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企HR到专业潜水教练,我活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作者:艾菲
公众号:艾菲的理想

一直以来,我都想做一个“深度访谈”栏目,现在,终于开始了。

我给这个访谈系列起名为“艾菲深访”。

在这里,我想对那些让我感到好奇的人,进行深度的、触及灵魂的,以及多面向的访谈。

这个系列,将会分为几个子系列。

现已确认的两个子系列是:“不同”和“成事”。

1)“不同”子系列

将会采访一些做出不同选择,或是做出不同尝试的人。

他们未必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甚至还是世俗成功的反义词。

但是,他们活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他们的勇气和尝试令人钦佩,给人启迪。

2)“成事”子系列

将会采访一些比较成功的人。

了解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获得了这样的成功,在这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还有他们对于人生的看法。

至于其他子系列,暂时还未确认,都是“盲盒”状态 :)

今天的内容,是我做的第一个深访,采访对象是Sofia。

6年前,29岁的索菲亚辞去外企HR的稳定工作,去巴厘岛做了一名潜水教练,而后又去了马尔代夫。

我对她已经好奇好几年了,所以第一个深访就约了她,以下是视频采访的核心内容,主要是5点:

01、这么大的职业转变,我是如何做出的?
02、当爱好变成工作后,会感到无聊吗?
03、以前我在北京与现在在马尔代夫,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04、对于未来,我有什么打算?
05、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为了方便阅读,接下来,我会用第一人称讲述她的故事,不再以对话形式呈现。

1、这么大的职业转变,我是如何做出的?

我的第一次潜水是在北京西直门的海洋馆,那是我们公司的一次团建。

那次潜水时,我还挺紧张的。

后来,我去越南旅行时又潜了一次,是在大海里。

在那之后,我便再也忘不掉在大海里潜水的滋味了,所以后来一有假期,我就会去东南亚潜水。

最开始,我每次出去玩回来后,一周就能恢复工作状态;后来,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恢复工作状态;再后来,我就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恢复工作状态。

这让我对当时的工作有了一些怀疑和动摇。

其实,上班并不是不好,只是一眼就能看到自己一辈子轨迹的人生,实在缺乏吸引力。

那时我是HR,如果继续做一两年HR高级专员,应该就能来到副经理、经理的位置,然后再慢慢往上走,做到HR总监,与此同时结婚生子,这就是外企中大多数HR的人生道路。

在看到这条路径时,有的人可能会想,这多好啊,多有确定感啊。

但是,当我想到这些时,却是非常失落的,因为我感觉自己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有太大的惊喜了。

直到15年初的一天,我的生活忽然被一件事打破了既有的平静(Wu Liao)。

那时,我的一位潜水教练去巴厘岛开了一家潜店,她跟我说她那边挺需要一名潜水教练的,需要是中国人,同时英语讲的比较好,也有正能量。

她说,我看你就挺适合的呀。

最初,我以为这就是个玩笑,于是继续上班,每天朝九晚五。

谁知也很巧,刚好这个时候,我在个人感情上又遇到了一些挫折,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北京这个城市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其实,在那之前的一两年里,我的感情状态就不太好,那时我到处相亲,还上过不少交友网站,感觉非常“恨嫁”。

现在回头去看,我会看得非常清晰:那时我并不是因为自己很想嫁人才到处相亲,而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嫁,我已经29岁了,而父母也在天天问我,于是我就变得越来越着急了。

我那时的择偶标准并不算太高,我觉得如果感觉差不多了,就能嫁。

可谁知,每一次都是不了了之。

当时,我就是一个北漂,既不在父母身边,朋友也不多,工作缺乏激情,感情路又比较坎坷。

当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时,那种“北京让我不再留恋”的感觉就变得愈发强烈了。

我想,不如干脆就不待了,从这里跳出去后,生活说不定还能有点变化,有点起色。

就这样,在非常短的时间里,我下定了决心,辞去了工作,然后就去了巴厘岛。

在那之后,我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工作角度来说,我现在做的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我有激情,也很轻松。

从感情方面来说,来到巴厘岛后,没过多久就遇到了我现在的先生,他是英法混血,也是一名潜水教练。

从一起拿到潜水教练的执照,到现在一起做潜水教练,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稳定。

在生活方面,我们过得非常简单,没有城市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以及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我们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工作、玩、旅行、学习。

所以,我对现在的生活还挺满意。

在听了我的故事后,很多人都问了我同一个问题:“你那么快就下定决心辞职,并去了国外生活,我一直都想辞职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但却一直无法行动,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这个过程本身并没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难。

因为很多困难,都是想象出来的。

对有些人来说,如果要他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他会觉得机会成本太大。

尤其是,如果他已拥有了非常多的东西,比如身份、房子、车子、财产等。

但是,对那时的我来说,我在北京既没有房也没有车,我拥有的东西很少,所以我的机会成本并不高。

这就让我觉得放弃了就放弃了,并不会有太多遗憾,相反,在新的地方和新的工作上,说不定我还能得到更多。

但其实想想,也有不少人的情况是跟我一样的,但他们还是放不下,也走不开。

所以,一个人到底能不能放得下,归根到底还是在于自己的心。

你如果能够放得下,那么再多的东西你也放得下,毕竟再多它也还是身外之

但是,如果你放不下,即便你拥有的并不多,你也会觉得不行。

比如,你可能会发愁自己的社保公积金怎么办?好不容易学出来的学历怎么办?已有的工作经验怎么办?朋友们又会怎么看自己呢?

对有些人来说,这些东西是最重要的。

但是,对我来说,这些东西都无所谓,我并不看重。

另外,还有一个现实因素,就是我有哥哥姐姐,所以他们能在国内照顾父母。

我父母从小到大都给予了我很大的自由,不管我是去哪里上大学,选什么样的工作,选什么样的男朋友,他们都不太会干涉。

以前他们也会念叨:你最好去考公务员;最好去国企工作;最好找个老家的人一起结婚生孩子;类似于这样的传统观念,他们也会念叨。

所以,当我选择从外企辞职去巴厘岛的时候,他们当然也会这样说。

毕竟,做父母的如果一点儿不说,那也是不太正常的。

但时间久了,当他们看到我过得是真的幸福开心,也就不再干涉了。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得看你的性格,以及你的个人情况。

毕竟,任何问题都不能从单一因素去看,人本来就是非常立体的复杂体,即使有一个关键因素存在,也还会有其他复杂的因素在起作用。

2、当爱好变成工作后,会无聊吗?

我以前生活工作的北京,是个国际大都市,它给人的感觉总是热热闹闹,灯红酒绿的。

其实,我以前在北京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热热闹闹、灯红酒绿的。

每天的生活都一样:早上一起来就去上班,然后在办公室里干活,等下班了就挤地铁回到住的地方,吃饭、做家务,然后就睡觉了。

那时,我的头脑中常常出现这样一副画面,那就是我每天都是从一个笼子来到另一个笼子,周而复始,不断循环

但如果仔细想想,这其实也是大多数人在北京生活的真实写照。

北京虽然是个大都市,但在那里的很多人都生活在孤岛之上。

相反,我现在虽然是生活在孤岛之上,但每天却能感受到与大自然的联结,以及与自己的联结。

我现在的工作,不论是在环境还是心境上,都在一个开放的空间里。

以前的工作,处理起来虽然并不痛苦,但却没有激情和期待,也不觉得舒适和轻松。

现在的工作与一开始相比,激情和期待肯定是减少了,但至少每天都是轻松愉悦、没有压力的,并有所期待的。

如果只是教课传授潜水的技巧,可能不会那么有趣。

但我的工作只是偶尔穿插教课,大部分时间是带着别人一起潜水。

这时,我就会在前面领路,他们跟着我,他们欣赏风景,我也一起欣赏,我还能在中间游来游去的,这就非常享受了。

如果你做一件事的时候是开心的,心里是轻松的,你是有激情的,有所期待的,那这件事,可能就是你真正喜欢的。

以前工作时,我不会对一会儿开个什么会,或是马上要做一个什么项目有所期待。

但现在不一样,每天潜水时,虽然潜的都是同一片海域,但每天我都会有不同的期待,我不知道今天是会遇见海龟,还是鲨鱼,或者是其他有趣的生,这些都让我非常期待。

当然,就算是在一份真爱的工作中,也一定会有不那么喜欢的地方。

毕竟,任何一个硬币都有两面。

生活哪有那么容易的,总是有你需要妥协的地方。

比如:遇到一个潜水技术不好的人,我在带他潜水的时候就会非常担心,这就是我很不喜欢的部分。

但这些,都是可以承受的。

毕竟,在任何一件事情里,都会有一部分是你不喜欢的,但如果你不喜欢的部分只占比较小的比例,同时又不影响整个格局,那就是没问题的。

3、在北京和马尔代夫,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对我来说,现在在马尔代夫与以前在北京,最大的区别就是自由。

在北京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每天都生活在一个框框里,物理空间也是封闭的。

在马尔代夫的时候,不管是物理空间,还是心理空间,给我的感受都是开放的。

而且,现在的工作也没有很多条条框框。

心理学家弗兰克尔曾说:“内心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意思是:不管你身处什么环境,都可以自由选择你的心态。

其实,对于他所说的,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能完全不受环境的影响,但至少我还做不到。

少数人,可以完全不受环境的影响,比如,弗兰克尔。

但绝大多数人都会受到环境影响,有些人受环境影响的比例是60%一70%,有些人受环境影响的比例可能是10%-20%。

从我的体会来说,理上的空间和自由,会影响我内心的空间和自由。

在北京的时候,我每天挤地铁,被人挤来挤去、被踩脚、有时就连我的衣服和妆都会被挤花,夏天挤地铁就更难受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很难做到好的心态,我做不到弗兰克尔所说的内在自由。

所以,在我看来心里空间和物理空间是关联的,当物理空间变大之后,心理空间也会变大,这时就会产生自由感。

它们二者是互相促进的。

现在,我就在一个很开放的环境中,所以我的心态就能很好,总能感觉到自由。

有人问我,你会不会羡慕那些已经住着别墅,开着跑车的老同学或老同事,说实话,我并不羡慕。

如果换做以前的我,肯定会很羡慕。

那时,我的希望就是能有一个富足的生活。

但现在,在我过了这种生活之后,我发现我的生活就已经是我喜欢的。

就像那个故事说的:

一天,富翁在海边散步,看见一个渔夫悠闲的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于是,富翁问到:“你为什么不出海多打几船鱼呢?”

渔夫懒懒的回复:“我为什么要多打几船鱼呢?”

富翁说:“你每天多打鱼,多拿些到市场上去卖,你就能挣更多的钱啊。”    

渔夫问:“我挣更多的钱干什么呢?”

富翁说:“你挣很多的钱,就可以在海边盖间大房子,然后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啊。” 

渔夫说道:“可我现在不正在沙滩上晒太阳吗?”

……

对我来说,能天天在岛上光着脚走路,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那种可以跟大自然接触、跟沙子接触的感觉,让我觉得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过的人生。

其他人,因为还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所以就会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盯着周围的人过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比我更好。

我以前也是一样,也是盯着买房买车,以及每年工资增长率,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但我现在不同了。

对我来说,我已经打开了,我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当我走出来后,我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生活着,于是我发现原来人生还能这么过。

有人完全不要工资,只做志愿者,一辈子只做志愿者,他也生活的很好;有人一辈子就只做个瑜伽行者,他也心满意足。

这些都让我意识到,过人生的方式不止一种,而世界上也不只有一种成功。

4、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对于未来,我还没有非常清晰的计划,这也是因为我们没有孩子,两个人比较好适应,所以也没计划太多。

如果哪天忽然有个想法,想干什么,那就去干。 我喜欢潜水,就把潜水作为了职业

说不定哪天喜欢上了滑雪,我可能就会把滑雪作为职业,做个滑雪教练;或者哪天喜欢上了滑翔伞,我可能就会把滑翔伞教练作为我的职业。

所以,未来不确定还挺好的。

不确定性,能够让人有所期盼。

而且不确定性对我来说,并不会带来过多的焦虑,相反,它让我感觉到了可能性。

这跟在北京上班正好相反。

以前我在北京上班时,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去哪家公司工作,这是不确定性,但同时它也是一种确定性。

因为不论你在哪家公司,你做的都是HR,同时你也知道它的职业发展路径是什么样的。

当初,我们从巴厘岛来到马尔代夫,就是因为觉得自己还年轻,想趁年轻多旅行,边旅行边工作,本来接下来是要去大溪地和南美洲做潜水教练的,顺便旅行和玩。

没想到在这边过的很舒服,又加上疫情,一不小心就做了五年。

我们赚的所有钱都攒下来了,攒下来的钱就用在度假上。

疫情之前,我们一年会出去度假两次,之前去澳大利亚就是自驾了一个月。

然后,当我们想安定下的时候,可以选个稍微稳定点的事情。

比如:可以在苏格兰开个客栈,接待来自五湖四海的人。

当然,苏格兰的天气不太好,每年只有半年是好的,另外半年就会非常寒冷。

所以,在另外那半年里,我们就会去别的地方生活,比如在西班牙或法国南部的海岛上生活,同时可以找点短期工作保持收支平衡。

或者,另外半年就待在巴厘岛,因为巴厘岛的生活成本很低,那样我就可以通过做一些兼职,比如翻译,来保持收支平衡。

我肯定是要工作到60岁以后的,毕竟现在这种工作,不可能赚那么多的钱。

我现在的选择,虽然让很多人都很羡慕,但它也是有代价的。

代价就是工资没有大城市里的高,也没有那么多的社保福利,所以也就攒不了非常多的钱。

所以,就算老了,我们也是要继续工作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欧洲人来说,五六十岁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中的不少人直到70、80岁才开始学潜水,也能学得很好。

所以,就算是老了,也可以一直工作,只是那时潜水教练这个工作就不太合适了。

但不论怎么说,我都非常相信自己:我是饿不死的,不管在哪个地方,我对自己的生存能力都很有自信

我现在会英语、法语、中文,可以走遍全世界。

未来不管是去哪个地方,都可以找到当地的工作,找到工作就意味着能够生存下来,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做翻译。

至于我个人,我做的打算也是比较充分的。

有一天,也许我会厌倦国外的生活,也许我会离婚。

如果真发生的话,我可能就会回国。

去年回国时,我去考了教师证和翻译证,为的就是万一以后回国了,我还可以做点教师的工作,或者从事翻译的工作。

现在空闲的时候,我也会接一些稿件的翻译。

我的翻译技能已经在慢慢积累了,所以就算以后我离婚了、回国了,或是没工作了,我也不会饿死。

这是我对自己的信心,以及对于未来的信心。

5、对我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对我来说,每天上班下班睡觉,上班下班睡觉可不行,我每天需要一点不同的东西,见一些不同的人,吃不同的东西,看一些不同的风景,体验不同的文化,跟人聊一些不同的天,了解一下别人不同的想法。

体验,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也就是说,我要活成活生生的自己,而不是把我的生活活成一潭死水。

我没办法接受千篇一律的生活。

即便现在我的生活看起来就是在一个岛上,天天呆在一个 700*400 的小岛上,看起来也挺千篇一律的。

其实,我们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客人来,这样我就认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也能聊天南海北的天,经常吸收一些新的东西。

这让我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存在,原来他的国家是这样的,原来很多东西都跟我们在书本上读到的完全不一样。

于是,我也交到了天南海北的朋友,之前去澳大利亚度假时,我们在墨尔本和悉尼住的都是朋友家,他们都是我在潜水教练这个工作中认识的朋友。

另外,成长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我会觉得自己做得最棒的事就是,一直没有放弃进步。

我一直在学习,我从零开始自学法语,中间放弃过两次,但还是坚持下来了,现在每天都会努力去做法语听写练习。

我的确是放弃了职场上的学习,但我会去深入学习更实用的东西,比如历史和地理。

在深入学习了历史和地理后,比如十字军东征、土耳其历史、墨西哥历史等,当我再跟各国客人聊天时,就再也不会像个傻瓜一样站在一边,完全听不懂他们说得究竟是什么了。

同时,随着我们之间的交流,我也在验证我所学到的知识,而随着我去不同地方旅行的经历,我的这些知识也在被不断实践着。

这也是我对自己比较满意的地方,虽然我终日都待在阳光沙滩的度假胜地,但我并未放弃,我一直都保持着学习的状态。

最后的话

在跟Sofia对话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两点特别强烈的地方:

1、对于不确定性,她的兴奋感大于焦虑感。

而这,也是她能做出辞职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反 ,对大多数人来说,当面对不确定性时,焦虑感是远远超过兴奋感的。    

2、她很清楚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她知道即使现在把钱都存起来了,也比不上国内企业工作收入,但她并不后悔,也不过分担忧。相反,她用坦然轻松的语气说,我会工作到老,这没什么关系。

这很真实,我不希望这个对话给大家的感觉是,现在我就应该抛下一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相反,我想为了提供一个真实且多元的视角。

毕竟,只有真实和多元,才是真正有价值和有意义的。

现在,Sofia已经过上了自己喜爱的生活。

那么,你呢,你有什么关于自己的想法吗?

欢迎在留言区与我分享。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艾菲的理想

作者艾菲,“只做影响你一生的课程”的蓬勃学院创始人&CEO、深度思考力畅销书《直击本质》作者、多家企业创始人&CEO的个人成长教练、Gallup全球认证优势教练、国际教练协会(ICF)认证专业级教练、前美国财富500强公司大中华区市场部负责人,20万读者公众号“艾菲的理想”创始人兼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