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市场风口的企业,为何频遭“共享单车式”死亡?

  • 文|余五洲

共享单车公司接连倒闭是近期夹杂在红黄蓝幼儿园刷屏事件之中,基本上过目就忘的新闻

押金难退,CEO离职,负责人联系不上,公司解散,人去楼空,供应商堵门催债,每一个谢幕公司结局都如此相似。

从前在新闻里出现大规模倒闭的主要是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进入互联网时代,即使拥有了互联网思维和工具的新型企业,照样逃不掉“共享单车式”的死亡法则。

为什么这么多聪明绝顶的投资人以及企业从业人员明知道Ofo小黄车与摩拜如此强大,还要正面与其竞争

为什么某个产品市场火爆起来之后,一定会有成千上万的模仿投资者跟进?

综合来说,主要原因如下。

一、用户需求可以被集体创造

老余打古老的单机游戏《星际争霸》时加了一个群,碰巧有个美团外卖工程师

老余便问他:“百度外卖饿了么这几个平台经常跟你们抢用户,你看到这些平台的人会不会想像雷神一样用雷劈了他们?”(《星际争霸》中的雷神有释放雷电的魔法。)

工程师笑了:“根本没有,在早期时反而非常欢迎,有越多的大佬进来越好。”

我明白了,无论是后来的百团大战、直播还是校园贷等,新兴事虽然都有最早的开创者,但单靠一家公司除了BAT这种级别的巨头外,其他企业恐怕都很难独立做大一个行业。如果有大大小小的公司一起发力,各自的产品瞄准了各自的目标群体与区域,无疑可以加快该行业被用户认识的过程。

简而言之就是“炮灰”公司的参与起到了创造新需求、炒热市场并快速让用户参与进来的作用。

工程师说,只不过许多“炮灰”公司都认为自己可以成为“飞龙”。(《星际争霸》中虫族的狗为初级兵种,基本是送死,飞龙则是高级兵种,杀伤力大。)

二、马太效应升级版

老余的一个朋友在武汉的斗鱼直播工作,自直播火起来之后,他在3个月内已经换了10家直播公司。

老余以为是他技术能力出众,被众多直播行业的公司热捧追逐,由此投以敬佩之意。

结果这朋友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是前9家都快发不出工资了。”

互联网还没有全面渗透时,其他各行各业同样也充斥着模仿与抄袭,只不过那时的信息非常不对称,各自在所属的范围内也相安无事。互联网让信息传播得更快更远,也让马太效应升级,从前的大佬吃肉、小弟喝汤变成了大佬吃肉喝汤、小弟只能饿死。

三、“我只蹭蹭不进去”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有一句话大家都比较熟悉: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资本的天性是追逐快速且最大化的利润,这也就使许多拿到投资公司由原来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变成“拿人投资,替人翻倍”。

互联网时代帮任何事就讲究一个“快”字,即使有问题,也是在执行的过程中来解决。不少投资人从一开始便是抱着投机心理去蹭热点,并不是真想把这个事业做到非常大,而是把事做起来自己快速变现,也简称“我只蹭蹭不进去”。

即使公司创始人想将这份事业长久经营,也无法抵御互联网的“快枪手”风格以及投资人的催促。

这也就如同建房子地基一样,地基不稳,房子建得越高,倒得越快。

四、关键限制因素

老余与不少创业公司的CEO有过交流,发现他们通常是一个活力四射、精力旺盛同时略有点偏执的群体

创业者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与孤独,在“坚持就是胜利”“伟大就是熬出来的”“生而为改变世界”鸡汤理念的指引下,出现一批又一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创业者。

自信需要筹码,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便拍《功守道》的。作为后进者,还有机会脱颖而出吗?

1.“合纵抗秦”

战国时秦国强大,其他六国偏弱,为了防止秦国太过强大而吞并其他国家,苏秦游说六国共同抗秦,这便是合纵。

在互联网时代,新生事操作的套路通常是开创者吸引投资后,先大量补贴吸引流量,竞争者进入之后继续补贴并相互竞争

在进一步扩大群体后,接着便走向合并,最后重启涨价,将从前补贴出去的慢慢都收回来。

共享单车行业的后来者,如果除了小黄车和摩拜以外的所有企业能联合起来,统一行动,定好规矩,结局或许会稍稍好一点。

虽然中间存在利益分配、指挥权等,但在资金、实力各方面都逊色于小黄车和摩拜时,也能一定程度上提高抵御冲击的能力

这里最大的难度其实在于发起人,而且这个“合纵抗秦”的发起人也只能是BAT这样级别的业界大佬或者政府了。

2.收“过路费

采访某微商培训大师:“今天的成就是怎么得来的?”大师答:“第一年做微商亏了10万元,第二年做微商又亏了10万元,第三年教微商怎么赚钱赚了50万元。”

这就好比美国西部大开发全民淘金时,最后赚钱的却是卖牛仔裤的李维斯和卖矿泉水的。

直播火的时候给直播平台输送女主播或直播技术营销支持,比自己做直播平台要靠谱。

无论是什么火爆,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而不是直接模仿竞争对手做一个类似的。

要避免这种共性死亡,当然还有寻找另类痛点、开拓利基市场等方式,这里不再展开叙述。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