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的就是发现机遇

7月,比尔·盖茨正式离开微软刚好一年,作为盖茨接班人之一的蒙迪度过了自己60岁的生日。已经做了爷爷的蒙迪当被问及“退休计划”的时候笑谈:“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人们的平均寿命不断增加。目前技术发展如此之快,我看可能很难预测技术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们也很有可能会有能力更新人类身体一些部位。作为一种生,人们将会活得越来越长,所以,传统上人们变老然后退休的模式和观念也必须得到更新,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会发生这种更新。”

60岁的蒙迪一直有年轻人的能量。他在微软内部开创了三个Startups(创业企业)。其中就包括健康医疗——也许是为了实现“部位更新”,以便实现自己一直工作下去的梦想,而投资健康医疗也正是微软在中国进入第三阶段的重要内容。

即使是在盖茨退休以前,几乎所有的人就已经看到微软面临的巨大挑战。专业人士认为,微软唯有专注于创新才有可能生存。这使得蒙迪领导研发部门越发关键,而蒙迪的角色也因此而比盖茨的另外一位接班人——微软的首席架构师Ray Ozzie显得更为重要。与微软首席架构师奥兹的分工不同,蒙迪要看得更长远一点,看的是一些影响行业基本面的技术变化的态势以及可能会出现的重大商业机遇。蒙迪说,“我能做的就是发现机遇。”他现在正在集中做三项新的业务:一是医疗领域;二是教育;第三个领域是关注全球新兴的中产阶层。我们想要确保有一些产品能够满足他们的业务和生活需求,并且这些产品是在他们的购买力承受范围之内。2009年,微软计划在研发中的投入比去年增加10亿美元,将达到创纪录的90亿美元。

把握微软的未来

克瑞格·蒙迪于1970年开始职业生涯。还在佐治亚技术学院学习的时候,蒙迪就在SEC公司Data General公司的NOVA开发操作系统。1977年,蒙迪在Data General公司位于北卡三角研究园的先进技术开发设施(Advanced Development Facility)工作,最终担任总监。1982年,蒙迪成为Alliant计算机系统公司三位创始人之一,该公司开发了多种大规模并行超级计算机。在担任了各种不同职务之后,蒙迪最终担任首席执行官。1992,蒙迪加微软公司,负责创建和管理消费者平台部门。他首开微软数字电视先河,收购并管理着 WebTV网络这一子公司。另外,蒙迪也是微软高信度计算的发起人

所有这一切,都为蒙迪成为盖茨的接班人打下了重要的基础。蒙迪目前在微软内部的地位仅次于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是微软的“二号人”。不过,这个二号人物有着头号的重任,就是集中在技术研发方面,寻找新的业务机会或者新的技术方向,探寻微软怎么能够与众不同,来创造更多的商业机会。作为盖茨在研究及战略方面的接班人,蒙迪目前主要负责该公司的技术战略长期投资。“当你的工作涉及预测未来,这就要求你既要有很强的分析能力,同时也要有很好的直觉。”蒙迪说。

作为奥巴马总统的科技顾问之一,克瑞格·蒙迪对未来计算机的发展有着宽广的视野和深远的洞察。蒙迪说,图形用户界面互联网浏览器的大规模应用让计算机变得越来越简单,也引出很多应用,比如电子商务

使用互联网电子设备的人数也越来越多。“那么电子技术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蒙迪表示,“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两个成功的方向。即将到来的新一轮进展,我想是客户端的环境。个人电脑现在已经不再是唯一的终端,游戏机、平板电视等都可以变成一个客户端。另一端就是云的计算环境。我们现在有一系列的应用已经采用这种架构进行研发了,未来几年,我们会越来越多地使用这些技术。但是,这些性能的发展,其实都是和计算及通讯系统的发展同步进行的。这时候我们就发现,我们在和计算机互动的时候需要一种新的体验,也就是自然用户界面的体验。”

蒙迪认为另外一个在未来几年会发生重大变化的就是计算机在我们工作生活中的角色。“它将不再是一个工具,而完全可以代表你进行工作,是你工作和生活的一个助理。”蒙迪说,“你不需要非常清楚地给计算机下达详细的命令,你只要跟它说几句话,它就可以帮你处理问题。我们需要非常高深的建模方式来实现这一点。微软的研究部门花了很长时间致力于这个领域的研究工作,我们认为实现这一转变的核心,就是把计算机从工具转变成助手。”看来,微软 “人人拥有电脑”的企业梦想,到蒙迪时代可以改成“人人拥有助手”了。

和老对手的新较量

谷歌雅虎、微软多年来一直在搜索领域明争暗斗。今年6月份微软的“必应”搜索引擎的正式发布,除了让用户有直观的感受外,也让这场暗战明朗化。

蒙迪说,盖茨退休前就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微软的在线服务——即互联网业务中,特别是搜索业务,所以他退休后依然对微软的搜索最为关心。事实上,微软在云计算和互联网搜索方面被业界认为反应过慢,结果让竞争对手走在了前面。蒙迪将此解释为这是微软谨慎的表现。微软一旦推出一个产品,规模会是全球化的。所以,推出新产品的时候一定会非常谨慎。“重视新技术、新观点和适时推出产品是两回事,关键是当市场变大的时候,微软能不能够拿出好的产品。规模扩大之后能不能赚到钱。有时候先发未必能制胜,关键要有好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蒙迪也坦承微软在搜索技术开发广告业务方面有些落后。“我们认为,当今传统搜索核心算法领域,谷歌、雅虎和微软并没有很大差别,特别是在英语环境下。在其他语言环境下,其他公司取得了更好的成绩,我们正在努力追赶他们。但在与互联网相关的其他技术领域,比如.net技术、Silverlight,在这些领域微软实力领先。”

“我们跟雅虎、谷歌或者亚马逊这些竞争对手存在不同。输赢的定论我觉得还需要再看十年。”蒙迪说,“他们的业务线比较窄。而微软是一个高度多元化的企业,而这种多元化给予微软投资于不同市场、不同领域的实力。”

蒙迪并不认同有些人关于“因特网一开始微软就要消亡”的预测。“长期研发给微软带来三种能力:不断改进现有产品的服务能力;第二是让微软能够进入新的市场,给市场带来破坏性变革和创新;第三就是当微软所处的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微软可以及时依靠长期研发的能力,来吸收这种变化所带来的冲击效应。”蒙迪强调研究和开发是两回事,而往往很多企业把研究和开发混为一谈。

有趣的是,商场上是竞争对手的微软和谷歌,在奥巴马科技顾问委员会里却成了“同事”。2009年6月,蒙迪和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共同被钦点进入美国总统科技智囊团。而对于中国,这位在自己的孙女4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教”她中文的智囊团成员,也并不吝惜献出自己的洞见。

对于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道路,蒙迪曾向媒体表达过他的想法:中国不要在软件外包方面过分投资,中国没必要模仿印度模式。微软曾经研究过30个国家信息化状况,发现印度在IT外包方面位居30个国家之首,但是在国内信息化的使用方面却是倒数第一。从战略意义上来讲,一个国家更应该发展自己的知识产权。今后中国的软件发展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为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提供各式各样信息化应用。事实上,微软不仅把中国市场看成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重要的市场,更把它看成是今后支持微软全球化发展一个重要的人才来源地。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