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暴雷,穷人想要有幸福感怎么那么难

文 | 雾满拦江

(01)

蛋壳公寓事件,可以说愈演愈烈了。

停电,停水,随时可能无家可归,据说这是如今蛋壳公寓数十万租户面临的困境。

大多是没有家庭支持的年轻人。

让我想起韩剧《他人就是地狱》:

演一个极正常的年轻人,从乡下来到首尔谋生。

打工先要租房。他的钱太少,只能找最便宜的来租,最后找到了一个极怪的地方。

房间阴气森森,住客面目诡异,房东满脸阴笑,租户无故失踪——这个地方,是伙杀人狂的巢穴,变态杀手聚在年轻人门前,琢磨着用什么办法弄死他。

年轻人吓惨了,求老板提前预支了工钱,想要换房逃离。

当他逃奔到门口,接到家里电话

妈咪打来的。

儿子呀,发达了吧?大城市的钱就是好赚啊,赶紧给家里打钱吧,你哥哥的精神病又犯了,得马上交住院费。

完!

年轻人回看恐怖食人魔窟,再看看手机,把那点钱转账给了家里。

于是他被困在这里,再也逃不出去了。

这部韩剧告诉我们,世上最大的恶,就是贫穷。

贫穷不仅剥夺人的幸福感,更残酷的剥夺了人的理性选择。

(02)

网上有个极乐观的年轻人,很活跃的组织各种线下活动

网友称他是个没有廉耻的人,一个把灵魂卖给牛魔王的人。

但熟悉他的人,并不觉得这孩子有什么不妥。

因为这个孩子,真是太难了,他孤身一人闯荡大城市,背负着一个巨怪奇的家庭。家里人,从父亲母亲,到叔叔姑妈,每天排着队的要求他转账打钱,他每天的生活费用不算,单只是这些支出就很吓人,父亲200母亲200,叔叔100姑姑100,再加上弟弟入读妹妹庆生,每个月都不会少于2万块。

感觉家里人拿他当大老板了。

其实不是,他的父母亲戚都在小地方,小地方没有资本,再怎么折腾也无法赚到钱。他也尝试过“争取自由和独立”,不给家里输血,每逢这情况家人必然会有一场大病,垂死惊坐起那种,那时候他的开销就会是个天文数字,还不如像这样细水长流,钝刀子割人不觉疼,挺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所以这个孩子,一个不少的趟过这段时间所有的雷,小黄车P吐P,你听说过或是没听说过的雷,他都趟过。不是他喜欢趟雷,他就如韩剧《他人就是地狱》中的男主角一样,被困在一种超贫穷状态中。贫穷最多只是没钱,超贫穷是没钱而你还需要巨额的支出。而且这种状况,孩子还不敢对人说,贫穷好歹还可以努力改变,但背负着一个巨大的贫困家庭黑洞,让年轻人连恋爱都不敢谈。

(03)

发达国家,有许多流浪汉。

也不是生来就流浪,许多人甚至曾有过中产的荣光。但要命的是,他们的经济状况始终呈现走钢丝态势,收入与房基本上相抵,一旦遭遇经济波动,比如疫情什么的,家庭经济立即破产房子银行没收,夫妻离婚,男人不肯放弃再经几次打拼,直至所有资源耗尽,终于听天由命去睡马路。此后再染上类似吸毒的恶习,这辈子就以马路为家了。

寻找让这些失败者咸鱼番生的路数,研究学者发现:

第一个,社会服务体系是排斥穷人的。

马云向你200块,你一秒也不会犹豫。

隔壁老王向你借200块,你会犹豫大半年。

对门老李生意破产,向你借200块,你立即拒绝。不是你心肠冷硬,而是你知道,借马云200肯定会连本带利还回来,你只希望马云借到更多。隔壁老王正常态势下,不能确定这钱会不会归还,所以你犹豫。对门老李破产,这钱肯定不会归还。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你的血汗所凝结,当然不会让钱打水飘。

社会也是这样,银行更是如此。越有钱,越容易贷到钱。没有钱,留给穷人的只有高利贷,这就是穷人总会栽在高利贷泥坑里的原因。

第二个,穷人不是孤立现象,往往拥有“雄厚的”贫困资源。

影视剧中,穷人都有几个富亲戚。但现实中,穷人的亲戚无一例外全是穷人,而且多是贫病交加那种。

富裕是有感召力的,一个地方出现一个会做生意的人,街坊邻居就会纷纷效仿。但有些地方没有出现这种标杆,于是大家就穷成了一堆。总之贫穷是一种社会现象,很难将其归咎于个人因素。

第三个,穷人的抗风险能力太差。

发达国家中的破产家庭,其内在经济结构,一定是叠罗汉式的,保持着一种极微妙的平衡,经不起外力刮擦。能从经济风潮中破围而出的,家庭经济结构一定是复式的,有几个独立经济单元,纵然受创,仍有机会休养生息,卷土重来

所以,专业人士给穷人开出几个方剂,试图从底层入手,改变穷人的命运。

(04)

第一个,穷人的认知,一定要上来。

穷人要逆袭,唯一能靠的只有智力高智商是打通阶层隔阂的通行证,是穷人最后的希望。

智商不是恒定不变的,就跟武艺一样,越用越灵光,越用越出神入化。逆袭者都有个脑力过人的特点,而停滞于固定社会阶层的,多数都呈现大脑锈死状态。

第二个,穷人要逆袭,一定要付出点什么。

韩剧《他人就是地狱》中的男主角,其实是有办法逃出杀人魔窟的。只要他“投入工作,以公司为家”,就可以加班之名,住在公司,逃过风险。但剧情中他特讨厌上班,更不肯接受加班,宁肯与杀人团伙为伍,也不愿意在公司呆一秒钟,这就没办法了。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得到些什么,就必须付出些什么。想要跨越阶层还没有付出意识,这是一些人无法战胜命运的因由。

最后,我们要批判一种旨在于改变命运的社会技术

什么叫社会技术?

为什么要批判它呢?

前面说的那个每个月要给家里转账2万的年轻人,前段时间,有家规模企业,一次性的裁掉了几个事业部,好多员工扫地出门。这个年轻人怒了,登高一呼,组织各种维权饭局,帮助被裁员工讨还公道,饭局吃了好多顿,才有人醒过神来:咦,这货是谁呀?他每次收的饭钱都有点高,可他根本不是公司员工,是来赚咱们钱的。

当大家发现这点时,这货早已转战跨性别战场,正组织各地的跨性别者维权,当然餐费他还是会多收点。

虽然发现他是个“骗子”,但大家还是决定起诉他,因为很多情况下,确实需要这么个社会组织者,需要这么个人,来为大家提供社会服务技术。

这就是我们要批判的社会技术,之所以批判它,是因为这个东西……呃,不符合我们纯正的价值观,我们奉行的永远是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做老实事。如这个年轻人,他可能会通过这种社会技术,为他家里赚到钱,也为自己赢得残喘机会,但这种路数不正统,更难以持久。若没有强大的道德力量约束,搞不好这孩子会走到邪路上去。人穷不可怕,再穷无非讨饭,不死总能出头,但如果错误的走上邪路,那就得不偿失了。对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