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日本企业如此重视清扫和5S?

我们在思考日本企业的问题时,清扫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我曾对东南亚的日营企业做了一番调查。在此之前,为了搞清楚从哪一点展开调查比较好,我向这些日营企业的负责人征求了建议。许多负责人都告诉我,应该去看看每家企业的晨会,严格执行晨会制度的企业一定是好企业,反之则肯定有问题。

然而,很多东南亚当地员工对晨会的评价都极其恶劣。日方负责人在举行晨会的时候会让大家笔直地列队,而当地员工却认为马上就要开始工作了,轻松列队会比较好。于是,为了让员工好好排队,日方管理者甚至在地上画了记号,让员工站在指定的位置上。因此,在当地员工眼里,日本人就是一群拘泥于这些无聊小事的人。

但是这种行动的背后,有一点与清扫的精神十分一致,那就是让员工真正认识到严格执行的重要性,这是企业教育员工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手段。

但从清扫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近几年日本企业变得比较反常。

5年前,我与一位事业部长谈过一次话。他被派往设在A国的关联企业担任社长。一回国,我便与他见了面。

他说:“日本企业的情况在发生改变,不是往好的方向,而是往坏的方向。”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回答:“我去A国之前,本来‘不可能发生的事’竟然在我们的工厂里发生了。我在工厂的地板上发现了垃圾,这实在是令人心痛!以前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今日本企业品质实在堪忧!”

我那时虽然还不清楚清扫与品质之间有何种关联,却能明白这位部长的感受。我问他为何会变成这样,他说:“因为没有了从容。以前总会有员工发现垃圾并捡起来,现在的员工已经没有那份从容了,被裁的员工太多了。”

我想,在“清扫”这个词中,还含有“心理上的从容”这个重要的意义吧!

愚直与清扫

我的研究室里有一位来自外国的女留学生,她曾提起过一个有趣的话题:在日本与其他国家合资企业里,日本人与外国人会发生何种冲突呢?

一位技术人员从日本来到制造涡轮的外国工厂进行技术指导。这位技术人员说:“把扇叶放进涡轮前要把它打磨得闪闪发亮。”

外方员工则反驳道:“这个扇叶放进涡轮里就看不到了,为什么一定要打磨得闪闪发亮?”

技术人员说:“用自己的脑子想想!总之,打磨得闪闪发亮就对了。”

外方员工生气地说:“这个日本技术员不行啊!连打磨的理由都不知道就只知道说‘打磨!打磨!’”

就因为这一点,双方的员工之间发生了巨大的摩擦。

我在1997年写的那本书的关键字是“愚直”。我在书里写道:

“‘愚直’地工作是日本企业的特征”,我问那位外国留学生:“你们的文字里有‘愚直’这个词吗?”

她回答说:“也有,不过是‘愚笨’的意思,更接近日语里‘过分老实’的含义,在我们的语言里没有任何积极的含义。”

宗教与资本主义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都认为基督教与资本主义互不两立。基督教,特别是天主教认为获取利息是一种近乎于犯罪的行为,基督教曾经严令禁止教徒获取利息。因此,从事金融行业的几乎都是犹太教徒。从这个方面来看,它们确实是对立的。

但德国社会学马克斯·韦伯则提出了异议。他认为资本主义与宗教其实是相辅相成的。

曾经有一起食品中毒事件,那时涉事的工厂是这样宣称的:“我们工厂设有监控摄像头,在监视下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这话是不对的。因为真正的坏人会找监控的死角,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做坏事。真的想严密地监视每个人的行为,就必须做好监视这项工作。马克斯·韦伯意识到了这一点。没有人知道员工是否在好好工作,而查岗是一件需要花费大量成本的工作。

例如,在生产汽车的工厂里,我们没法确认工人是否在认真地拧紧螺丝。想要查明具体情况,就得走到工人身边做同样的工作

但是,光靠这些还不够。

因为我们不知道查岗的人是否在认真地监视拧紧螺丝的工人,因此接下来我们得安排另一个人去监视查岗的人。

即便这样还是不能放心,对这个监视查岗的人的人,还需要安排另一个人来监视他,如此一来便没完没了,可能需要无限多的人手,这便违背了资本主义

马克斯·韦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认为,只要是人监督人,就免不了花费成本。

韦伯说:“那么,要如何做才能维持资本主义呢?那就只能依靠上帝了。只要你诚心忏悔,天主教的上帝就会原谅你,而新教的上帝却不会。因此,依靠新教的上帝来监视人们,资本主义就能得到很好的发展。”

他还认为,即便没有监视,只要人们能认真、自律地完成工作,资本主义便能延续下去,而支撑这一观点的便是新教教义。

韦伯还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在信奉儒教的国家,资本主义是不会发达的。”因为儒教当中没有天堂。既然没有天堂和地狱,那人们就只会考虑当世的问题。

他说:“没有天堂和地狱的宗教无法束缚民众,因为你无法对他们说‘你若是做了坏事,可是要下地狱的’,所以这些民众便不会好好工作。”

那么,在日本,如何才能让人们产生认真工作的意愿呢?

我认为清扫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手段。

目的与手段

欧美式经营从一开始便带有目的性。他们认为经营是一个为了实现目的而汇聚了各种手段的集合体。他们通过语言进行解释说明。

与此相对,日本式经营则从一开始便依靠手段。

包括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在内的日本知名企业家反复强调清扫的精神,他们并不是从目的(为了干净)出发,而是从手段(清扫行为)出发,在过程中寻找目的,也就是“先做了再说”。通过清扫这一手段,人们可以在拼命清扫的过程中不断发现新情况。

通过不断实践来知晓情况是日本式经营的特征。

5S改善工作环境,找东西会浪费许多时间从而降低工作效率,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但是,清扫厕所和这些并没有直接联系。

那么,通过清扫厕所能实现什么呢?

我认为清扫厕所是考察员工能在多大程度上跟随社长以及体现其责任心的重要手段。

社长虽然拥有职权,但他并不能命令员工去清扫厕所,社长得带头示范,让看到的员工产生“我也要去做”的想法才行。这是一种能让员工展现服从性、责任心的手段,它还能培养员工自发奉献的精神。

其次,清扫做得好不仅能令人心情舒畅,还能提高工作效率。

作为一个手段,它发挥着就算没有人发布命令,也能将员工心中“我要自发地为公司作出贡献”这一想法落实到行动上。清扫这一手段能让人一眼看清谁是走形式、装样子的人,谁是实际采取行动的人。通过其他工作可能看不出来,但通过清扫厕所这一行为就能很清楚地看到员工是否有一颗愿意为公司出力的心。

通常人们不会将清扫厕所看成是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但在不断清扫的过程中,人们会自发地从中找到价值与意义,从而明白工作的价值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要通过自己去发掘的。

而且,通过清扫,人们会发现细节的重要性。

松下幸之助先生曾经说过“小事即大事”,有句英语是这么说的“Nodetailissmall”,意思是说细节无小事。

我想,大家已经意识到了清扫的重要性。但是,近年来清扫这一活动却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展。

我是在大阪的船场(大阪有名的商业区)长大的。我们家就在自家店铺的后面。那时,店铺里住了很多员工,每天早上我的父亲都会动员这些员工一起清扫店内以及店外的街道。

他经常说:“若是自家门前让隔壁店家清扫了,你可得记住,这是耻辱!”

这种每天都尽可能早起清扫自家门前的竞争,令船场的经济极有活力。但是,这种光景在这些年却很少能看到了。也许是因为居住在店铺里的工人越来越少了吧,大阪也失去了它原有的活力。

清扫虽是件小事,但如果大家都能认真地去做,并领悟到它的重要意义,我就心满意足了。

  • 作者:【日】大森信;译者:赵鲲
  • 来源:摘自《清扫的力量》, 中国工信出版集团·人民邮电出版社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