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注定无法财务自由?

文 / 王世民
深圳尔雅总裁 | YouCore创始人
著有《思维力》《学习力》《个体赋能》

前言

这几年宣扬财务自由的风头很盛。

理财课的会宣扬自己如何在30岁就通过投资实现了财务自由。

创业导师的会宣扬自己如何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创业成功实现了财务自由。

《财务自由之路》《富爸爸穷爸爸》之类宣扬财务自由的书更是畅销全球。

那财务自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会这么吸引人?我们到底应不应该或者能不能追逐到真正的财务自由?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彻底地厘清这些问题。

01、财务自由的本质

我先抛一个结论:财务自由的本质是剥削

你先别急着反驳,看完后面的内容再批斗我也不迟(假如你觉得有必要的话)。

百度百科对财务自由的定义是: 人无需为生活开销而努力为钱工作的状态。

简单地说,一个人的资产产生的被动收入至少要等于或超过他的日常开支

2021年3月31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1胡润财富自由门槛》更是直接,简单粗暴地给出了一二三线城市财务自由的具体金额。

一线城市为例,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是人民币1900万元,中级财富自由门槛是6500万元,高级财富自由门槛是人民币1.9亿元。

无论是百度百科的定义,还是胡润研究院给出的具体金额,背后都代表了一个意思:不劳动的情况下,已有资产的财产性收入会高于所需的支出

但不劳动的话,人类财富就不会增长。

人类财富的产生和增长只能依靠劳动(资本社会财富增长的推动也是通过对劳动的促进实现的),因此当一个人放弃劳动,仅靠资本增殖来维持生活,他就已经处于剥削别人的状态了。

因为他的收入只能来自于别人的劳动付出或者对别人钱财的剥夺,尤其处于胡润财富自由门槛所定义的优渥生活时剥削程度更高。

为了帮你更好地理解这个剥削是如何产生的,我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你设想下,假如一个超简单的社会里只有两个人,张财和李工,每人每年的生活支出都是1万元。

现在这个超简单的社会总共有10万元的财富,这10万元都在张财的身上,李工身无分文。

张财发现,他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将这10万元存起来,每年就可以给他带来1万的回报,这时他已经进入财务自由的状态了。

而李工没有任何财产性收入,只能通过钱购买劳动工具生产物资每天劳作赚钱,正好一年忙到头收支相抵,到年底还是身无分文。

在这个简单的例子里,你觉得张财的1万元财产性收入回报是从哪儿来的呢?

是不是李工劳动创造了2万元财富,1万元自己生活开支,还有1万元给张财作为开支了?

张财每年1万元的财产性收入就是通过剥削李工的劳动付出实现的。

剥削这个词也许感情色彩太强烈,我们可以换一个更平缓的词语食利阶层(Rentier),一个进入我们所谓财务自由状态的人,至少属于食利阶层(Rentier)。

食利跟财务自由一样,听起来似乎人畜无害,只是一种个人财富获取的方式而已。

我举例中的张财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假如没有我的资本,李工想劳动都没有工具。

确实,资本是现代社会财富增长所不可或缺的要素,因为资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劳动生产率(但超过一定的程度后资本又会阻碍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为简单起见本文咱们暂不讨论)。

但在一个社会里,食利阶层(也就是财务自由的人)多了后就会给社会带来三大危害:

1、好逸恶劳的风气

2、社会道德的滑坡

3、社会阶层的固化

02、危害一:好逸恶劳的风气

处于财务自由或食利阶层的人,消费为主的心理会替代生产为主的心理。

很多鼓吹财务自由的文章都会说,财务自由后就不用为钱而工作了,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

但这些“真正喜欢做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呢?

我专门查询了各种“财务自由后你想做什么”的回答,出现频率最高的是下面的这些回答: 买各种奢侈的非必需品(比如买一辆奔驰S系列的车、买很贵的天文望远镜等)

买各种豪宅(比如买汤臣一品、买深圳湾一号、买山顶别墅等)

旅游、带着父母全球转转

每天养花遛狗、搓麻将等各种玩

反正都是各种消费、休闲和娱乐活动,没有看到任何有创造性的兴趣爱好(比如创作一副流世的画作等),更没有看到任何生产性的活动(比如认真钻研某个技术、造出新时代的交通工具等)。

由此可见,财务自由后人也不会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而是更有可能去做享受的事。

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的人,压根无所谓财务自由还是不自由,因为没钱就靠做这件事赚钱,有钱了还是靠做这件事给自己的人生找到意义。

“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只是追求财务自由的人给自己裹的一张遮羞布而已。

人对财务自由的追求其实是人好逸恶劳欲望的一种投射,所以我们对财务自由的状态才会这么趋之若鹜。

因此,一个过度鼓吹财务自由的社会,必然会形成好逸恶劳的风气,你觉得这样的社会有未来吗?

03、危害二:社会道德的滑坡

赌博是不是不好?多少人因为嗜赌弄得家破人亡,最夸张的是金立手机老板在塞班岛参与赌博输了近100亿,将好好的一家公司给输倒闭了。但光澳门一个地方在香港的博彩上市公司就有12家。

游戏对青少年的毒害人所皆知,可谓是现代鸦片,父母为了防范小孩游戏上瘾,那是殚精竭虑,但是世界各地的游戏上市公司不计其数,而且绝大多数的市值表现都很不错,因为很赚钱。

一家做盲盒的企业,主要收入靠类似于隐形彩票的模式来收割少不更事的中小学生,但这样的企业上市后市值可以超过1000亿港币(对比一下,年产汽车200多万辆的广汽集团港股市值是729亿港币)。

股市原本是为了给生产型企业提供更便宜的融资以促进生产而诞生的,赌博、游戏、盲盒这些企业跟生产毫不相干,而且人人都知道其有害人的特性,但资本却趋之如骛,而且给出了更高的市值和估值。

这是为什么呢?

申万宏源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在点评辣条企业卫龙上市时讲出了一句大实话:

“资本跟着钱走,若要求资本发挥道德作用,坚决不投有害消费者身体健康的食品资本市场客观上没有这方面的义务。”

我们实现财务自由所需的被动收入主要就来自于资本的收益,如果整个社会都更看重资本收益而贬低劳动收入,那么社会道德还会进一步滑坡:

1)有钱的会比有道德的更占据社会舆论的主导权。

2)企业的股价表现会跟企业的实际社会价值进一步悖离,越无良的企业市值越高(利用人性中的堕落面赚钱永远比做大社会财富蛋糕更容易)。

3)股市会进一步沦为纯粹的资本游戏而不是对社会生产的融资促进。

我们国家现在提倡经济要“脱虚向实”,美国在号召“制造业回流”,北京开始限制资本在教培行业的无序扩张,深圳允许技术入股而且鼓励技术比资本占更高的股比,都是在对目前这种社会逆流的纠正。

04、危害三:社会阶层的固化

也许前两种社会危害(好逸恶劳的社会风气、社会道德的滑坡)你不是很在意,但财务自由带来的社会阶层固化的危害我相信你一定会在意。

因为你对这个危害的切身感知会更强烈,特别是你还没买房的情况下。

咱们举一线城市房产为例。 假如你10年前花150万买了一套100平的房子,那么现在这套房子大约可以卖1000万~1500万。扣掉你还成本后,这套房子给你带来的被动收入在800万~1300万,年均收入80万~130万。

假如你当时买了两套的话,那就是2000万~3000万资产,年均收入160~260万,已经达到胡润定义的一线城市入门级财务自由的门槛了。

如果是有心通过买房实现财富增值的人,在过去这个十年里积累的被动收入更多。

上面这样的人通过食利得到的被动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他们自身的劳动收入了。

如果你不是上面的既得利益者的话,请问你能接受这样的财富分配吗?

如果我们对财务自由的追求采取放纵的态度,比如继续对房价不加以控制,不考虑房产税这些可能的措施,甚至采取鼓励的态度的话,这种拉大贫富分化的财富分配方式还会进一步加剧。

因为既有财产多的人会得到更多的被动性收入,而且增长幅度会远远大于劳动性收入增加的幅度。

表面上所有人的收入似乎都增加了,但主要依靠财产性收入的人从社会财富这个大蛋糕里挖走的比重却越来越大。

这次覆盖全球的新冠疫情就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观察机会。

2021年4月6日,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了第35期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榜单。 数据显示,尽管全球仍处于新冠疫情肆虐、经济低迷的处境之中,但全球富豪的总财富在过去一年增长8万亿美元以上,从2020年3月的5万亿美元上升到2021年3月的13.1万亿美元。

2020年3月到2021年3月这一年间,全球经济负增长,也就是社会财富是减少的,但全球富豪们的财富逆势增长了162%,在社会财富中所占比例进一步提高了。

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其名作《21世纪资本论》中就尖锐地指出: 由于资本回报率倾向于高于经济增长率….我们正在倒退回“承袭制资本主义”的年代。

在这样的制度下,经济的制高点不仅由财富决定,还由继承的财富决定,因而出身要比后天的努力和才能更重要…最富有的那批人不是因为劳动创造了财富,只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富有。

一句话:人生而不平等。

根据托马斯·皮凯蒂的测算,假如一个社会里资本收入比重超过国民收入的50%的话,资本会吞噬社会绝大部分收入,财富高度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全国顶层0.1%的人掌握了20%的财富,1%的人掌握了60%的财富,10%的人掌握了90%的财富,底层的50%人口财富几乎为零。

社会将出现依靠丰厚遗产过着优雅奢靡的食利阶层,而依靠高智商、高学历和勤奋工作上升到上流社会的机会等于零,因为资本根本不给劳动和勤奋机会。

食利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高了后,不会出现我们期待的人人都可以靠吃利息过上幸福的生活。

相反地,财富会更高度集中,没有人会再想通过自身才华和勤奋获得成功的机会,获取遗产或馈赠进入食利阶层将成为人人向往的梦想。

法国作家巴尔扎克于1835年出版的《高老头》,就生动描述了当时法国社会的这种状况(有兴趣的话你可以读一读),正是在这种剥削严重的社会里,当时法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才如此高涨。

我们国家每个封建社会的末期也是如此,官僚、地主们依靠资本的收入超过了国民收入的50%,结果就是富人富可敌国,普通民众却是民不聊生。

这种财务自由的社会是你期待的吗?

05、拿什么替代财务自由

了解了财务自由的本质,以及财务自由会带来的三大危害后,你可能已经意识到了我们普通人所向往的财务自由是注定无法实现的了。

既然财务自由没可能了,那我们做什么才能替代财务自由呢?

财务自由背后代表的无非是不用为钱所迫做不喜欢的事、心情放松愉悦、有一定的风险保障。

因此你可以尝试做到以下三点:

1、控制质欲望

2、提高精神追求

3、练就一身本领

1)控制物质欲望

财务自由的定义是,一个人的资产产生的被动收入至少要等于或超过他的日常开支

日常开支越高,所需的资产就越高,如果你追求胡润所定义的日常开支的话,那么一线城市的高级财务自由确实需要1.9亿人民币

但如果我们能够控制物质欲望,那么日常开支就会大大减少,所需的资产也就越少,你也就不需要那么拼命地只是为钱而工作了。

一个人的物质欲望是无穷的,你无论赚多钱都是无法满足的。

比如,你现在可能以为只要给你住一个价值3000万的房子就满足了,一旦你住进去后你的满足感很快就消失了,你会想住价值一个亿的房子,等你再住进去一个亿的房子后你又会想住价值十几个亿的房子了。

不信的话,你看看那些明星、富豪们是不是按这个路径在走的?

其实物质欲望的本质就是以物质的享受换来精神上的某种愉悦,而物质享受过了某个临界点后带来的就不再是享受而是空虚了,既然如此,何不控制好自己的欲望,更多追求精神的享受呢?

2)提高精神追求

今年给我感触很深的有两个报道。

一个是关于郭美美的

因为诱赌被判刑,出狱后不久的郭美美低调忏悔没几个月后,又开始在微博上炫耀房、炫耀车。

但好景不长,前不久因为卖非法的减肥药又被刑拘了,大概率又要在牢里住上几年。

为什么郭美美会不断翻车呢?因为她精神空虚,追求的只有质。

另一个报道是关于袁隆平院士的,文章标题是《我见过最有品的男人,就是会在稻田里拉小提琴的袁隆平》。

袁隆平出身的家境优渥,他又有杂家水稻的专利,想要过大富大贵的生活可谓是易如反掌,但他却常年在田间地头工作,时常满身泥土,在长沙的住房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袁隆平院士虽然没有入选任何富豪榜,你觉得是他的精神世界更充实还是诸如郭美美这样炫富的人精神更充实呢?

我们无需做到袁隆平这么高的精神境界,只要适当地提高精神追求的话,你就会发现相较于物质享受的追求,你的内心会更充实、精神也会更愉悦。

3)练就一身本领

除了好逸恶劳外,我们追求财务自由的另一个驱动力是抵御风险

有足够的资产能够带来足够的被动收入,当然可以帮我们抵御不少风险。

但我们抵御风险的手段不是只有被动收入这一招,练就一身本领也是一个很好的抗风险的方法。

有了一身本领,就能做到衣食无忧,就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底气和豪气了。

而且,人总归是要做事的,哪怕财务自由了也是如此。

因此,主动找到自己喜爱的工作或培养一个拿得出手的技能,做它一辈子岂不是更好?

无论财务自不自由都没关系,反正我都是要做这件事,做这件事本身我就乐在其中了。

06、小结

我们之所以期盼着财务自由,因为它满足了我们好逸恶劳的人性。

但对于这个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财务自由注定是无法实现的,它永远只能是极少数人的事。

因为一旦食利阶层(剥削阶层)的人多了后,这样的社会就会开始动荡不安,普通人就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民不聊生。

而且即使你是幸运地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那极少一撮人,也不见得就会幸福,因为过度的质享受和精神懈怠带来的不是幸福,而是内心的空虚感。

因此,我们与其去追求被美化包装过的财务自由(如果将财务自由恢复成“好逸恶劳”和“剥削”,估计现在给自己贴上财务自由标签的人就不敢这么自我宣扬了),不如认真地做好下面三点:

1、控制物质欲望

2、提高精神追求

3、练就一身本领

这样你做到的概率更高,内心会更充实,人生也会更幸福。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YouCore

公众号“YouCore”(ID:YouCore),YouCore主策划,个人核心力赋能平台,一个老板、副总裁、总监们偷偷关注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