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削减成本向一线员工开刀 员工抱团停工对抗

  削减成本向一线员工开刀,强推综合工时制,员工“抱团”停工对抗

  沃尔玛在全国推广的综合工时制,以替代目前标准工时制的事件将沃尔玛推至风口浪尖。近日有沃尔玛南昌5782店员工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爆料称,在7月1日看到工资单后发现沃尔玛把勤工奖和餐补并入基本工资,等于实施了按小时计薪,这属于劳动合同的重大变更项目,而这需要双方协商才能变更,沃尔玛未经员工同意就强制执行,于是员工选择停工维权。

  目前成都、南昌、哈尔滨、深圳均有沃尔玛一线员工举行停工抗议。有沃尔玛员工质疑,沃尔玛推行综合工时制等于把员工变成小时工。南昌5782店在得到回应将一周后给员工答复,后于7月3日复工。在中国实施标准工时制已有二十年之久的零售巨头沃尔玛,为什么此时突然选择综合工时制呢?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大卖场景气的大前提下,沃尔玛此时推广用工制度改革,无法回避节省人工成本的嫌疑。

  沃尔玛“小时计薪”引发一线员工停工

  本报记者从沃尔玛中国方面获悉,沃尔玛将于2016年7月起在全国购广场提倡综合工时制管理模式社会普遍实行的标准工时制以“天”为计算单位,而综合工时制以“周、月、年”为计算单位。标准工时制是按照8小时工作制,每周不超过40小时的标准来计算员工工作量。而综合工时制是在每周不超过40小时的工作总量下灵活分配每天的工作时间

  为表达对综合工时制的不满,江西南昌八一广场5782店、2039店在7月1日和2日停工,四川成都玉林0209店、深圳3409店、黑龙江哈尔滨3422店7月4日停工,每家店有数十人参与。

  沃尔玛南昌5782店员工7月5日对记者表示,今年5月20日,沃尔玛南昌5782店领导让员工一个一个去办公室谈,一些部门主管不好反抗,其中有6~7个人签字,但员工都没有签字。彼时沃尔玛主管承诺员工上班时间按标准工时小时上班,不按小时计薪,双方也达成了共识。

  但在6月30日,市劳动监察局请沃尔玛人力资源区域总监与南昌四个店员工代表协商综合工时制的事情,沃尔玛人力资源区域总监仍强调小时计薪不便,员工普遍认为沃尔玛实施了小时计薪。尤其在7月1日员工打印出上月工资单后发现,餐补费120元和勤工奖200元并入基本工资,说明按小时计薪已经实施,于是矛盾激化引发南昌5782店一线员工停工。

  据沃尔玛员工提供给记者的停工照片显示,员工们身穿统一制服,在背上贴有标语“沃尔玛员工站起来!抵制综合工时制度,反对欺骗,坚决维权。”南昌2039店员工向记者透露,薪资结构调整后勤工奖200元、现金餐补120元等福利一并计入基本工资里,基本工资基数从1590元抬高到1910元,由于沃尔玛每年普调是以基本工资是否达到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为主,目前南昌最低工资标准为1530元,这也就意味着沃尔玛一线员工将无法享受明年的城市调薪了。

  不过,南昌2039店于7月2日当天停止停工,该店员工称,店总与停工同事谈话表示反映给总部,因为推行综合工时制是总部制定,全国实行,他只能反映。“停工只是手段,我们也不想让我们的店有损失。”南昌5782店员工则对记者表示,希望沃尔玛按照原来的标准工时制算,如果一周后未获得满意答复,还将继续停工。

  沃尔玛方面回应记者称,我们已经完成员工沟通,并得到了大多数员工的认同和支持。对于个别暂时不能理解的员工,我们将继续保持与他们坦诚沟通。

  员工称沃尔玛单方面修改劳动合同

  据沃尔玛一线员工提供给记者的综合工时制考勤安排显示:其出勤时间根据工作任务的需要主管协调确认,参照营运班次确定。

  一位沃尔玛员工说,按小时计算薪酬属于变更合同的重大事项,需要签订劳动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协商同意才能变更,如果劳动者不同意,沃尔玛强行执行是违法的,大部分员工都不同意沃尔玛单方强制变更劳动合同

  对此,沃尔玛方面表示,该计划并不涉及员工的劳动合同改签。关于综合工时制的实施,沃尔玛会以政府部门的审批为前提,并同时考虑员工的个人意愿,合法合规是沃尔玛所有行为依据的准则。

  也有沃尔玛员工担心,“变成小时工后,公司没给员工交失业保险,上个月失业金从之前的34.68多元变成-11.56元,员工失业后就没有失业金。”

  在沃尔玛员工看来,综合工时制会影响到员工的休息,不能安排自己的生活,影响其生活质量,因为员工要随时待定工作,每天工作4~11个小时完全由主管安排,员工没有自主权。“超市的高峰期叫你来就得来,如果生意不好人流量少员工闲着没事就可以回家了。”

  沃尔玛方面回应记者称,公司也做出承诺不会有员工因为灵活排班而出现收入下降,全新的小时化管理模式更加符合零售行业时紧时松的工作节奏,在更好地服务顾客的同时,也让员工实现了工作生活的平衡,进一步鼓励员工多劳多得。

  “综合工时制对于沃尔玛一线员工来说,工作上投入的精力可能需要付出更多。”上海尚益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春才对记者表示,尽管沃尔玛一线员工的工资很低,但他们之所以接受这样的低薪,与沃尔玛严格执行的40小时标准工时制有关,因为他们有更多的个人时间。综合工时制下,员工担心受到影响而无法正常安排个人时间。沃尔玛称:“我们会通过系统来设定规范的排班规则,以确保排班的合理性与科学性。”

  意图削减成本

  “沃尔玛此举很有可能是将削减成本的手术刀挥向一线员工。”胡春才表示,眼下大卖场生意不好做,任何一家传统零售都面临消费市场景气电商的冲击,尤其是对主营业态为大卖场的沃尔玛来说,在失去了进入中国时的超国民待遇政策后,经营压力剧增。

  “大卖场本来的利润就很低,税后利润在2%左右,眼下沃尔玛大卖场经营压力确实很大。”零售专家丁利国认为。

  有沃尔玛员工对记者表示,“目前员工担心年终时能拿到的年终奖相当于第13个月的薪酬会失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沃尔玛员工认为沃尔玛实行综合工时制的目的就是针对老员工,想一个个地把老员工逼走而不需要赔偿。

  “随着中国用工成本越来越高,沃尔玛用综合工时制降低人力成本压力。”丁利国认为沃尔玛中国销售提升难度很大,只能选择削减成本这也在情理之中。

  今年6月初,沃尔玛中国总裁首席执行官柯俊贤回到他之前服务过的英国Asda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同时,现任沃尔玛加拿大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irk Van Den Berghe将带领中国团队。此前沃尔玛方面评价Dirk称他在欧洲的职业生涯中积累了大量的零售经验。

  “新的管理团队上任后也要做新的举动,把国外的做法拿到中国,西方小时工很普遍,一个人打多分工,这种做法引起反感很正常,在国内还需一个适应阶段。”丁利国认为。接任后的Dirk能否结束沃尔玛中国的发展困局是当前最大的疑问。只是对致力于成为中国消费者最值得信赖零售商的沃尔玛来说,无法获得一线员工的信任又怎能服务好消费者呢。

作者|黄荣

来源|中国经营报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