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成长性与战略

    我们必须根据行业的类型(如成长型、成熟型或走下坡路的行业)采用不同的方式管理各行各业,无论是企业,还是非营业性机构。

    但是,现在哪些是成长型行业呢?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什么呢?

    20世纪最后30年全世界增长最快的和最兴旺的行业不是信息产业,而是金融服务业。然而,像金融服务业这样的行业以前根本就不存在,在发达国家,它是一种向富裕的老年人提供退休收入零售服务。我们在本章开头提到过的人口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成为这些新兴的金融服务诞生的主要原因。

    在发达国家,最近出现的富庶的中产阶级,特别是那些从事的不是体力劳动,而是提供服务知识的人,在45或50岁时逐渐认识到现有的退休金不可能帮助他们欢度晚年。因此,从45或50岁开始,他们开始寻求各种各样的投资机会,以便在今后的30年拥有足够的生活费用

    然而,这种新兴的成长型行业完全不同于传统的金融行业,如摩根(J.P. Morgan)、花旗银行Citibank)或高盛Goldman Sachs)等面向公司提供服务的银行。新的投资者主要的兴趣不在于“赚钱”或“交易”。他们主要关心的是通过投资一小笔钱,减轻他们退休后的生活压力。认识到这个商机组织包括共同基金养老基金管理机构和少数经纪行。这种服务首先在美国出现,随后是英国,在欧洲大陆和日本市场也越来越多的见到它们的身影,而且业务蒸蒸日上。

    然而,大多数传统的金融“巨头”没有认识到“金融服务”的真正含义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只看到“理财服务”在发达国家的可支配收入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因此,他们迅速扩张传统的“公司”业务。但是实际上,这些传统金融服务(包括大额企业贷款或大规模公开发售企业有价证券)的比重并没有增加,并且十有八九正在萎缩,而且萎缩得相当快。根源在于,这个市场主要是大公司的市场。然而,在所有发达国家(甚至在日本),过去 20年一直保持发展的部门却是中等规模的企业,同时大型企业所占的比重逐步降低。一般来说,中等规模的企业不是传统的“公司“金融服务服务对像。

    因此,传统的金融巨头在全世界过度扩张。同时由于嫡系的公司业务越来越少,而且争夺越来越小的“蛋糕”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使得利润少得不能再少,他们发现这些业务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利可图,因此这些提供公司银行业务的巨头们(美国、英国、日本、德国、法国和瑞士等)为了弥补膨胀的管理费用,越来越多地依赖“自营业务”(trading for their own account),即十足的投机。然而,延续了几个世纪的金融业(最早的金融机构雏形发源于15世纪欧洲的美第奇家族)的经验教训表明,这种行为只会有,而且绝对肯定地只会有一种下场,即灾难性的亏损。虽然这些巨头们认为金融服务是一个成长型行业,但却错误地解读了它的发展方向,因此亏损在所难免,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引发了90年代中期始于亚洲的金融危机,而且还可能连累整个世界经济

    然而,实际的趋势是新型“零售金融”业务和新型投资者都呈现出增长之势,尽管发生了金融危机,这种趋势仍旧有可能延续下去。至少在发达国家根据本章前半部分论述的最新人口现实改革退休体制前,这种趋势转向的可能性不大。

    再举一个例子,同时也是另一个教训。

    大家都知道我们所谓的“信息”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成长型行业,在所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甚至在完全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它的增速已经超越了国民收入或人口的增速,更恰当地说,它也可以称为“与世界沟通的手段”。当我们听到“信息”这个词时,我们都能联想到“电子”或“计算机”。但是,在过去 30-40年里,所有发达国家出版销售图书的数量在增速上与新型电子产品并驾齐驱(有关内容,请参阅第四章)。世界主要图书出版公司发展得可能没有一些最杰出的电子公司(如美国的英特尔微软或德国的SAP)快,但是这些公司的增速却比整个电子信息行业快,而且利润更高(有待证明)。可是,虽然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和发展最快的图书市场,但是美国的出版商却没有发现这个市场。因此,美国的许多图书出版社都被外国人收购了(前三强为贝塔斯曼Bertelsmann)、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Holtzbrinck)和墨多克(Murdoch))。同时,这些公司逐渐占领了其他国家的图书出版市场,而且发展的速度与它们在美国、日本或欧洲的增速一样快(如贝塔斯曼在中国成立了书友会)。

    我们必须根据行业的类型(如成长型、成熟型或走下坡路的行业)采用不同的方式管理各行各业,无论是企业,还是非营业性机构。在成长型行业,对其产品服务需求发展速度上肯定比经济人口的增速快,因此未来属于成长型行业。它需要成为创新的榜样,需要主动承担风险。在少数或非常少的几个,但却十分关键的领域,特别是在可以通过采用先进技术或提供优质的质量,以极其低廉的成本满足需求的领域,成熟型行业需要成为引领行业发展潮流的风向标。通过管理,它需要具有灵活性和随机应变的能力。成熟型行业需要经常变换满足需求的方式。因此,成熟型行业需要以企业联盟、合作关系和合资企业等方式迅速适应这种变化。

    例如医药行业。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发明磺胺药(sulfa Drug)和抗生素,到不久前,医药行业一直都是主要的成长型行业。90年代成为成熟型行业。这说明满足原有需求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和突然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很高,如从化学药物向遗传学、分子生学、医疗电子学,甚至向“替代疗法”(alternative Medicine)的转变。

    在走下坡路的行业,企业首先需要想方设法逐步、系统化地、有目的地降低成本和稳步提高质量和服务,即巩固企业在行业内的地位,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数量上的提升,而这只是数量上的此消彼涨。在走下坡路的行业中,拉大产品之间的差别变得越来越困难,产品也日趋成为“大路货”,而且这种情况在乘用车制造业迅速成为现实(个别豪华轿车除外)。

  总之,只有在掌握可分配收入的分配趋势和任何分配上的变化,并顺势而为后,企业和非营业性机构等组织才能制订相应的策略。他们不仅需要数量上的信息,而且还需要进行定性分析

    摘自《21世纪的管理挑战》第2章《战略——新的必然趋势》。彼得•德鲁克/著。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
取消收藏
彼得•德鲁克  成长性  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