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我激情的3个地方:戈壁、南极、德雷克海峡

作者 / 刘润

前些天的文章《刘润:疫情之下,我建议你认识这三个人》中提到,

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需要冰镐和安全绳才能攀登的岗什卡雪山;

是人类可以徒步登顶的最高峰乞力马扎罗;

是站在那里1秒环游世界、望向哪里都是南的北极点。

还有,还有,那个被英雄故事填满的南极。

就有同学在后台对我说:

润总,注意安全,这些不是旅行,已经是探险了。

特别感谢同学的好意,我这不是自虐,我是把这些活动当做一种训练:训练你的一种明知特别困难,却还是一定要做到的决心。

为什么训练这个?

因为在我们创业过程中,是一个困难接着一个困难,一个没想到接着一个没想到。

竞争中输了一仗,你可以说是因为我们没有原子弹,也可以说我们没有对手残暴,但我们坚守了价值观

但是,但是。

我们创业,我们的工作,不就是在没有原子弹并坚守价值观的情况下,还要成功吗?

所以,你一定要具备这种“即使明知特别困难,也一定要做到”的决心。

你才能挺过去,迎来你的春天。

今天,我就斗胆以我为例,说说这些旅行给我的训练,希望能对你有所启发。

1.戈壁

2009年2月。南京。喜来登酒店

这是我加入微软的第十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白天不断交流,晚上写信回信,到处出差的生活。

像很多公司白领一样,我不清楚我是盼望白天,还是渴望夜晚。

连续更换着酒店,十年如一日。

我来到早餐厅与汪治会和,一起吃早餐。

现在已经无法回忆我们因何聊起了他的戈壁挑战经历。

但是他的一句话,现在仍然历历在目。

他说,

我走完戈壁,掉了三个脚趾甲盖。

我一激灵,来了精神,追问他是怎么掉的。

他就给我讲了他那次戈壁挑战经历,

如何4天走140公里;

如何把卫生巾垫在鞋里;

如何排队让护士挑破大大的水泡;

最终指甲盖又是如何掉落;

......

原来指甲盖是这么掉的。

平常怎么有这么好的机会,戈壁这个地方,得去。

为什么?

4天、140公里,对我来说,完成这个事,还真有点难,值得尝试。

— —

于是,2009年,5月,我走完了戈壁。

这是一次修行,我艰难地走完全程,整个过程稀里哗啦。

而且,很不幸,即使我做了充足的准备,那次活动,我还是受伤了。

为什么受伤?

那是戈壁挑战赛的第2天,沙漠中气候突变,能见度很低,举目无人。

辨别方向只能靠GPS和对讲机,否则有迷路危险。

恰好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女生,没带GPS和对讲机。

她......这胆子也太大了。

我只好陪着她一起走。走着走着,她说走累了。我吓坏了,想,我可真的背不动你啊。

结果她悠悠地说,

要不我们跑两步吧。

啥?走累了就跑两步,这...这能行吗?

见我疑惑,她很耐心给我解释,说跑步、走路用的肌群不一样等等。

说服了我。

于是陪着她,跑跑走走,完成了第二天。

第三天开始我就完全不好了。。。

后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我陪着她跑跑走走的女生,是女子组第一名。。。

没想到,没想到。

真正比徒步能力,我才是那个需要帮助的人。

是不是特别像创业,一个困难接着一个困难,一个没想到接一个没想到。

最后,还好,还好,我拖着一条伤腿,还是完成了那次徒步。

我做到了。

而且是在我有了失误,把难度系数从艰难提升为地狱模式之后。

跨过终点那一瞬间,你就像完全跨出了自己,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醍醐灌顶。

这种训练“自己明知特别困难,还是一定要做到”的活动开启后,就无法停止。

我在清单上划去了戈壁,下一站:南极。

2.南极

2012年,1月10日,我从阿根廷的乌斯怀亚登船,出发去南极。

去完成又一件对我来说很困难,但是逼着自己一定要做到的事。

南极,这个地球最南端的陆地,四季都是冬天,只有寒冷与更寒冷的区别。

这里测到过自然界最冷的温度:零下89.5度。

南极,也是这个世界上风最大的地方。

12级台风是33米/秒。南极有时的风速可以达到100米每秒。

一位日本科学家走出营地喂狗,大风把他吹走,他的尸体最后在4-5公里之外的地方找到。

当我把去南极的想法说给朋友们。

甚至有朋友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你要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

但我还是决定要去。

在网上买了一张去南极的船票。就是这张从阿根廷登船出发的船票。

— —

登船之后,登船的旅客开始互相聊天。

这艘船一共有99个人,来自14个国家

我讲,

我为什么要去南极;

我是如何买票的;

我为了拿到阿根廷的签证,是如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组了一个“一个人的旅行团”;

....

我觉得我已经克服了九九八十一难,算是满离奇的经历了。

但这也只是我觉得。

比如,船上有个来自旧金山(San Francisco)美国小伙。他觉得工作太无聊了,于是决定去旅行。

去哪儿呢?

于是就蒙着眼在地图上随便一指,发现竟然指到是南极。

办法

他就用他的所有积蓄买了一张机票飞到了乌斯怀亚。

全部积蓄只够乌斯怀亚,那怎么办,比办不了签证刺激多了。

他于是又不得不在乌斯怀亚做起他觉得无聊的工作。

慢慢攒钱买船票。

全价票是买不起的,他只能抢“最后一分钟船票”。

什么是“最后一分钟船票”?

就是一艘船,总归有各种原因,有人没赶上乘船,所以就会把这样的票打折,拿出来便宜卖掉。

这个美国小伙,最终抢到了“最后一分钟船票”。

顺便说一句,据说这两年因为去南极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这“最后一分钟船票”价格也很高了。

于是这个美国小伙顺利登船。

然后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很快就跟一个澳大利亚小姑娘走到了一起。

我突然之间觉得这很像某一部电影的场景,于是赶快去检查,是不是有足够的救生艇。

3.德雷克海峡

如果你问坐船去南极的人,最困难的是什么?

很多人估计都会说,那就是穿越德雷克海峡。

如何难?

我们听听他的名字吧:“杀人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死亡走廊”。

还能再艰险些吗?

事先我就充分认识到德雷克海峡的艰险。我不晕飞机,也不晕车,所以估计自己不大会晕船。

但以防万一,还是事先买了一些从日本代购的晕船药,据说效果很好。

如果你问我德雷克什么感觉

天旋地转、五味翻腾。

晕的天旋地转,吐得五味翻腾。

这时,我意识到,我当初所谓“充分认识到的艰险”是远远不够的。

你可能会说,你不是带很厉害的晕船药了嘛。

是的。这个药效绝对没得说。

那为什么还这么晕?

没想到啊没想到,晕船药应该提前吃好。

可怕的德雷克海峡。

吐累了,我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想着那些激励我来南极的英雄。

科特、阿蒙森、沙克尔顿,我们前面文章已经详细介绍过。【点击回顾】

和他们遭遇的相比,晕船算的了什么。

斯科特、阿蒙森的两家创业公司目标直指南极点。

两个团队出发的时间差不多,斯科特团队人数还更多,可最终还是比阿蒙森团队晚到了一个多月。

这意味着,阿蒙森团队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到达南极的团队会被永载史册。

而斯科特团队晚了一个月不但没有了荣耀,也导致回去的路上天气非常差,最终遇难。

他们都是英雄。

大本营团队找到斯科特尸体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有用于科研的岩石标本和各种资料。

这些资料为后来南极地质学的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斯科特,永远消失在了南极。

最后的话

相信你听完这个故事后,可能会有很多感悟。

很多人说是市场环境不好,疫情来了,没法做生意,冬天来了。

但南极对我们来说,哪天不是冬天?

我们创业,不就是在没有原子弹还要坚守价值观的情况下,必须成功吗?

所以,祝你具备这种即使明知特别困难,也一定要做到的决心。

只有,这样你才能挺过去,熬过整个冬天,那你将像阿蒙森团队一样,拥有整个世界的春天。

— —

最后,感谢戈壁、南极、北极、乞力马扎罗、岗什卡雪山等等这些挑战,这些明知对我来说其实特别困难,但我还最终还是完成了的挑战。

谢谢。

这时,有可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会说羡慕我,说自己已经缺少了这种激情。

我想对你说:有时候你会觉得丧失了激情,我知道,那是一个梦想烧尽了。

点燃它,去挑战吧。

加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刘润

作者:刘润,润米咨询创始人,商业类头部公众号《刘润》、50万学员《5分钟商学院》主理人,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国内知名商业顾问。来源:【刘润】微信公众号(ID:runliu-pub),一个洞察商业本质的公众号。

取消收藏
创业  能力  工作  价值观  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