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已敲响,人才危机意味着什么?

2018年,光辉国际发布的一项全球研究显示:世界各地的组织机构经济体正陷入巨大的商业危机。该研究预计到2030年,部分经济体将面临8,520万工人人才缺口,超过了德国目前的人口总数。到2030年,全球技能型人才短缺可能导致8.5万亿美元的年收入损失,相当于德国和日本GDP的总和。

保证公司的可持续增长,领导者们在技术上进行了大量投入。在2016年的一项调研发现,67%的首席执行官认为,技术将成为未来工作价值的主要来源——然而,他们却低估人力资本的价值。

自动化、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正在飞速进步,而掌握这些技术并具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才却发展缓慢,这种偏差是造成全球人才紧缺日趋严重的主要原因。如果缺乏掌握相应必备技能劳动力,即使有技术支撑,也无法实现预期的生产率增长目标。这为全球人才危机敲响了警钟。

“人才危机”之说,由何而来?

为了解全球未来的工作对技能型劳动力的需求,我们评估了20个发达及发展中经济体的人才供应差距,范围覆盖美洲(巴西、墨西哥、美国)、欧洲、中东和非洲(法国、德国、荷兰、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阿联酋和英国)以及亚太地区(澳大利亚、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

并且,调研了每个市场三大知识密集型行业——金融商业服务业(包括保险房地产);数字新媒体行业(科技媒体通信);制造业人才供求情况。

在上述三大知识密集型行业范围内,我们衡量了三种拥有不同技能水平人才供求之间的差距,这三种技能水平说明如下:

  • A类:完成了包括学院(或大学)在内的高等教育,或获得了同等资质;
  • B类:完成了高中及以上学历,或获得了同等资质;
  • C类:拥有高中以下学历。

目前,A类人才的需求最为迫切,且全球供应最为短缺。根据模型预测,2025年全球对A类劳动力需求量将比供应量高出1360万人。而到2030年,全行业A类劳动力的供应缺口有望增至3510万人。

人才危机意味着什么?

人才缺口升级

自2025年起,中国的人口结构会导致劳动力市场紧缩。到2030年,A类劳动力将出现670万的人才缺口,B类和C类劳动力剩余数量占其劳动力储备总量的比率将分别从2020年的12.8%和19.7%降至2030年的4.1%和11.7%。

此外,2030年制造业A类劳动力短缺数量将占该级劳动力缺口总数的14.9%;金融业A类劳动力短缺数量将占该级劳动力缺口总数的5%,技术业则占3.8%。

人才短缺的影响下,预计到2030年,中国可能会错失14335.3亿美元的产值。 而在经济规模上,到2030年时,中国经济增幅可能达不到3.6%。

人才供需对经济的巨大影响

行业层面而言,2030年中国金融商业服务业数字新媒体行业以及制造业的人才供需状况将呈现以下变化。


企业该如何应对

针对此类现象,光辉国际高级合伙人王少晖女士指出:“在中国,由于人力成本的逐年快速上升,推动了企业对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在各行业的全面应用。部分用机器取代人作业,已然成为一种趋势并且将明显加速,尤其是在制造业。”

“然而,操作这些自动化设备需要大量的受过高等教育知识劳动力,必然造成A类劳动力的严重短缺。这种短缺,短时间内将会通过对A类人员的能力转型培训,或在B类人员里挑选有潜质的人员进行强化培训来弥补,但缺口仍然很大。”

另一方面,王少晖女士说:“B类和C类人员将产生大量过剩。B类人员将会流向更多的服务性行业,挤压原本由C类人员担任的工作机会,最终将导致C类劳动力更加严重的过剩。”

为缓解中国的人才短缺压力,各企业应采取何种应对方案呢?

王少晖女士强调:“成功应对即将到来的人才短缺压力,首先对中国的基础教育社会教育提出了极为迫切的人才转型和升级要求,以培养出更多的适应未来需要的A类人才。”

“对企业而言,做好策略性的、动态的人力规划将变得比以往更为重要。光辉国际的战略性人力规划解决方案,将帮助企业根据业务发展的需要,结合技术的应用的节奏,制定动态的人力规划和继任规划。”

“同时,通过专业的人才评鉴和培养方法,帮助企业从市场上获取符合要求的A类劳动力,或者内部挖潜,将B类劳动力转化成A类劳动力。”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