生活压强时,他们的出路又在哪里?作者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悲鸣:文凭再难改变命运!

  知识改变命运,知识创造机会。但现实却是那么残酷,毕业却意味着失业学士毕业回到了起点,研究生毕业在苦苦挣扎,博士毕业也同样面临着失业,甚至是博士后,也会流落街头,为生活而挣扎。

  难道千年的古训“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当下已经失效。文凭这个曾经能改变一个人命运的利剑,已经在江湖中变成钝剑。知识无用论的妖剑在江湖大行其道?

  还是让我们把时光倒流,回到1997年,去品味知识这把利剑是怎样一步步变成钝剑,本科文凭是怎样在时光中消失其光芒的。这一年高校开始走向产业化。上大学,部分高校已经开始收钱,免费的午餐越来越少;更为严重的是,毕业后由国家统分变成了国家统分和自主择业。但2001年毕业的大学生90%却找到了饭碗,这时的大学生还相对值钱,其原因在于:一方面高考招录的比例非常小,大学仍然是精英教育,毕业生的整体素质相对较高。随后大规模的扩招,大学招生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一些商人也迅速的捕捉到商机——办大学。一年只要招到1000名学生,每名学生每年交纳1万-1万5,坐地便可以获得高额利润。大学教育迅速的变成了商品,利润成了很多大学追逐的目标,至于责任、国家已经被抛到天外。穷人仍然坚信知识能改变命运,民办大学也把目光瞄准了他们,对许多落榜的农村学生进行洗脑,迅速的变成了他们的客户

  经过几年的扩招,本科生出现了五花八门,百花齐放的盛况——函授本科、成人本科、自考本科、高职本科等,几年时间内,本科毕业证迅速的倒下。很多大学生手拿本科毕业证,走在人才市场,无人问津,毕业迅速的失业。在这样的背景下,985计划211计划应运而生,大学无形中被分成三流九等,蝴蝶效应也非常明显,985、211迅速的集中了优势的财力、人力、力、学生生源。垄断迅速形成,优秀的人才迅速的集中到这些学校,本科文凭出现了严格的区分标准,985、211的就业率高居榜首,这些大学的文凭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命运。而更多的高校,却很难就业。面对就业考核指标,普通大学的领导聪明到家,就业率迅速的提升,但现实却是残酷的,这些文凭根本没法改变命运。这背后有社会、大学、学生个人的原因,但更多的是社会、大学生的责任。

  当本科生文凭开始腐烂时,研究生文凭依然坚挺!这一巨大市场迅速了吸引了人们的目光,紧随西方的脚步,专业研究生迅速的出现,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人,手中也迅速的握着部分985、211高校的专业研究生学位证书,劣币开始驱逐良币。另一方面,部分大学的研究生教育规模迅速的扩张,但教育者却很少问及学生未来走向哪里,苦读几十年书,到头来,只能流下两行辛酸泪,混迹于草莽普通江湖,苟且的活着。

  不知道文凭会不会流泪?当教育产业化商品化后,文凭已经改变命运越来越难,苦读20几年书,学而优则士离自己越来越远,基本的生活保障成了问题。

  文凭再难改变命运!大多数本科文凭,文凭已经开始成为水中花镜中月,维持生计的文凭已经开始流浪沙漠,研究生文凭逐渐让人伤感,博士文凭也在迅速贬值

  文凭还能改变命运吗?无背景无钱的有志之士,还有立足之地吗?如果有,在哪里?有多大比例教育部门有责任吗?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的路在哪里?本科生、研究生的责任、道德、良知在面对生活压强时,他们的出路在哪里?大学何时能关心自己所制造的商品,能否在市场中流通,流通过程中,能否像苹果手机一样有坚挺的价格

  教书育人的理念有多少人在坚持,教书这个良心活还有多少人真正在苦做,浮躁的人心,规模宏大的大学校园,在市场经济中能否回归大学之道。何时知识分子能安静的坐下来,家事、国事、天下事,他们能否事事关心。知识分子不再为生计发愁,不再做假帐,安静的做学术,承担起这份良心活。

  何时,大学文凭不再贬值得那么快,让大多数人能看到希望,还能改变命运?

  作者:李本先

  来源:科学网博客

  延伸阅读

  勒庞:应试教育造就无产大军

  作者:古斯塔夫·勒庞

  来源:节选自勒庞《乌合之众》

  人们常常会持有一项错误的观点:教育能够使人大大改变。

  这种观点坚持认为,教育会万无一失地改造民众,甚至于把他们变成平等的人。这种观点被人们不断地重复,当它被重复得足够多时,就足以让它最终成为最牢固的民主信条。以至于今天要想击败这种观念,就像过去击败教会一样困难。然而我们要说的是,教育既不会使人变得更道德,也不会使他更幸福;它既不能改变他的本能,也不能改变他天生的热情。甚至在某些时候,只要进行不良引导,教育的坏处还会大于好处。

  统计学家在这个方面为我们提供了佐证,根据他们的观点,犯罪随着教育,至少是某种教育的普及而增加,社会的一些最坏的敌人,也是在学校获奖者名单上有案可查的人。根据一本著作显示,目前受过教育的罪犯和文盲罪犯的比率是3:1,在50年的时间里,人口中的犯罪比例从每10万居民227人上升到了552人,增长了整整1.3倍之多。这一点在法国体现得尤为显著,因为法国的年轻人犯罪率大幅度攀升,而人尽皆知的是,法国为了这些年轻人,已经用免费义务制教育取代了交费制。而那些成为社会敌人的社会主义者,往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危险状况,都是因为这种教育制度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心理学基础上面,这种基础认为,智力是通过一心学好教科书来提高的,只要一个人的成绩足够好,那么他的智力就会获得稳步提高。

  由于接受了这种观点,人们便尽可能强化许多手册中的知识。从小学直到离开大学,一个年轻人只能死记硬背书本,他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个人意识从来派不上用场。受教育对于他来说就是背书和服从。于是,许多孩子在学校里开始对着一篇篇语法和纲要努力,做到准确重复,出色模仿,直到变成学舌的鹦鹉为止,这种教育的惟一结果,就是贬低自我,让我们变得无能。

  如果这种应试教育仅仅是无用,人们还可以对孩子们示以同情,这些虽然没有在小学里从事必要的学习,但好歹还被教会了一些科劳泰尔后裔的族谱、纽斯特里亚和奥斯特拉西亚之间的冲突或动分类之类的知识。然而,这种制度造成的危险要远比这严重得多,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它使服从它的人强烈地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极想逃之夭夭。

  应试教育的结果是,工人不想再做工人,农民不想再当农民,而大多数中产阶级,除了吃国家职员这碗饭以外,不想让他们的儿子从事任何别的职业。学习的唯一目的不是让人为生活做好准备,而是只打算让他们从事政府的职业,在这样的行当里想要取得成功,根本不需要无需任何必要的自我定向,或表现出哪怕一点个人的主动性

  说到底,应试教育制度在社会等级的最底层创造了一支无产阶级大军,这个群体对自己的命运忿忿不平,随时都想起来造反。而在最高层,它又培养出一群轻浮的权贵阶级,他们既多疑又轻信,对国家抱着迷信般的信任,把它视同天道,却又时时不忘对它表示敌意,总是把自己的过错推给政府,离开了当局的干涉,他们便一事无成。

  尽管国家用教科书制造出这么多有文凭的人,然而它只能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于是只好让另一些人无事可做。因此,它只能把饭碗留给先来的,剩下的没有得到职位的人便全都成了国家的敌人。

  从社会金字塔的最高层到最低层,从最卑贱的小秘书教授和警察局长,有大量炫耀着文凭的人在围攻各种政府部门的职位。商人想找到一个代替他处理殖民地生意的人难上加难,可是成千上万的人却在谋求最平庸的官差。只在塞纳一地,就有几千名男女教师失业,这些人全都蔑视农田或工厂,只想从国家那儿讨生计,而被选中的人数却是有限的,因此肯定有大量心怀不满的人。他们随时会参与任何革命,不管它的头领是谁,也不管它有什么目标。可以说,掌握一些派不上用场的知识,是让人造反的不二法门。

  我们了解了引发群众运动的五大导火索,然而对于教育因素,我们还应当额外说上几句题外话。很明显,法国在教育制度上犯了不小的错误,它进行的唯一价值就是,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添加了数以万计的懒汉、寄生虫和不安定因素。放眼全世界,犯下此种错误的民族还大有存在。显然,迷途知返为时已晚。只有经验,这位民众最好的老师,最终会揭示出我们的错误。只有经验能够证明,必须废除我们那些可恶的教科书和可悲的考试,代之以勤劳的教育,让我们的年轻人回到田野和工厂,回到他们今天不惜任何代价逃避的辛勤开拓事业。

  我们必须再一次重申,向人灌输大量肤浅的知识,不出差错地背诵大量教科书,是绝对不可能提高人的智力水平的。在我们的生活中,能够帮助我们走向成功的条件是判断力,是经验,是开拓精神和个性!而这些优良品质,偏偏是不能从死啃书本中得来的,教科书和字典固然可以充当有用的参考工具,但长久把它们放在脑子里却没有任何用处。

  那么,我们该如何让孩子们接受到有益的教育,让它帮助孩子们获得正确的观念呢?

  要知道,观念只有在自然而正常的环境中才能形成。因此,我们需要年轻人每天从工厂、矿山、法庭、书房、建筑工地和医院获得大量的感官印象;他得亲眼看到各种工具、材料和操作;他得与顾客工作者和劳动者在一起,不管他们干得是好是坏,也不管他们是赚是赔。只有采用这种方式,孩子们才能对那些从眼睛、耳朵、双手甚至味觉中得到的各种细节,有些微不足道的理解。学习者在不知不觉中获得了这些细节,默默地推敲,在心中逐渐成形,并且或迟或早会产生出一些提示,让他们着手新的组合、简化、创意、改进或发明。而我们的年轻人,却恰恰在最能出成果的年纪,被剥夺了所有这些宝贵的接触、所有这些不可缺少的学习因素,因为有七八年的时间他一直被关在学校里,切断了一切亲身体验的机会,因此对于世间的人和事,对于控制这些人和事的各种办法,不可能得到鲜明而准确的理解。

  毫不客气地说,在十个人里面,就有九个人在几年里把他们的时间和努力浪费掉了,而且可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几年。他们中间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人,是为了考试而活着,然后被残酷地淘汰掉。另外一半或者三分之一,成功地得到了某种学历、证书或一纸文凭在规定的某一天,坐在一把椅子上,面对一个答辩团,在连续两小时的时间里,怀着对科学家团体,即一切人类知识的活清单的敬畏,他们要做到正确或是绝对正确。然后,甚至用不了一个月,他们便不再是这样。他们不可能再通过考试。他们脑子里那些过多的、过于沉重的所学不断流失,且没有新东西补充进去。他们的精神活力衰退了,他们继续成长的能力枯竭了,一个得到充分发展的人出现了,然而他也是个筋疲力尽的人。他成家立业,落入生活的俗套,而只要落入这种俗套,他就会把自己封闭在狭隘的职业中,工作也许还算本份,但仅此而已。这就是平庸的生活,收益风险不成比例的生活。

  在教育青年人的方面,英国人与美国人明显做得更好。英国并没有我们那样多的专业学校。他们的教育并不是建立在啃书本上,而是建立在专业课程上。比如说,英国人的工程师并不是在学校学出来的,而是在车间里训练出来的。这种办法表明,每个人都能达到他的智力允许他达到的水平。如果他是个平庸的人,没有进一步发展的能力,他可以成为工人或领班,如果天资不俗的话,他便会成为工程师。与个人前程全取决他在19岁时一次几小时考试的做法相比,这种办法更民主,对社会的好处也更多。

  在医院、矿山和工厂,在建筑师律师的办公室里,那些十分年轻便开始学业的学生们,按部就班地经历他们的学徒期,在投入实际工作之前,他们也有机会接受一些一般性的教育过程,因此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框架,可以把他们迅速观察到的东西储存进去,而且他能够利用自己在空闲时间得到的各种各样的技能,逐渐把自己充实成为一个全面而健康的人。在这样的制度下,学生的实践能力得到了发展,并且与学生的才能相适应,发展方向也符合他未来的任务和特定工作的要求,因为这些工作就是他今后要从事的工作。正因为如此,英国和美国的年轻人很快便处在能够尽量发挥自己能力的位置上。他不但成了一个有用的工作者,甚至具备自我创业的能力;他不只是机器上的一个零件,而且变成了一部发动机

  我们不妨看一下笛福的小说主人公鲁宾逊,尽管他只是一个文学形象,却反映了英国教育的成功,当鲁宾逊流落于荒岛上时,他发挥了自己的全部能力,像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那样,白手创立了一番事业,而这正和英美两国的教育目标相一致。而在制度与此相反的法国,一代又一代人越来越向中国看齐,由此造成的人力浪费还能够接受,然而这种教育制度与实践生活不断脱节的趋势却令人着实难忍。如果从考试、学历、证书和文凭的角度看,坐在学校板凳上啃理论和教科书的时间是有点长得过头了,而且负担过重。即使是采用的方法也糟糕透顶,以至于已经成为了一种严重违反自然的、与社会对立的制度。为此,我们不妨看一下我们的教育制度都做了些什么。

  过多地延长实际的学徒期、培养懒汉的寄宿制度、过多的人为的训练和填鸭式教学、繁重的功课、对今后的时代完全没有考虑、对人的职业缺乏安排、对年轻人很快就要投身其中的现实世界装聋作哑、不考虑学生如何适应社会、不考虑人类为保护自己而必须从事的斗争、不教给学生如何保持坚强意志……

  反过来呢?所有必要的准备、所有最重要的学习、那些丰富的常识、坚忍不拔的意志力、凡是该赋予年轻人的东西,我们的学校一样也没有教。这样看起来,我们的教育不但远远没有让他们获得生存能力素质,反而破坏了他们的这种素质。正因为该准备的没有准备,才使得我们的年轻人一旦走入社会,进入他的活动领域,就开始遭遇一系列的痛苦与挫折,由此给他造成的创痛久久不能痊愈,有时甚至失去生活能力。可以说,这样的教育制度,对年轻人的精神和道德都造成了不良影响,甚至存在着难于恢复的可能。

  在年轻人的心目中,那种在学校中形成的幻想与美梦,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彻底地破灭了,这种强烈的欺骗感、强烈的失望感,是一个心理素质不完备的青年人绝对难以承受的。也许有人会认为,以上对于教育制度的批判,已经严重脱离了群体心理学的主题。然而可曾有人想过,那些今日正在群体中酝酿,明日就会出现的各种想法和信念,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呢?它产生的土壤又究竟是怎样的呢?

  当我们了解了现实之后,就更有理由知道,那些被恶化的群众头脑,究竟是如何由当前的制度培养出来的,冷漠而中立的群众是如何变成了一支心怀不满的大军,随时打算听从一切乌托邦分子和能言善辩者的暗示。

  如果我们不能认清这一点,还任由我们的学校培养一批批狂热的暴徒、无知的民众,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为我们的民族走向衰败铺平道路的,必将是我们的学校。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