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格曼:我们恐怕正处于第三次萧条早期

  衰退常有,萧条罕见。

  提到经济大萧条,人们可能会马上想到电影大师卓别林的代表作——《摩登时代》。《摩登时代》对上世纪20年代末世界经济大萧条做了深刻描写,让人印象深刻。

  据我所知,经济史上只有两个时期被称为是经济萧条:1873年大恐慌后的通货紧缩和动荡年代,及1929年~1931年金危机后的大规模失业年代。然而,无论是19世纪的长期萧条(theLongDepression),还是20世纪的大萧条(theGreatDepression),经济都没有出现连续下滑。恰恰相反,这两个时期内的经济都有增长。然而,这些增长不足以弥补之前的危机爆发时所造成的伤害,危机复发的风险随时存在。

  在经历了金融海啸后,美国经济有没有走出低谷?欧债危机会不会拖累全球经济二次探底?全球经济到底会走向何处?这一系列的问题,一直都是人们谈论的焦点话题。

  我们现在恐怕正处于第三次萧条的早期。虽然它看起来更像19世纪的长期萧条,而不是20世纪的严重大萧条。但是对世界经济和那些饱受失业打击的百万人口来说,这次萧条的代价已经十分巨大。

  本次萧条主要是政策失误造成的。从全球范围来说,最近的一次是此前召开的令人沮丧的G20会议——当真正的威胁是通货紧缩时,各国政府在着力于控制通货膨胀;当真正的问题是支出不足时,政府却鼓吹紧缩开支

  在2008年和2009年,我们看起来已经吸取了教训。与先前的领导人在面对金融危机时提高利率不同,现在美联储欧洲中央银行领导人采取降低利率的方法,来支持信贷市场;政府也不像以前的政府在面对经济衰退时,仍然试图平衡财政预算,现今的政府允许赤字继续增大。这种良好的财政货币政策避免了世界经济全面坍塌:去年夏天,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也许已结束。

  但未来的历史学家会告诉我们,那并不意味着第三次衰退的真正结束,正如1933年的经济回升并不是大萧条的终结点一样。毕竟,失业率,特别是长期失业率还处在相当高的水平,且没有快速下降的迹象。不久以前,这样高水平的失业率会被认为是灾难性的。美国和欧洲正向日本式的通货紧缩陷阱迈进。

  面对这一残酷景象,你可能会希望政策制定者们能意识到他们对于经济恢复做得还不够。但是,不会的: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货币不可滥发和预算应当平衡的正统思想已经死灰复燃了。

  花哨一点地说,这种旧时期概念的复兴在欧洲是最明显的。欧洲的政府似乎从胡佛总统的演讲中学习到了要领,包括宣称提升税收和削减支出将提升商业信心,以此振兴经济。实际上,美国政府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也没高明到哪里去。美联储似乎了解通缩风险,对针对这个风险却是什么也没做。奥巴马政府知道过早的财政紧缩政策带来的危险,但由于国会内共和党议员与保守的民主党议员不会通过对州政府增加额外的援助,紧缩政策还是会在州或地方以削减预算的形式出现。

  这些错误是如何转化成政策的呢?强硬派会援引希腊等欧洲边缘国家的困境来证明自己的行动是正确的。的确,当政府的赤字无法解决时,债券投资人会逼债。但是,没有证据显示,在萧条经济下,短期财政紧缩会使投资者消除疑虑。与此相反,希腊已经通过了强硬的紧缩政策,但结果只能使其危机蔓延得更广;爱尔兰粗暴地强制削减了公共事业支出,而西班牙显得不太愿意实施这些强硬的救助措施。结果市场认为,爱尔兰的风险比西班牙要大。

  这似乎意味着金融市场了解决策者所不明白的东西:虽然长期财政政策很重要,但是在经济不景气时削减开支就会加剧衰退并助长通货紧缩,并为经济萧条铺路,这实际上是弄巧成拙。

  所以我认为,原因不是出在希腊应该需要在赤字和就业之间作出权衡。实际上,一个所谓的正统说法对理性分析毫无帮助,它们的宗旨就是在困难时期利用百姓的疾苦来显示自己的领导能力

  谁会去为这种正统学说的胜利买单?答案是,数以百万人的失业工人,其中很多人会在今后很多年内失业,有些人甚至终生失业。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4+1
取消收藏
保罗·克鲁格曼  萧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