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读小说单兵突进,网文界的哔哩哔哩要诞生了吗?

一直以来,触宝都是我们长期跟踪研究的对象,这个曾经的互联网出海巨头,再到国际国内共同发展的典范,如今又交出了其变化的成绩单,在这份触宝的最新变革中,我们看到了触宝的什么?当疯读小说快速突进的时候,触宝真能成为网文界的哔哩哔哩吗?

一、满分成绩单中的疯读

北京时间2020年8月18日,触宝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未经审计之2020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触宝营收1.3亿美元同比增长236%,超出预期的1.2亿美元;毛利润实现1.2亿美元,经调整后净利润实现454万美元,全球内容系列产品MAU为8350万,较2019年6月的6510万增长28%。在盈利上实现扭亏为盈,其中财报营收主要来源于内容型应用。

面对着全球经济黑天鹅的较大冲击,触宝却呈现出较大的增幅,特别是超过三位数的增长,让很多人都会非吃惊,不过正如同触宝创始人兼董事长张瞰先生表示:“在向内容生态战略转型过程中,我们已达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99%的收入来自丰富的内容系列产品。根据中国移动市场上的专业商业智能服务提供商Quest Mobile数据,我们的核心内容产品'疯读小说'在免费在线文学市场MAU排名第三,这些成果证明了我们在内容生态转型中的稳健性和高效的执行力。”

这样的触宝到底该怎么看?特别是单兵突进的疯读小说到底又在做什么呢?

二、免费阅读的突围战

网络文学作为所有泛娱乐场景中深度最深的场景,一直以来都是各大厂商必争之地。

从网络文学发轫的地方开始就拥有着用户粘性强、市场占有度深的特点,也正是如此很多互联网巨头都盯上了网文这个庞大的市场,我们看到第一代网文巨头用网文的强吸引力变现,在全网还不知道如何盈利的时代建起了付费阅读这个看上去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城堡,付费时代无疑成为了网文的1.0时代。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了单”的免费模式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我们看到一系列移动互联网企业在付费模式上更进一步,用免费+广告的免费模式吸引用户,再通过金币效应实现流量的快速增殖,从而加速积累用户,实现从流量到用户的变现,这种免费贯通流量的模式可谓是网文的2.0时代。

而在当下,疯读深入市场根源带来病毒式裂变。

如今,进入全面的数字经济时代之后,我们看到疯读小说的出现,疯读小说让自己成为了一种堪比病毒的超级木马模式,用免费阅读实现用户的获取,用深度的内容来构筑木马的高边疆,用持续创新内容力来建造护城河,最终实现了在网文读者群的全面心智抢夺,让用户的闲暇时间被占据,甚至从短视频巨头们的虎口中夺下了属于自己的时间,这就是在网文模式内的真正突破。

在这方面疯读小说就像当年的特洛伊木马一样,用免费模式这匹木马成功实现了拿下特洛伊(广大用户)的目的,更像病毒一样,在特洛伊中不断形成属于自己的优势,让用户对小说欲罢不能,形成了真正的强粘性,这在1000万的DAU和每天110分钟的使用时长上可见一斑。

以算法分发为核心完成对网文的精准打击。

对于疯读小说来说,凭着触宝在输入法、在泛内容产品领域的深度积累,利用其强势的算法分发能力,通过自主研发的基于长内容的AI智能推荐引擎,为网文读者和小说内容作出精准匹配,革新了移动阅读的长内容的阅读体验,让用户能够更快速的在海量的长内容中寻找到自己喜欢阅读的作品,降低了用户的阅读的门槛和选择难度。相信所有喜欢网文小说的人都知道书荒的难受程度,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书在哪里,漫长的寻找是几乎所有人的痛点。这这一场从“读者找小说”变成了“小说找读者”的变化可以说是免费阅读的3.0时代进阶。

3.0时代更强调的一点是虽然是免费模式,但在内容上却依旧是其竞争点之一。疯读通过大数据和AI的指导,可以对用户和市场的偏好趋势进行预测,通过大数据分析,了解用户的观看习惯和喜好,能更准确的预测内容趋势,并直接将数据服务于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进而打造更符合大众市场喜闻乐见的内容,助力更多的作者创造爆款。在内容的发展当中,疯读它甚至比观众自身更了解自己的观看习惯。如果你在疯读读的书足够多的话,你会发现疯读小说比你自己更了解你喜欢什么样的小说。

三、疯读小说会成为网文界的哔哩哔哩吗?

据此前QuestMobile报告显示,疯读小说MAU达到2488.18万,已进入免费在线阅读领域Top3,而相比于月活用户来说,最亮眼的无疑是疯读小说的用户使用时长,截止2020年6月,疯读小说读者的平均每日阅读时长超过110分钟。根据国民总时间来进行计算,在每个人每天平均4个小时的闲暇时间之中,疯读的时间占有率已经达到了令人吃惊的接近50%,这样的产品用军中最强的单兵兵王来形容几乎是恰如其分。

看到这样的疯读小说,让人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相比于那些日暮西山、暮气沉沉的网文传统老巨头,疯读小说像足了不断出圈的哔哩哔哩,有一种B站这个小破站的既视感,不断出圈破圈,在市场上乘风破浪,甚至于成为后浪快速来袭,这几乎都是市场对于疯读小说的印象。

而上面提到的算法技术只是破局的一环,而另外一环则是立足的基本之道:内容。

这点疯读小说和B站也很相似。

疯读小说在内容创作上采用的是B站式转型,从最底层的商业逻辑出发,培养了多达1600多位属于自己的“UP主”(作者),疯读的做法是助触宝多年积累的大数据优势,首次运用了C2B共创模式,是以体验为载体,让企业用户共同创造价值

疯读小说像是一台高效的现代化网文机器,根据用户真正的喜好,直接面对用户的需求。一方面,疯读小说通过精密的制作和分发“流水线”加快了读-----作品之间的网文市场运作效率,通过高效分发形成了强商业粘性

另一方面,在数据的指导下,同时疯读展开网文中腰部作者的扶持,通过形成了自己的“UP主”体系,帮助网文作者更好地成为全新的网红,拥有属于自己的爆款,从而真正实现质的提升。

四、疯读一周年,触宝的新角色

说实在,之前触宝有名的产品往往是触宝输入法、触宝电话,或者各种海外市场优势明显的垂直泛内容产品,但是,谁也没想到转型国内国外齐头并进的触宝,会在网文这个赛道上一往直前,甚至把这个传统的老赛道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市场蓝海。而协同网络文学休闲游戏、场景化内容应用三大产品矩阵的触宝,在当下无疑开启了一个新身份:泛娱乐内容生态的破局者。

有了身份之后就看未来成长,我们不妨分析分析疯读小说的商业模式吧。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用硅谷逻辑打造触宝的硬护城河。

拥有了自己的内容让疯读小说真正实现了从网文2.0时代到3.0时代的跨越,在这个内容的时代中,作者已经成为了网文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而在之前的“55断更节”事件中我们看到了传统网文平台的弱点,仅仅是平台服务不仅难以留足作者,更难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内容优势,但是疯读却截然不同,作为一家拥有海外“硅谷式”基因的互联网企业,通过这种特殊的基因把创作者牢牢地形成了与疯读小说的同盟关系。

读小说用自己的智能化服务优势,让创作者和平台实现了真正的人机协同,这样并不是平台仅仅是内容的发布与服务者,更是内容的深度创作参与者,这不仅实现了对读者的强粘性,更实现了对于创作者的强粘性,让疯读小说成为了一个创作者离不开的平台,只有合作才能实现自己的长久发展。

网络文学其实仅仅只是泛娱乐产业的第一步,作为全世界娱乐文化的最底层,网络文学在商业模式上有着近乎无限的可能性,虽然之前的网络文学企业已经在这个方面做过一些探索,但是实际上其中的想象空间其实更大、更远。

当疯读已经彻底地将用户吸引在自身的体系内部的时候,网络文学的潜能将会被无限释放出来,向上网络文学可以作为一切娱乐产品的最底层基因向所有娱乐产品赋能,无论是在版权上集结成书出版,还是在IP领域打造属于自己的IP商业化赋能,从影视作品、娱乐作品、音乐作品,还是形成周边商品,乃至于成为一种亚文化符号都有着巨大的可能性,甚至于形成属于企业的全业态盈利模式,这将有可能进一步超越仅有的免费流量+广告的简单模式,从而实现了网络文学真正的产业升级

触宝作为一家拥有海外互联网优势基因的企业,经过多年在大数据领域的沉淀已经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优势,而孵化出疯读无疑是其大数据优势的一种明显体现,未来,触宝在泛内容领域的竞争力一定会进一步提升,其护城河一定会更加巩固,这样的触宝你看懂了吗?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