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萨缪尔森

以分析性工作奠定现代经济学基础的保罗·萨缪尔森(Paul A. Samuelson),于12月13日辞世,享年94岁。萨缪尔森经济学从业生涯跨越八十年,直到本世纪还在活跃地发表着述。1970年,他成为美国第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时值这一奖项诞生第二年。以下是人们对萨缪尔森的一些追忆:

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萨缪尔森侄子,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White House 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前财政部长:

保罗·萨缪尔森首先是一个学者。他曾经自豪地说,他从来没有在华盛顿完整地停留过一个星期。但通过研究、教学和着述,他对这个国家以及整个世界经济生活的影响,超过了任何政府经济官员和很多总统。一代风流,后无来者。

本·贝南克(Ben Bernanke),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

保罗·萨缪尔森是经济学理论的一个拓荒者,著作等身,也是经济学界最伟大的教师之一。我和保罗当年的许多其他学生和同事们一道,悼念经济学界一位巨匠的逝去。


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诺贝尔奖获得者,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教授。追忆文章节选:

萨缪尔森是教授经济学的朱莉娅·蔡尔德(Julia Child)(译者注:美国知名厨师和电视节目主持人),他教给你基本知识,同时又让你得到成为一种复杂文化的圈内人的感觉。我喜欢《经济分析基础》(Foundations of Economic Analysis)一书。像我所在圈子的很多人一样,我已经把它的一个观点记在心底:如果我不能以数学的方式阐述经济学理论中的某个问题,那么我就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甚至认为,数学分析不是研究经济理论的诸多方法之一种,它是唯一的方法。经济学理论即数学分析。其他一切都不过是印象和漫谈。


乔治·阿克尔洛夫(George Akerlof),诺贝尔奖获得者,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教授:

20 世纪60年代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时候,保罗·萨缪尔森遥遥领先于全国经济学界。他是肯尼迪政府的最重要顾问,是最重要的经济理论家,也是最重要基础教材的作者。但他也拿出了时间,从事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博士课程教学。他一直让门敞开着,欢迎别人到访,还参加系里组织的野餐会等活动

萨缪尔森工作效率也奇高。作为学生的我们,当时常常在信箱里收到他放的粉红色便笺,上面记录了他的一些想法。几年后,我在一本献给他的纪念文集里撰文,回忆他在博士项目里面的工作和与所有学生的互动。我收到了他的一张粉红色便笺纸,上面写着,谢谢你的评价,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想成是万世师表(Mr. Chips)。他可能没有把自己那么想过,因为他本来就是万事师表。

我还记得,1964年春,在我上过的他的一堂课上,他讨论到了自然(就业)率假说。这远在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和费尔普斯(Edmund Phelps)因这一假说成名之前。萨缪尔森认为这一假说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成立,但如果不成立又相信这一假说,那就会产生很大的危害。根据这一假说,如果人们无根据地担心通胀加速,政府就会保持较低的就业率。萨缪尔森超越了他的时代,不管是在想到自然(就业)率假说方面,还是在意识到这种假说可能不成立方面。


罗伯特·霍尔(Robert Hall),斯坦福大学教授(Stanford University),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经济周期测定委员会(Committee on Business Cycle Dating)主席,麻省理工学院博士

保罗·萨缪尔森把严密的思维带进了一个以前主要依赖于文字与图表分析的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他建立了现代经济学。他的著作《经济分析基础》是我这一代经济学家的圣经,我们完全是在当时新颍的萨缪尔森风格中受到的训练。1964年,他是我的经济学理论课老师,1970年我回到麻省理工学院成为一名初级教师的时候,我们又一道教授这门课。

保罗很有幽默感和爱心,并在他的朋友和同事们身上也唤起了同样的幽默感和爱心。我尤其记得他对我孩子的兴趣。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年轻教员对其他人的孩子没有什么兴趣,但保罗总是想了解我的孩子的情况。看的出来,这种接触在我的孩子们身上留下了印记,因为我一个女儿选择了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学的当然是经济学。保罗没有当过她的老师,但她的老师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他的学生。

保罗没有过分迁就我某些更显异端的经济学思路。有一次他被指定参加讨论我一篇关于货币政策的论文,开场就说,对于霍尔的观点,我要说的是,它不是操作货币政策的最糟糕的办法。后来我意识到,他说的是对的。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