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反弹强劲 股市为何还涨不上去?

很多老江湖级别的投资高手老是问我同样的问题,为什么现在蓝筹市盈率已经降到了历史上最低的区域,为什么股市就是涨不上去。

很多人都从钱上想原因,现在市场没钱,所以这些大象涨不动。但是流动性从来就是流动起来才算钱,越流动钱越多。市场其实从来没缺过钱。2007年调控那么紧,一个月一次的准备金率的涨,钱还是蜂拥投入股市。

所以,关键是引导钱流动的预期,这个是根本。

PE是很低,但是这个东西有个前提,那就是计算时大家是假定当前的业绩增长的速率在未来依然能长期保持,更乐观的还要假定这个速率未来还有加速。而真正精明的投资者下手买股票时,显然不会遵循这个假定,也就是说,不是市盈率越低越买的“傻瓜投资”,他得想现在的好数据能否简单外推资本化,这就是股票估值上升的最本源的推动力。

显然,当下股市涨不上去主要是因为先前卖方研究所提出的今年趋势性上涨至4000以上的几大理由,现在看来都出了问题,导致买方却不敢简单将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可以预期的强劲指标简单外推而形成估值上升的动力。

不管你承不承认,中国股市(甚至中国经济)的主心骨确是房地产。因为围绕房地产强劲,才有所谓周期性行业的复苏。去年5月份股市从 2500拉升至3500,明显是跟随这一主线逻辑在走。中国股市蓝筹实质上就是周期性行业的代名词。房地产泡沫会刺激需求,还会提升公司业绩金融零售建筑材料等领域的公司都会受益。房地产泡沫乘数效应巨大,却持续的时间长。

现在针对房地产调控的一根根稻草扔出来了,未必对房价会有很实质性的影响,因为去年6万亿人民币销售额开发商回笼的资金撑个一年半载的紧缩问题不大,但是房地产的相关经济活动会迅速冷却下来。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开发商会尽可能控制新开工量和延长建设期,以避免高负债的压力。

于是,股市蓝筹就等于被抽掉了“动精神”的脊梁。

出口的弹升是卖方今年唱多的重要方向。基数效应使得今年上半年的出口数据会相当靓丽,出口从去年年初接近-30%跌幅反弹至年末的-10%左右,数据同比可以想见在1季度很可能在20%以上。

自去年3季度以来美国补库存效应也比预期的要强一些,正逐步从零售向批发制造业发散传递,我估计这个效应还能持续到今年年中。

回到贸易股,买方的理性敢不敢把短期强劲出口简单外推形成估值 ?市场选择说明一切。至少大多数人还是担心,明年下半年美国经济补库存效应和财政刺激衰竭所致经济的双底(Double Dip)是大概率事件。

卖方热捧的中国消费升级是基于对于政府调结构政策的热情憧憬。中国政府显然认识到了经济内部的生产过剩矛盾正在趋于尖锐,也很明白目前用加大投资办法保增长,会与未来产能的更加过剩产生矛盾,所以政府已经把抑制生产过剩危机的爆发作为宏观调控的中心任务。的确政府是在做“调结构”的事 但我从现行的政策没有看到太多可能改变既有利益结构的方向 。

正在做的:一方面压抑过剩产能,一方面抬升消费,希望能由此改变总供求的失衡的态势,生产流通分配、消费 社会化大生产的四个环节,中国的问题出在分配,我们却单独在生产和消费两个环节做文章,回避了收入分配核心改革

绕开分配的核心改革,可能什么也变不了。

绕开分配的改革压产能,会产生新的过剩产能(压产能-失业增加-收入下降-消费下降);甚至可能由于中国的产业资本在国内没有出路,只能被赶进虚拟导致资产泡沫化,或者大量外流 。不可能解决生产过剩问题 。

同样,绕开分配的改革刺激消费,短期增加的消费只能是将未来的消费前移,刺激政策导致的消费高峰之后,必然连接着未来阶段的一个消费低谷 。不可能提升消费率

如果财政许可的话,我想主要靠财政补贴消费的政策还会继续,但稍有经济常识的人都会担心从“就业-收入-消费”的逻辑没有接通的情况下,消费独角戏变成估值是有难度的。

流动性一直牵动着中国股市情绪神经,尽管信贷与股市本身并非象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信贷入市炒股),有那么直接的联系。

因此,大家对于央行货币政策看得很重。似乎央行决定着股市的涨跌。而事实上,中国的货币扩张几乎全靠微观机制银行加杠杆)完成,去年央行的基础货币投放增速刚刚达到两位数,全年多数月份都处于净回笼状态,但是银行却放出了接近10万亿的信贷,货币流通速度反弹致使中国的M1M2创了紧十几年的天量(29%和34%)。

现在微观机制已经被严格锁定(银监会资本约束和拨备的提高),货币流通速度要下降,今年的货币扩张肯定会显著下来。这一点毋庸置疑。

坊间流传甚广的一个观点是,因为政府主导的经济刺激,所以政府不敢实质性收紧流动性,“所谓10万亿信贷,一收可就能就有5万亿坏账”。这话也对,也不对。

你得分析企业自己为预防今年的紧缩,预留了多少存底。

去年有一个显著的现象就是企业存款增加非常惊人,全年有5万亿元的增长,增速高达38%,比各项存款的增速要高8到9个百分点。这证明大信贷资金并没有被企业支用,没有形成资本形成。另外还有一点,在城镇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中,来自信资金规模比银行贷款统计中的中长期贷款规模要高出许多,达1.6-1.7万亿元。但是在正常年份中,这两者的规模是相差无几的。这是去年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只能说明,有大量钱没有被企业使用,没有变成固定资产投资的完成额。因此即使今年信贷紧一点,规模在7万亿元以下,也不会造成4万亿投资项目的“烂尾工程”。

货币扩张的显著下降是确定的。而狭义货币供应量M1一直是中国股市精确的情绪指标。有人曾经做个一个策略,以M1作为判断标准:突破10%买入股票,突破20%卖出股票,操作标的是上海综指和深圳成指,发现从1996年至今,上证综指收益率高达4.6倍,而深成指的收益率更是高达22倍。

我想,市场的主流资金面对这一情绪,也会肃然起敬。

老实讲,我对于今年的股票投资并不悲观。去年12月,我曾经讲过,如果2009年时不差钱行情,那么今年就是蜗居行情。不会有太明显的趋势

若一定要说形状的话,我倾向于今年走势呈现V型

上半年政策紧缩,来压低通胀的斜率;而下半年随着经济减速,物价趋缓,信贷和投资或再现松动。股市因此出现回升。

趋势虽然不明显,但主题投资并不缺乏。

央企整合应该会被投资者做文章。2009年12月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讲,2010年要积极推动企业集团核心业务资产上市整体上市,推动优势资源向绩优上市公司集中,提高企业资本证券化比重。

区域经济是最好的主题。从年初的新疆、西藏的少数民族振兴到重庆两江新区(江北嘴),上海世博,另外最长久的区域主题来自国内有巨大的产业转移机会。你到西部去看看,到重庆、成都去看看,到安徽合肥去看一看,中国产业梯次转移和升级这个这件事就可以撑中国未来GDP增长劲升好多年。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取消收藏
股市  市盈率  房地产  出口  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