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侯祠对联与杜拉克思想

  2009.06.04  来源:《中外管理》 作者:杨沛霆

   ——从“审势攻心”到“建设性矛盾”

  看起来,这二者绝对是风马牛不相关的事。但我头一天游武侯祠,次日应邀为四川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CEO演讲杜拉克管理思想”,豁然发现居然这二者是相通的。其中大有文章可作。

  这次隆冬入蜀,让我对诸葛亮杜拉克之间产生了一些联想和感悟。

  武侯祠对联为何久传不衰?

  艺术大师徐悲鸿曾题写对联:“两表酬三顾,一对足千秋。”使我想到领导者被领导者职能使命之别。领导者的智慧和能力应该集中表现在识别与恭请人才上,这就是“三顾”;被领导者的智慧和能力,应该集中表现在出思想和提建议上,即影响领导上,这可谓《隆中对》的“一对”。区区十个字深刻揭示了领导与被领导之间的异质。

  真正受到人们广泛关注的对联,是光绪年间盐茶史赵藩题写的名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此联揭示了领导者应有的追求与工作方法,令人大彻大悟。

  据四川朋友介绍,我党“三代领导人”都到对联前驻足凝思,玩味良久。不只是国家领导人,任何一位想做点大事的有心之人,也无一例外地拿这幅对联说事育人。毛主席两次向四川领导人介绍此联,可见其重。改革思想前辈任仲夷深情地回忆起1980年1月初,他从辽宁调任广东第一书记时,胡耀邦同志特意亲笔书赠此联。任老当也抄录此联给当今山西省长于幼军,希望他“悉心领会,好自为之”。至今,于省长把此联作为自己为“官”做人的不逾之道。

  杜拉克为何盛赞“建设性矛盾”?

  为什么此联受到人们如此重视?就是因为它强调通过“攻心”,即了解、沟通,做好思想工作,在解决矛盾与利益的平衡点上下功夫,以求彼此的和谐与合作,而不是非此即彼的极端思维方式,一味追求你死我活的斗争,最后“两败俱伤”。

  公认此联是儒学与兵法统一的典范,即“从古知兵非好战”,提倡和谐至上。

  请看,“现代管理之父”杜拉克的管理思想与此联的“归一”。

  他在上世纪初管理学家芙丽特文集《管理学的先知》一书的序言中,深入讨论了如何看待“人们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个管理学的重大命题。

  首先,他非常赞同芙丽特把矛盾、冲突看成是“ 富有建设性和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手段”,“人与人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基础上的组织关系,才是正确而有效管理的根本所在”。“什么才是我们应具有的人性?”绝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与消灭,“有效的管理方法只能是融合统一”,“今日世界需要的是合作精神”。杜拉克看到尘封已久的芙丽特的著作时惊呼她才是“ 管理学天空中最耀眼的明星”。

  但在那个好斗好战的时代,她的“建设性矛盾” 理论没能引起时人的关注。杜拉克认为:只能通过矛盾冲突去“理解对方”,“决不要在冲突时争论谁对谁错,甚至不要问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要认定双方都是对的,都有可能给出正确答案。解决矛盾冲突的方法,只能是通过理解清除对立,不应有一方的胜利者,只有双方利益的平衡与统一”。甚至他说:“你死我活的斗争简直就是对战友的出卖”。

  杜拉克强调:只有致力和谐社会,才会实现有效管理

  成都之行,令我高兴的是能与管理同行又是天大老校友畅谈欢聚,真乃人生一大快事!在此我要特别感谢四川省原副省长邹广严院长及管理学院领导同志给我这次学习机会。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
取消收藏
杜拉克  领导者  企业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