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枪声:有种人你永远无法取悦

(01)

新西兰,美丽的地方。

早期,在这里生活着毛利人,刀耕火种,原始崇拜,过得与世无争。

大航海时代,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冒险家,当地的毛利人开始减少,后来又有所恢复。

然后,来了位澳大利亚人:

布伦顿·塔兰。

给平静的新西兰,带来最黑暗的一天。

(02)

媒体称:布伦顿·塔兰不是高收入人士,教育程度也不足。

——但他的生活水平,绝对高于地球上99.99%的人。

他恣意享受着诗与远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透露,布伦顿·塔兰曾多次出国旅游,足迹之远,涉及到巴尔干半岛、西欧、巴基斯坦、土耳其等。

他自己提及的旅游之地,包括了保加利亚、匈牙利、法国、葡萄牙、瑞典、冰岛、波兰、阿根廷,以及乌克兰。

他走过许多地方。

他看过许多美丽的风景。

——终于找到了他要恨的人。

于是决定在新西兰玩个大的。

——3月15日,澳大利亚人布伦顿·塔兰,在新西兰赖斯彻特奇市,参与策划并实施了针对于当地的恐怖袭击,致50人死亡。

(03)

新西兰恐怖袭击案发生,举世震惊。

媒体纷纷查询资料,调查被捕的袭击者布伦顿·塔兰所经行之地,并深层次检索塔兰留下的那份长达73页的《自白书》,试图解读他发动恐怖袭击的深层次社会心理

许多文章从社会冲突的角度入手,分析有关不同种族、肤色、信仰及教义的文化成因。

这种解读与调查,已成惯例。

此前所有的社会事件,都是这样解读的。

此后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但这种解读模式,真的真的是不对的!

是瞎扯!

(04)

以外在的文化解释人事件,这种思维隐含着一个大大的前提:

一个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儿,责任一定在别人身上。

老张砍了小李,一定是因为老赵出门时先迈的左脚,又或是小孙出门没戴帽子。

没有人是无辜的,所有人都要为老张砍小李负责。

除了老张自己。

这种思维方式,玄繁奥妙,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儿,却能胡诌上八百页,简单问题复杂化,最适合用来文过饰非混水摸鱼,因而成为潮流。

——但实际上,这不过是低等动的原始思维。

(05)

现在来看布伦顿·塔兰其人。

首先,他是一个人——这是物种标识,把他和猫狗分开。

其次,他是一个男人——这是性别标识,把他和女性区隔开来。

再次,他是一个澳大利亚男人——这是地域标识,把他和生活在其它地方的人,区分开来。

再再次,他是一个澳大利亚白种男子——这是肤色标识,帮助我们更精确的认知

最后定义:他是一个拥有着教义信仰的澳大利亚白种男子——这是他的信仰标识,让我们对他认可的生活方式,一览无余。

性别、地域、肤色、教义,这些不过是一个人的外在特征标识,与人的本质无关。

一条疯狗咬了人,只是因为它是条疯狗。导致它疯狂的是内在因素,不能把责任怪到外在的标识上。

布伦顿·塔兰策划并参与了恐怖袭击,症因在塔兰自己身上。他的性别标识不会因此分摊责任,他的地理标识不会因此分摊责任,他的肤色与信仰,同样也与此无关。

——他杀人,只是他想这么做。

——没有明确的人际冲突,甚至没有明确的袭杀目标。这种情况下的布伦顿·塔兰,只是个杀人犯而已。而公众基于塔兰个人行为之外的任何社会标识讨论,都不过是塔兰本人所策划的一场表演。

他只是想干坏事。

——还要让人拿他当好人!

(06)

很好奇的问一声:假设这个世界,真的按布伦顿·塔兰的要求摆布一下,让他不满的事统统不复存在——那么布伦顿·塔兰是不是就会放下枪呢?

不会的。

有种人你永远无法取悦。

布伦顿·塔兰开枪杀人,只是因为他无法协调自己和自己的关系,无法接受人本身。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善待他,都无法平息他心里的冲天怒火。只是承认自己如此难侍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所以他依循本能行事,把自己的行为归因于外界。这样他就不必谴责自己,而是愤怒的指责世界。

阳明先生说,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对人性的不认同,正是人性的一部分。总会有些人因为无力承受内心的压力,而把攻击的目标转向外界。有些人几乎能在任何事情上展开攻击,性别、身高、身材、口味、地域、肤色与信仰,任何事儿都能成为他们攻击的理由,只因他心中充斥着强烈的攻击欲望。

(07)

尤瓦尔·赫拉利先生的《人类简史》,披露了人类文明的一个秘密:

人类之所以能够战胜其它物种,雄踞于食物链顶端,不是人类比动物更能吃,而是人类大脑进化出了抽象概念,并用这些抽象概念把人类组织起来。

诸如人有男女之分,男和女,就是抽象的概念,专为人类定制打造,离开人类,男女就没意义了。同样的,有关地名,有关肤色,有关教义与信仰,都只是抽象的概念,用来标识这个世界。

抽象概念帮助我们认知世界——但如果,一个人陷入原始思维,就会因这些抽象概念带来认知压力。如果他们的认知不能破局,同时也找不到办法疏理心理压力的话,就会把抽象概念误解为真实,这时候他们就会犯一个错误:把抽象概念带给认知的压力,误以为是真实的人在挑衅他,就会转入攻击模式。

这就是布伦顿·塔兰干出来的事儿。

也是一些与他思维同质的人,对其行为的解读方式。

(08)

什么是原始思维?

第一是攻击性。

如布伦顿·塔兰,他走遍了世界,只为了寻找一个杀人的理由。世间那么多的美好,他视而不见,只因为他心里泯灭了善。

第二是极端化。

人类行为极复杂,从爱到恨,有万千种选择。但原始思维只有鲜明的爱与恨,爱就亲死你,恨就掐死你——极端人格情感表达也极端,根本无法适应正常社会,所以这类人总难免极端选择、极端观念与极端行为。

第三是泛概念化。

原始思维不具事表达能力。当他们叙述一件事情时,会使用大量未加定义的抽象词汇——这种情况,你在网络上经常见到——他们自己不对抽象概念下定义,也不接受任何的定义,这导致了他们永远犯下叙事不清的毛病。但实际上他们根本不是在叙述事情,只是表达攻击欲望。

现代文明社会,是一个庞大的协作体系。如果一个人陷入到原始思维,缺乏协作能力而攻击欲望强烈,自然也就无法适应。这类人的行为难以预测,但对其行为的任何外在解读,都是偏离了本质的。

(09)

如何避免陷入、或识别出身边的原始思维呢?

第一步,把人和环境标识区别开来。

性别、身高,肤色、地域、教育背景及其它文化属性,只是外在识别标志,并不会影响到人的本质。任何用标识定义或解读人性的,必是原始思维。

第二步:看行为

一个澳大利亚人,无缘无故跑新西兰开枪杀人,这本身就是件离谱的事儿。任何偏离这个行为的解释,无论词藻多么华美玄奇,体系架构多么繁复,本质都是原始思维。

第三步:听表述。

正常人说话,都是力图表达清晰明确,便于流畅沟通。原始思维者对抗沟通,一味攻击。他们最常说的话诸如: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怎么不打别人,就打你?你听到这类话时无辞以对,就是因为你正面对的是攻击,而非询问或沟通。

听其言,就能知道对方是不是原始思维。观其行,就知道对方是不是个理性的人。当我们能够识破身边的原始思维,再以明犀的认知,穿透抽象概念构成的虚幻世界,就在很大程度上接近于自由认知境界。

(10)

佛家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意思是说,我们生活在由自己的观念所构成的世界中,会把虚构的概念认以为真,导致自己的行为偏离本质。所以需要求助智慧,求诸认知,让我们的目光,穿透幻象,回到人本身。老子说: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牗,见天道。有智慧的人,无论是身居斗室,还是行遍天下,都不会迷失自我。相反,如布伦顿·塔兰走遍世界,行出弥远,所见愈多,却最终未能走出自己的心,给别人带来悲剧,就是因为他的认知闭塞,停留于原始状态,整个美好的世界都无法取悦他,除非他自己愿意改变。

人一生唯一的敌人,就是不堪的认知。斗不过自己的不堪,将攻击转向外部,这是人性的悲哀与失败。如果说新西兰枪击案真的有什么实际意义,那就是让我们认清自己,暴力与冲突的根源在我们心里,唯有让内心平静,才能得到一个美丽的世界。这个世界始终在这里,始终等待着我们,始终期待着我们的拥抱,与容纳。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2+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

取消收藏
生活方式  思维方式  行为  认知  人格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