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38岁浙大学霸跳楼,让我看到中年男人的三幅面孔

  • 作者 | 徐大维
  • 来源 | 公众号|良大师(ID:liang_da_shi)

前两天,有一则扎心的新闻

一位38岁的华人工程师脸书Facebook)总部跳楼身亡。

这名工程师叫陈勤,毕业于浙江大学,是曾经的高考状元,且取得了南加里福尼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硕士

毕业后,陈勤去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硅谷,并加盟脸书(Facebook),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 这一切似乎正在按照既定路线发展。


半年前,陈勤接到一个烂尾项目

他使出浑身解数,几乎天天加班到半夜,想要力挽狂澜。

然而,9月18日在部门会议上,上司认为项目进度过缓,公开批评他,并将他从项目组调离。

据在脸书工作过的人称,如果一个项目没做完就被调走,代表工作能力组织否定。 以后几乎没有被重用的可能,甚至被边缘化,最终被挤出公司......

也许是想要挽回局面,第二天,陈勤到总监办公室与之沟通,但却激烈争吵起来。 半个小时后,陈勤便从脸书总部大楼一跃而下,当场身亡。

有人评论,表示不可理解。

说陈勤比很多人都强,怎么会想不开呢?

然而,同样作为一个中年男人,良叔懂得中年男人的那份独有苦衷。

一次爆发式的自我毁灭,其实是积累的结果。

中年男人,往往有三幅面孔:

遇事隐忍、独自颓废、瞬间崩溃。

它们看似没有关联,却是一个“熵增”的过程。

让中年男人在混沌边缘游走,一不小心就坠入深渊了。

1、遇事隐忍中年男

前段时间,看到朋友圈有个帖子。

两个男同事打架,违反了纪律,领导一生气,下令要么离职,要么两人手牵手站一下午。 两个大老爷们不约而同,都选择了手牵手......


这个帖子,被多人点赞,也被各种调侃。 可是,不知为何,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也许同为中年男,才能体会那种无奈。

在中年这个阶段,由不得你耍半点性子。 你要和你的仇人牵手,你要对讨厌的人笑脸相迎。受了委屈,没地方诉说,只能在角落自己舔伤。

知乎上有人问:

如果男人在年轻时是孙悟空,那么到了中年会变成谁?

有人说变成了猪八戒,比喻中年男人的油腻;
也有人说变成了唐僧,形容中年男人的佛系;
还有人说变成了沙僧,刻画中年男人的发型......
得赞最高的回答是,变成了白龙马。

你脚踏滚滚砂砾,头顶炎炎烈日,只能默默承受。你没有戏份,没有台词,更无人喝彩。 这才是中年男人的真实写照。


大蒋是我的发小,曾经的街头霸王。 十几岁时,手拿一把菜刀,和几个小混混对劈,名噪一时。

后来走了正道,开了个五金店,娶了媳妇,还有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小日子过的美美满满。

一日,大蒋开着小面包车,去接幼儿园的女儿,回来的路上被另一台车追尾。

那个车主,飞扬跋扈,直接给过来理论的大蒋,一记耳光。 大蒋顿时血脉喷张,肾上腺飙升,返回面包车,准备抄家伙。

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看到两个女儿含着泪水看着他,脸上充满了恐惧的表情。 那一刻,大蒋彻底怂了,默默关上了车门......

后来和他吃饭,说到这段时,我问他是什么感受?本以为他要说什么“想当年”之类的话,谁知他却平淡地说: “只要俩妞能好好长大,比啥都强。”

岁月和家庭混合成一剂催产素,让性子乖张的男人变得温顺,所有的暴戾和激情都不复存在。

就像姜文在《狗日的中年》中所说:

“中年是个卖笑的年龄,既要讨得老人欢心,也要做好儿女榜样,还要时刻关注老婆脸色,不停迎合上司心思。
中年为了生计、脸面、房子、车子、票子不停周旋,后来发现激情对中年人是一种浪费。
梦想对于中年是一个牌坊,守得住忠烈,还要做得好婊子。”

2、独自颓废中年男

说起乐观,我一直把大舅哥当成榜样。 他做过几次生意,都以失败告终,欠了一屁股债,老婆留下孩子,跟别人跑了。

但他依然充满“正能量”,尤其在孩子面前。 但凡孩子用了负能量的词,他都要纠正。

按他自己的说法,这叫“具身认知”。 通过正能量的语言和行动,反塑自己的内心。 无论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反正他自己做的挺好。

今年过年,他带着孩子来我家住了几天,确实也给我家带来了不少欢乐。

大舅哥妙语如珠,玩笑扎堆。 我当时还挺羡慕他的这种活法,洒脱啊,什么都不往心里去。

有一天,我和太太带两个孩子去反斗乐园玩,大舅哥说他在家休息,就不去了。 下了楼,我才发现反斗乐园的卡没带,于是回家拿。

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正对着门的客房里,大舅哥靠在床头,满脸的泪水。 为避免尴尬,我只能假装没看到他,拿上卡,就走了。

也许我应该和他聊两句,可这是一种揭露和拆穿。此后,我不确定能否正常面对他乐观的一面。 似乎避免尴尬,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这本就是中年男人共同的苦衷: 台上翩翩,台下凄凄,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大家一边流泪,一边表演。 只不过有人流在脸上,有人流在了心里。

大舅哥总让我想起一张老照片:一个小丑抽烟。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就是下面这张。

▲台下的小丑

这张照片叫《台下的小丑》,是美国著名摄影家布鲁斯·戴维森,在1958年拍摄的。

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一位中年小丑在演出间隙,来不及放下手中的道具,猛抽了几口香烟。

这张照片,将他淡淡的忧伤与疲惫定格。

接下来的事,应该不难预测。 他应该会丢掉烟头,跑入马戏团大棚,面对观众,又一副兴高采烈之态,“哈哈,小朋友们,我又回来了......”

又要登台了,他必须要与几分钟之前的自己,判若两人,忘掉那些悲伤和疲惫,扮演另一个自己。

所有的中年男人,不都这德行吗?

众目睽睽之下,我们扮演各种角色,希望让众人看到,我们上天入地,腾云驾雾,无所不能。 我们把一切光辉,都留在了台上。

可当退回幕后,蜷缩到逼仄的空间,颓废如烂泥,这时才能找到自我。 无论是猛抽两口烟,还是默默两行泪,都是一种独立存在的宣泄。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那么多人开车回家,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

有个高赞回答:

很多时候我也不想下车,因为那是一个分界点:

推开车门你就是柴米油盐、是父亲、是儿子,唯独不是你自己;

在车上,你可以静静,抽根烟,这个躯体属于你自己。

3、瞬间崩溃中年男

前段时间,一位常州的读者,给我发了一个新闻链接,说他们家不远处,有一位保安在小树林上吊自杀。

那保安是位中年男人,说是因为检查身体时发现异常,所以选择了自我了断。

读者问我:“人为什么会想自杀呢? 一定有比他们更难的人,别人不都还照样活着吗?”

如果用这个问题,来追问陈勤的自杀,也许更让人费解。毕竟比他不如的人,不计其数。 那为什么不能选择坚强地活着?

只能说,每个中年男人都有无法承受的东西: 有时千斤压顶,也挺得住; 而有时一页纸、一句话,就足以让他们瞬间崩溃。

对于那位保安,压垮他的也许只是一张轻飘飘的病情诊断书; 而对于陈勤,压垮他的也许是一句无法讲出口的话,“老婆,我可能要失业了......”

吴晓波在《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一文中,曾讲过一个故事。

2000年时,国企改革,两千万工人下岗。 吴晓波到沈阳铁西区,做下岗工人调研。

有一户家庭,夫妻双双下岗,孩子还在读书,就这么熬了几年。

一天,孩子放学回家说,学校要开运动会,老师让大家必须穿运动鞋。 可那时候,他们连吃饭的钱都不够,更别说用钱买鞋了。

吃饭时,妻子开始数落丈夫,说他没钱,没本事,鞋都买不起,跟着他,娘俩只能受苦。

丈夫埋头,一言不发。 吃完饭,丈夫放下碗筷,默默走向阳台,一跃而下。

是的,当一个男人有了家室,便拥有了无限责任。他们可以吞咽任何苦果,却不忍让家人受累。

倘若,苦难降临家庭,他们会无比自责。 有些人甚至会选择自我了断,来避免看到这悲剧的一幕。

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的数据显示: 美国平均每天自杀死亡的人数达121人。 其中93人是男性,且大多数的年龄在45岁到65岁之间。

专家说,他们之中有些人在接受心理治疗时,常常无法毫无保留地陈述病情。 更多人在自杀前,不会表现出任何可疑迹象。

是的,他们都是在一瞬间崩溃,从而走向死亡。

4、鲁伯特之泪

一次我收到某心理学组织的邀请,去做一次情绪管理的分享。

有一个环节是谈中年人的情绪管理。 我让学员用一个动或物品,来形容中年男人。其中一位学员,画了一个眼泪一样的东西。

她说:每个中年男都是一颗“鲁伯特之泪”。 既是最坚硬的东西,也是最脆弱的东西。

我没听过这东西,于是回家上网查了“鲁伯特之泪”。 这是一种像蝌蚪一样的神奇玻璃制品。


“鲁伯特之泪”的头部无比坚硬,能扛住20吨的液压机,甚至可以抵抗子弹。


然而,你只需轻轻钳住它的尾部,它便会瞬间粉碎。


“鲁伯特之泪”坚不可摧,却又脆弱无比。 这两种相互矛盾的性质在它身上完美结合。 这也许就是对中年男人最好的形容。

为此,作为父母、妻子、以及子女的我们,应该去理解、心疼、宽容那个看似无坚不摧的中年男人。

也许,我们都欠他们一句话: “感谢你对家庭的付出,哪怕你是个小丑、怂包,我们依然爱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5+1
取消收藏
自我  情绪管理  具身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