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确管理八大现象之六:人性中的高估现象

几年前,我从北京乘火车去南方出差,在我同一软卧车箱中遇到一位已经退休的司长A,听说我从事管理研究,A就与我谈起他原先在机关工作的一段经历,让我分析:

A原来是南方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总经理,后调到国家机关一个司做司长,没有提升,平级调动,也许是照顾他的身体,这管几万人的总经理,现在来管三十多人的一单位,照理是小菜一碟。开始确实如此,他这个司是个政策研究部门,事不多,大家也很和气,很好。调来二个多月,就到春节了,这一过节,他感觉就不同了,这在原单位,一到过节,吃的,喝的总是有人送些,单位再发些,另外单位怎么也要给每人再发些奖金,大家欢欢喜喜过大年。可这机关,不但他没人送了,手下这三十几号人,也是清汤清水的,既没人送,司里也没什么发,一问才知道,以前一直就这样,他这个司,没有什么具体的权力,人家不用巴结,这个年过得不自在,他不是气自己一调动就没人送了,而是觉得自己这个司长没当好,让手下人跟着他委曲了。

第二年,他早早准备,凭他国有大型企业十多年总经理的经历,不费劲就化缘到一笔钱,春节前,他让办公室按照每人1000元的标准发给大家,作为节日奖金,这在当年,1000元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他这个春节过得高兴,心想手下应该更高兴,也应该更感谢他了,这个司从来没有过的事,他给办到了,不应该感谢吗?节后一上班,他以为大家都会到他办公室道个谢,没有想到,这样的场景没有发生,倒是办公室主任告诉他,大家有些意见,同事之间的关系也复杂了些,他仔细一了解,原来大家不是对发奖金有意见,而是觉得这奖金发得不合理,多数人觉得自己忙了一年拿1000元,有人一年也没做什么,也拿1000元,这不合理,他想也对,这奖金总得对工作好的多些,工作差的少些。第三年,他让办公室改进,奖金分为二档,一档是1050元,一档950元,这几个看来比较忙的人拿1050元,其他人拿950元,他想这下大家应该都满足了吧!没想到节后大家的意见更大了,有几个人都直接找到他这儿了,拿950元的人找来说,为什么他就拿950元,怎么就认为他的工作没干好?他还真没办法说,更令他生气的是,拿1050元的人居然也来找他,言明:这辛辛苦苦一年白干了,这比其他人多忙了这么多,到头来就值了100元,太不公平了。他这是气不过,这想着法子给你们大家发点奖金你们还不领情,还搞意见。得,第四年,他不化缘了,奖金不发了,他原想这发了二年的奖金了,这一不发,大家节后该找他了,没想到,节后很清闲,没有一个人找他,大家也没什么意见了。

随机地在一个大学选取20个学生,请他们到饭店吃饭,分成二桌,这不能单吃饭,还得喝酒,喝啤酒,随他们喝,最后A桌一共喝了20瓶,B桌一共也喝了有20瓶,酒喝完后,让这20人进入酒店的20房间,不是让他们睡觉,而是要让他们做事。 做什么呢?A桌的10人要做的是:每人在纸上填写他今天晚上喝了多少酒,B桌的10人要做的是:在纸上填写除了自己以外,其他9人今天晚上喝了多少酒。将他们填写的纸收回计算。A桌10人每人填的数字相加,得到A桌喝酒总数X,B桌10人,将每人填写的其他9人喝酒的数量相加再除以9,得其他人喝酒的平均数,然后再将10人的平均数相加得到B桌的喝酒总数Y。 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第一次得到的X居然有38瓶之多,而Y且只有区区的8瓶不到。实验继续,让这20人在房间看电视,我们将他们喝酒的全部过程分别都拍下来了,让他们自己去欣赏,2小时看完后,我们再让他们填写,A桌仍然填自己喝酒量,B桌仍然填写其他9人的喝酒量,然后我们再计算,发现X,Y都变了,X 小了一些,变成32瓶,Y大了一些,变成10瓶,还不对,我们再让大家看电视,然后再填,每一次X,Y的值都在接近事实,但是即使到了第十次,我们发现 X,Y仍然不等于20,这X,Y之间始终存在着差,这个差是什么呢?他们代表着什么呢?

这个差,我们在管理学上将它称之为高估差。

这个差,代表着我们人类的心理上存在着高估的现象。

这说明,人总是高估自己、低估别人。在组织管理中表现出人们总认为自己拿得少,干得多,而别人总是拿得多,干得少。所以一个组织中,人们总是会对组织产生不满,有这样、那样的意见,而组织如果按照每一个人对自己的付出与应该得到的报酬去满足的话,组织总会入不敷出,只能破产。不去满足人们的心理预期的话,就会出现意见成堆,组织及组织的领导会变得一无是处。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取消收藏
精确管理  组织管理  奖金  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