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汤圆之王”,年销60亿,74岁二次创业,77岁为民企发声!

陈泽民,三全食品创始人、万江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州地美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他发明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50岁才下海,蹬三轮创业,用了20多年时间,做到靠一颗颗小小的汤圆一年进账60亿元。

74岁时,陈泽民开启了二次创业,只为圆年轻时的一个梦。

乔布斯有句很知名的话:“你必须相信,那些点点滴滴,会在你未来的生命里,以某种方式串联起来。”

对陈泽民来说,命运虽颠沛流离,阴差阳错,但永远不能击倒一个人心中永不磨灭的企业家精神。以下,Enjoy:

作者:正和岛
来源:管理的常识(ID:Guanlidechangshi)

01、拉一个坡两分钱,能买一个鸡蛋

1942年,陈泽民出生在重庆。父亲是江阴要塞国民党军队参谋长,带领7000多士兵起义投身革命,后来父亲被贴上“国民党安插在解放军里的反革命”“历史反革命分子”等标签,就地劳动改造,下放到偃师修水库、修渠,没有一分钱工资。这给整个家庭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

这时,陈泽民已上初中了。母亲在北窑回民小学教书,一个月工资30多块钱。他还有两个弟弟,一家五口人,生活十分困难。

作为三个孩子中的老大,陈泽民要想办法挣点钱,贴补家里。

放学后,陈泽民就背着书包、带着工具去给农民理发。农村人对发型没什么要求,比较简单。理一次发,赚两分钱。

那时他还戴着红领巾,因为营养不良,个子很小,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得到。

后来陈泽民又去洛阳小北门火车站拉坡,火车站在一个高土坡上,货物要用架子车拉上去。他找了一根绳子和铁钩,拉一个坡两分钱,刚好能够买一个鸡蛋。这样,一天能赚一两毛钱。

再后来,陈泽民组织学校生活困难的同学,放学后一起去工厂、机关、车站、建筑工地找零活干。

一些人很配合,说爱祖国、爱劳动,勤工俭学好,就给一些搞卫生、装车、卸车的零活干。

还有一些人,冷眼相看:“不好好上学,跑出来干什么?!”

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各种人,陈泽民都遇到了,有同情的、赞扬的、批评的,还有冷言冷语的。

他的目标就是为了挣点钱,帮助家里渡过难关,必须经得起风言风语,经得起各种挖苦,这样才能锻炼意志力,才能适应环境。

“一些怪话无所谓,我靠自己的双手劳动挣钱,有什么可指责的?”

现在回想,陈泽民觉得少年时期经历的生活磨难,也是一种财富

为了生存,还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天无绝人之路,你要凭自己的本事吃饭。

02、你的真诚,命运会多一分回馈你

勤工俭学中,陈泽民酷爱上了无线电技术,整夜整夜地不睡觉,绕线圈、焊电路、锯木头、上油漆,爬到高高的树上去测试信号,组装成功了矿石收音机、电子管收音机,还做了个万能车床模型被拿到北京市少年宫去展览。

后来,他又热衷于半导体发电、温差发电、海潮发电等,曾给一些科幻杂志投过稿。这些对技术的热情,也来自父亲的经历和鼓励。

在偃师改造的那10年里,父亲在农村修水库、水渠时,搞了一些技术革新,发明了一些小工具,发挥了专业知识,得到了群众的尊重。

他当时告诫陈泽民说:“你以后要靠技术吃饭,要当工程师,多搞发明创造,不要参与政治。”

后来,陈泽民大学报考了航海和无线电专业,结果却被分配到了医学院学医。因为当时他们觉得,无线电牵扯着国家机密,他的父亲是“反革命”,有可能会里通外国。

命运总是阴差阳错。而后来,陈泽民却也算是“因祸得福”。

1965年,陈泽民从河南新乡医学院(原来的豫北医专)毕业,支援三线,去四川的深山老林里,建设战备医院。一去就是15年。

其间,一场文化运动爆发了,在四川、重庆等地,枪炮、军舰、坦克、机关枪都用上了。保皇派、造反派天天打来打去。

因为陈泽民出身不好,有自知之明,没有参加任何派,老老实实地钻研业务,很快就成了外科专家,深受当地老百姓的欢迎。

“当时因为我不参加各派,有人说我是“逍遥派”,说我走“白专道路”。

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救死扶伤,所有的病人,我不分派别,一视同仁。“

后来,因为陈泽民的爱人得了癌症,需要回郑州做两次手术,就申请调到郑州市第五人民医院。

当时第五人民医院正准备开展新的介入手术,需要既有外科知识又有放射科知识的医生。医院觉得陈泽民搞外科10多年,又懂电器,就让他去。

到了第五人民医院后,他很快就显出与众不同的地方。

同事们的电视坏了,他都热情地帮忙修理。

有一次,一个电工买的二手进口电视坏了,没有说明书和图纸,拿给他修,他几天不睡觉,最后硬是修好了。虽然费时费力又花钱,但他觉得很有成就感。

医院一台几十万元的X光机,因为战备时放在窑洞里,发大水时被淹生锈了,拿到北京医疗器械厂都没法修理,只能报废。

陈泽民觉得把它当成一堆废铁太可惜了,就利用几个周末的时间,把它拆了重新布线,打磨、耐高压处理,最后不但把X光机修好了,还改装成了郑州第一台对讲X光隔室电视透视机,遥控自动操作,医生不“吃”射线,病人少“吃”射线,还省钱。

这些经历,为陈泽民日后下海创业发明、改造设备,打下了基础。

后来,五院为了增加床位,在郊区建了一个分院,距离市里几公里路,有的人不愿意去。陈泽民自告奋勇要求去:

“我说那不比深山老林好多了吗,几公里的路对我来说不算困难。我愿意吃苦,别人不愿意干的重活、累活,我都愿意去干。”

年轻时的陈泽民

陈泽民去了之后,一兼两职,既管放射科又管外科。病人骨折了,来放射科,本来只需出份报告就行了,但他还会给病人打上石膏固定,处理好再送回病房。

“自己有多大能力,就要办多少事,不要推卸责任。我能处理的就在我这里处理,减少别人的痛苦。”

正因为陈泽民能解决疑难问题,又任劳任怨,医院每次涨工资都有他的份。再加上他群众口碑好,很快,就被提拔为郑州第二人民医院的副院长。

那是1984年的夏天。

03、50岁蹬三轮下海,“冰天雪地,车翻了!身后悬崖百丈”

回头看,陈泽民的前半生命运虽然坎坷,却总在阴差阳错间成就些什么。

在四川的十几年里,他跟当地百姓学会了做汤圆。过年时,他把自己磨出来的汤圆,分给亲戚、邻居品尝,都赞不绝口。

那时候北方街上还没有卖汤圆的,陈泽民想,如果能把汤圆变成商品,可以随时吃到该多好。

但汤圆都是现做现卖的,不好保存。而陈泽民在医院工作,接触过低温技术

经过对制冷设备的研究,1989年,中国第一个速冻汤圆研发出来了,陈泽民申请了速冻汤圆的生产方法发明专利和速冻汤圆的外形包装实用新型专利

1990年,电视剧《凌汤圆》热播,陈泽民给速冻汤圆起名为“凌汤圆”,注册了“凌”“三全”“三全凌”商标

为了打开市场,下班后,陈泽民蹬着三轮,拉着燃气灶和锅碗瓢盆,去副食品商店,现场煮给人家品尝。汤圆煮熟了白白胖胖的,又香又甜,很快就在郑州风靡起来。

那时候,政策还不够开放,虽然他的产品好,但拿到大商场里,经理一问:你们是国营的吗?是集体单位吗?他说自己是个体户,人家就不要了。

当时的个体户,在人们印象中是“投机倒把、倒买倒卖”的代名词。

为了打开市场,陈泽民用乒乓球做了一袋袋汤圆模型,背着挎包,从郑州坐火车到北京,去西单菜市场、崇文门菜市场,推销他新发明的产品。

“他们拿出来左看右看:’红双喜?!你是卖乒乓球的吗?‘

我说:’不是,我卖速冻汤圆,10多个小时的路,速冻汤圆不好带。‘”

听完陈泽民的介绍,有人答应先进2吨卖卖看。他坚持这2吨不要钱,卖好了以后,如果要进第二批货,再把这2吨的钱给他。

他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心想:你们卖了第一批之后,就离不开我了。

果然,对方很快就打电话说:“赶快再送10吨过来!”

陈泽民卖给他们2.5元一袋,一开始他们卖3元,后来卖到了4元。几乎对半赚,生意好得不得了。尤其是北京那些曾经在南方待过的老干部,对汤圆很怀念。

市场打开了,陈泽民又花4000元买了辆二手面包车,把后座拆了,装上冰箱,带上锅碗瓢盆,走向全国各地。

有一年春节前,单位快放假了,陈泽民开着面包车,“咣当咣当”地往沈阳走。

那辆破面包车最快40千米/小时,而且还总坏,再加上汽质量不好,化油器经常堵,一堵车就熄火了。他把火花塞卸了,到路边饭店里的煤火上去烤,走一路,修一路。

陈泽民,开着面包车去送货

晚上的时候,不得不住路边的旅店,10元一晚,陈泽民跟老板讲“我有个条件,我车上有冰箱,你得给我通上电我才住。“老板答应了他。

第二天,天不亮陈泽民又得往前开,因为40千米/小时太慢了。

经过锦州的黑山县时,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山路上铺满了厚厚的积雪。突然前面来了一辆大货车,为了让路,陈泽民一个急刹车,车翻了。起来一看,下面就是百丈悬崖峭壁。

幸好,差那么一点点,车没有翻下悬崖。

陈泽民叫来当地六七个农民帮忙把车子扶起来。还好汽车还能发动,但挡风玻璃全没了。

他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就一人送一袋汤圆,教他们怎么煮。农民觉得很稀罕,拿着汤圆走了。陈泽民于是冒着大雪继续往沈阳去。

04、“别人说我不会做生意,我却做到了最后”

等出了大山,到了沈阳郊区,陈泽民眉毛都结冰了,手也冻僵了,赶紧去路边店里暖和暖和。

暖和过来后,他就翻开黄页电话本,找水产公司、蔬菜公司、肉联厂的经理。给他们打电话说:

“我是郑州来的,我新发明的速冻汤圆,在郑州和北京都卖疯了,你们轻轻松松就能赚钱。我现在在沈阳一个旅店里,要招代理商,希望开一个品尝会,你们先了解一下。”

东北人一看,稀罕得不得了。

最后,陈泽民选了三个代理:肉联厂的王厂长、蔬菜公司的杨经理和水产公司的孙经理。

跟在北京一样,他先给2吨不要钱,等第二次要货的时候,再把上一次的钱付清。

结果沈阳人买东西更大方,不是一袋袋买,而是一箱一箱往家里抱。他们不需要冷库,放在院子里就行,汤圆最贵卖到了8元一袋。

因为生意好,郑州一下子涌现出38家工厂,都生产速冻汤圆。

虽然陈泽民申请了专利,但技术门槛很低,产能也跟不上,满足不了社会巨大需求,打官司得不偿失,他便放弃了同行对侵害自己专利的追究。

而且那时候,海外的速冻食品工业更先进,正大举进入中国,陈泽民想不如和本土同胞齐心协力,把市场做大。苦练内功,永远保持领先的位置。

因为陈泽民是搞技术出身,就总想着怎么能让产品质量更好、口感更好、更安全,选料都是选最好的原料,比如从开始就用5000元一吨的泰国进口糯米粉,而不用市场上3000元一吨的普通糯米粉。

有一次,外地一个代理商,冷库停电了,200箱产品都报废了,陈泽民就拿新产品给他免费换。于是,很多人说他不会算账,不是做商人的料。他们觉得,停电了不是我的责任,没有理由承担这个损失。

其实,陈泽民是从保护“三全”品牌角度着想。冷库停电,产品压扁了、裂缝了、发黑了,还拿出去卖,这不是砸自己的牌子吗?

他宁愿吃亏,也不愿让“四不像的、乱七八糟的”产品出去继续卖。他像爱护生命一样,珍视品牌。

十几年下来,那么多会算账的企业,一个一个都死掉了,陈泽民反而活下来了。 “我越不想赚钱,越赚钱,我是最不会做生意的人,最后我的生意做得最好。因为我把精力和脑筋,都放在了产品上。”

如今,三全有七八百种产品,是中国最大的速冻食品企业,占了全国近1/3的市场份额

河南是速冻食品发源地和生产基地,如今河南食品工业产值1万多亿元,是河南的支柱产业,直接带动了“三农”问题的解决。

2018年,三全营收将近60亿元,纳税5亿元。在三全原料基地,花生、芝麻、蔬菜、糯米等配套产业,间接带动了40万农民就业,直接安排了2万人就业,上下游带动了4600家中小微企业发展。

三全集团上市

05、74岁,用20多年卖汤圆的钱,重拾旧梦

2016年,陈泽民74岁,公司已交给年轻人管理,自己开始二次创业

工业发展的需要,每年烧30多亿吨煤,造成了严重的空气污染,人人深受其害。陈泽民想寻找一种清洁能源,来代替煤和石油

他高中考大学时,最感兴趣的课题就是温差发电,所以二次创业是“不忘初心,重拾旧梦”。

最好的清洁能源就是地热。太阳能风能都会受天气的影响,唯独地热365天24小时稳定供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陈泽民去西藏考察,在海拔4800米的高山上,年轻人都受不了高原反应,他看到石头缝里冒出的蒸汽,兴奋得不得了。

他走遍了全球好多地方,了解到现在有50多个国家使用地热,其中有27个国家在大力利用地热发电。中国地热的直接利用已经是全球第一,但是地热发电还很少。因为投资周期长、风险大,所以很少有人去冒这种风险。

为了这个项目,陈泽民用老两口20多年卖汤圆的钱来做科学实验,成立了地美特公司。

虽然有风险,一旦失败,几十年赚的钱就全打水漂了,但他不怕失败。创业不就是要敢于冒险、敢于尝试、敢于创新、敢于拼搏吗?

在云南瑞丽,用自有的核心技术和设备,1.2兆瓦的第一个地热发电实验电站,终于在2017年7月5日成功运行发电了。

从立项、选址、勘探、打井、完井、安装设备、调试、并网发电,仅仅用了7个多月。用时是国外的1/10,成本是国外的1/2,地美特地热发电集装箱,大大提高了地热发电效率,使中国地热发电产业进入新的里程碑。

如今,万江新能源集团率先利用“地热+数字化”解决城市清洁智能供暖问题,又取得重大突破。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我们就是要练好内功,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才能干出业绩。”陈泽民说。

06、77岁,给中央写了一封公开信

这些年做企业下来,陈泽民遇到不少风吹浪打。

送货的路上,遇到过车匪路霸,遇到过不讲诚信、坑蒙拐骗的人,货卸下来了,钱却不给……创业的辛酸苦辣,陈泽民都经历过。他知道,企业最难的时候,就是刚刚起步的时候。

几十年下来,陈泽民也能感受到社会对于民营企业,从歧视到逐渐认可,再到一视同仁。

他三次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每次在会上提出的问题,都是替中小企业呼吁,因为他知道中小企业最需要帮助、最需要扶持。只有中小企业搞好了,若干年后,才能从中长出“参天大树”和“航空母舰”。

2018年,陈泽民给中央写了一封公开信,说:

“一些地方减税,结果越减负担越重。

目前中小企业已经面临“三山”“三门”“三荒”“两高”“一低”“四难”的困境,间接导致我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3年、大企业平均寿命8年。

税制改革刻不容缓,如果中小企业因税赋增加而出现倒闭潮,后果将十分严重。”

这时候,陈泽民忘记了父亲对自己的告诫,大胆向中央提建议。但如今,时代不一样了。该说的话都说了,不但没有挨整,2019改革开放40年时,他还入选了“改革先锋”100人名单。

这说明中国在新的时期、新的阶段,需要发扬这种敢冒险、敢创新、敢说真话的精神。

“我都快80岁了,还有什么要为个人所求的?

我想说,企业家精神不是投机取巧,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整个国家,为了整个民族。

这种正能量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国家才会越来越好。”

关于作者:正和岛,中国商界高端人脉深度社交平台,企业家与企业家互学互助、共建共享的创新型学习平台。编自《N种可能》,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华章管理

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经管图书品牌。聆听大师的声音,追随智者的脚步。华章作为卓越思想的传播者,愿为你提供更全面、更优质的阅读服务。微信公众号:华章管理(ID:hzbook_gl),微博:华章经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