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换CEO就能提高公司业绩吗?

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或任何一家公司引进新的掌门人时,投资者该期待出现多大的改观呢?

其实不会有多大改观。

上周,通用汽车首席执行长韩德胜(Frederick "Fritz" Henderson)在公司董事会的压力下辞职。而这个秋天早些时候宣布的消息称,刘易斯(Kenneth Lewis)将辞去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首席执行长职位

似乎很明显,一把手选对了,一切终将改变。想想看,乔布斯(Steve Jobs)重返苹果(Apple),带动它获得了空前的利润;穆拉利(Alan Mulally)让福特汽车(Ford Motor)熬过了美国汽车业的崩溃;戴蒙(James Dimon)带领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走出了金融危机

管理层是很重要的,所以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才如此重视所投资公司运营者品格。但管理层也没有很多投资者想象的那样重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巴菲特的导师格雷厄姆 (Benjamin Graham)基本不关注管理层。事实上,格雷厄姆很少愿意会见他所投资公司的经理人,一部分是因为他觉得他们只会讲想让他听到的内容,一部分是因为他不想让他对经理人个人品格的印象影响他对公司商业价值的判断。

如果安排拥有最佳历史成绩的CEO去执掌绩效最差的企业,这些公司盈利性增强的概率多大呢?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史隆管理学院(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经济学a肖尔(Antoinette Schoar)研究数百起管理层变动的效果后发现,答案是大约60%。这比扔硬币好不了多少。

肖尔说,一些人可能拥有这种基本没有根据的观念,认为高层管理人员可以改变一切;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管理层确实重要,但并不能改变一切。

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其他几项研究衡量了新掌门人给公司带来的变化。多数发现都是一致的:领导层的变更大约贡献了10%的公司盈利能力变化。

就像巴菲特喜欢说的,当一位因业绩辉煌而闻名的经理人去处理一家因业绩不佳而闻名的公司时,不变的将是这家公司的名声。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心理学家、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卡纳曼(Daniel Kahneman)认为,起作用的还有另外一些因素。他说,我们相信,一个人具有什么样的个性,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但我们错了,因为决定成败的因素中,运气比我们往往认为的多得多。

公司业绩的真正推动力量不是一把手,而是向均数回归的规律:高回报时期过后极有可能是低回报,反之亦然,因为高回报会吸引后来者激烈的竞争,拉低未来的利润;低回报让幸存者的竞争对手减少,接下来的回报就会更高。

多数研究人员同意,公司业绩更多地是由整个行业经济大势决定,而非受CEO左右,而大多数影响大环境的因素又是CEO无法掌控的,比如原材料价格美元汇率利率通货膨胀率科技创新潮流等等。

总之,好的管理人员无法解决所有问题,而一些问题在没有优秀管理人员的情况下也可以得到解决。

另外,一家公司在业绩连连欠佳的情况下替换CEO的倾向性要高得多,并且往往是从业绩节节高升的公司挖角。这就带来一种幻象:卡纳曼说,你更换了CEO,然后业绩回归正常,你就把这种改善归功于新来的这个人。

另外,新任CEO老东家的高额利润也可能仅仅因为均数回归而降下来。当投资者注意到这一情况时,他们会错误地认为,这个CEO实在了不得,老东家没有他就兴旺不起来了。

这种看法往往也都是一时的。阿姆斯特朗(Michael Armstrong)1997年从休斯电子(Hughes Electronics)跳槽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费奥瑞娜(Carly Fiorina)1999年从朗讯(Lucent)转投惠普(Hewlett-Packard),赛恩(John Thain)2007年从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NYSE Euronext)投向美林(Merrill Lynch),这些人所得到的赞誉都不长久。

韩德胜辞职后一天,通用的一些债券价格上涨大约5%。但让通用汽车陷入困境的并不是他, 不管是谁接任,可能都无法解决这家公司的种种麻烦。以为优秀的新任管理人员能够解决老麻烦的投资者往往会赌输。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