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失好奇心,是成长最无奈也是最惨痛的代价

我第一次对“未来30年规划”的真切体会,源于某次中学同学聚会。

“你们看啊, 我女儿已经5岁了,再过20年等她出嫁了我就解脱啦!”老杨欣慰地抿了一口椰汁。“可…你小女儿不是才周岁吗…”“哦那再过25年吧。”众人面面相觑。

“每天下班带娃、周末遛娃,放老家也不放心,好在工作基本准点下班。”立马有人拍拍肩:“挺好挺好,就属你最快走上正轨啊。”

“就是觉得,人越来越迟钝了,好像提不起劲儿吧。”

理性告诉我,没啥不好,这是最常见的路。

可感性让人觉得,到底是哪儿不对?

李宗盛在回忆文《我的三个家》写道:“我曾活得像一碗隔夜面条那样 ,缺乏光泽松垮肿胀。”似乎是这种基调,我们对周围不再抱有太多期待,感兴趣的事日趋匮乏,信息库长期处于停更态,留下的是一日三餐,碗碟交响,太阳升降,水波不兴。

如果说成长需要付出许多代价,那么,丧失好奇心算是最无奈也是最惨痛的,没有之一。

1 我们怎么就变成好奇心为0的物种?

你可能很耳熟这些话:

  • 你觉得角落放个日式落地灯,房间会不会显得利落些?——哎,折腾啥啊。
  • 我最近在研究手工——手工?你可真闲。
  • 听说周末有个不错的线下活动啊——我过去能干嘛?

一方面,世界里永远只有一亩三分田,丁是丁卯是卯,永不翻新。

另一方面,任何事物都被打上“凑合”的印记,无所谓好与不好、喜欢或不喜欢,过的茫然且平静。即便纠结再三,最终也化成一句话:

“差不多吧。”

好奇心就是在这两条交替而成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认识的一个人,工作5年却沧桑十足。开口就是:“这事我见多了”“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如何如何,将来绝对吃亏!”

明明年龄不大,遇到年纪比他小的人经常说:你们年轻人就爱弄这些没用的。

摆出无论对什么,都嗤之以鼻、毫不在意的姿态。

东野圭吾《盛夏的方程式》说:

“‘在意’这个词,说的就是‘好奇心受到刺激’的意思。放着好奇心不去理会,这可是最大的罪过。一个人成长的最大能源,就是好奇心。”

朋友的父亲近70岁,她感慨,前阵子吃饭时,电视里正播冷冻电镜获德2017诺贝尔化学奖的新闻。父亲认真看完,推了推眼镜问:降低生结构破坏,能用什么地方呀?

把朋友惊到了。

  • 有的人20岁,已至垂暮之年,
  • 有的人70岁,依旧闪烁着光。

你不在意,你的好奇心就没了。

2

有人认为,好奇心这种东西,纯粹是用来熬鸡汤的,可有可无。

对啊,没有它难道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现在节奏这么快,情绪这么浮躁,挣钱太不容易,丈母娘要求还那么高,埋头搬砖才是正经事好么?

正是因为现实种种不易,用好奇心来丰满这座冰冷的水泥森林,撬动无限可能,是性价比最高的杠杆。

一次演讲中,一位妹纸问霍金,“One Direction成员Zayn单飞对宇宙有什么影响?”而他说, 终于有人问一些重要问题了。

“对于那些心碎神伤的女孩子们,我的建议是,一门心思扑到理论物理上,因为也许某天多重宇宙就被证明真的存在了。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Zayn仍然是One Direction的一份子。

而且在另一个宇宙,也许心碎的女孩跟Zayn还能结为夫妻呢。”

听得老夫的少女心都快炸裂了…黑洞再大都不如霍金的脑洞大,我先跪为敬。

显性来看,当你内心如荒芜的花园时,看山是山,世界是平面2D的;而充满未知窥视欲的人,拥有由表及里裂变出成千上万小星球的超能力,天天新戏,杜比5D。

同样过日子,你就说差距大不大?是不是很亏?

隐性而言,干枯的脑洞像个沙漏,让可能性总是莫名溜走。

“追寻我的好奇与直觉,我所驻足的大部分事,后来看来都成了无价之宝。”乔布斯这句话,还真不是他随口掰的客套话。

乔帮主从里德学院休学后,可以不照正常选课程序来,所以他跑去学书法,学了 serif 与 sanserif 字体。——典型的“学了能干嘛”系列对吧?

确实,他也没预期这玩意儿能干嘛。

10年后,当他在设计第一台麦金塔电脑时,想起所学的东西,并将它们设计进麦金塔里。

如果当年乔帮主没这样做,大概世界上所有的个人计算机都不会有这些东西,印不出现在我们看到的漂亮字体了。

“你不能预先把点点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点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

倒退10年,我们没法想象因好奇心播下的种子,会在10年后长成参天大树。遥望10年,今天不经意的心血来潮或许是未来画卷上重要的一笔。

只是当下,你全然不知罢了。

“无用的”好奇心不仅是每天变得活色生香的催化剂,更是把握机遇的强大工具箱。

3 那么,如何充值你的好奇心?

在我看来,以下两点。

1、做变化的事

变得迟钝一个关键因素:长期处于一成不变的态。

见一样的人,吃一样的饭,做一样的事,每年许一样的愿望。签名没准是:做喜欢做的事,过想要的生活。

什么是喜欢的事?什么是想要的生活?——不太清楚。

什么叫“正轨 ”?——上学工作、结婚生子、买房买车。

为什么要按照这顺序?——因为“大家都这样做呀,有什么问题吗?”

于是,好奇心从所谓正轨开始消散,再日复一日地被时间打磨,钝化到对周遭变化的触觉彻底丧失。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变化的事才更容易激荡起水花。

即便是做相同的事,也请尝试用变化的方法去做,会有更多惊喜。就算条条大路通罗马,多了解其他的路,你的视野自然会无限延伸。

2、主动权,握在主动的人手中

简单粗暴地说:认真躁起来!

环顾我认识的人,但凡能把日子捯饬得别有风味,一定是在某方面主动去想、主动去做的类型,二者缺一不可。

太多人羡慕别人活得声色犬马,却只能在每年元旦发个朋友圈:“你好20XX,请对我好一些。”

可做可不做的事情,就选择去做。别人在意风险,你看中机会,别人犹豫踟蹰,你向前一步,差距就是这么一步步拉大的。

柴静在《看见》中谈到: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是虚拟的,所以无用。如果自己不去做,那就不会有希望。

自己都给不了自己惊喜,哪还能指望老天给你超豪华大礼?

许多人过得看似平静,实际上,只是因为没多想,所以不动摇;因为不动摇,最后动不了,只好被动地接受上天凭心情丢来的剧本。

我始终坚信好奇心是人生答卷上的必选题,而非可选题,未知+可能=希望,经营好光怪陆离的希望,让它们实实在在地埋入土壤,开出绿芽,才会一点一滴积攒出充实的幸福感。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 +1
临公子

微信公众号:临公子的后花园(ID:hi-lingongzi)这是个工作、理财和自我修炼的公众号.我是临公子,LinkedIn中国专栏作者,秋成社区签约作者,一枚不正经的工科产品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