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经济学家:EMF不可能及时解决希腊困境

在欧洲,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依然是人们谈论的焦点话题,但重点已经截然不同。对于3月7日,德国提出效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建立EMF机制的建议,经济观察网记者专访了渣打银行欧洲区首席经济学家Christophe Duval-Kieffe。Christophe Duval-Kieffe认为,EMF建立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政治家们的态度,他认为,政治家并不觉得这一计划是必要的而且可行的,同时EMF的建立也不可能及时解决目前希腊面临的财政困境。

Christophe Duval-Kieffe认为,在欧元区国家的妥协下,即便EMF最终真的能够建立,也不可能及时解决目前希腊,或者是其他 “欧洲国家”面临的财政困境。“何况,我们认为政治家并不觉得这一计划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这将是EMF面临的最大挑战。”他说。

Christophe Duval-Kieffe说有理由怀疑,EMF并不能筹集到足够的启动资金,破坏财政纪律,并且这还将涉及到《里斯条约》的更改。他说,互不相助条约最先制定的设想就是虽然共享一个统一的短期利率,但欧元区成员国之间也可以实现信用分化,不会出现系统性的风险希腊债务危机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这一条约的有效性。

《里约》122条规定,只有在自然灾害面前,欧元区国家间才可以相互提供金融援助。所以,Christophe Duval-Kieffe认为,除非EMF的提倡者准备好签署一个新的政治协议,否则,在联盟的范围内援助债务国的可能性是基本上不存在的。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EMF的功能性大打扣,只成为一个在负债国不能进入市场的情况下提供减轻偿付困难的工具。

而对于现在的希腊来说,Christophe Duval-Kieffe认为,即使发债成本较高,但希腊依然可以通过市场筹集债券,所以很难想象,即使是打了折扣的EMF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性。

另外,市场也普遍担心,EMF对于负债国的惩罚机制太过于严厉。包括暂时离开欧元区,不能申请欧盟共同基金,剥夺在联盟当中的行政权力等等,这也将会受到欠发达国家的坚决反对。

相关主题:希腊债务危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
取消收藏
希腊债务危机  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