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们的预测:天气晴好,谨防过热

投资者的乐观情绪是新年里的一种传统,根深蒂固的程度几乎跟宿醉和各种各样的决心差不多:跟去年一样,预言家们在今年一月所作的预测也是,经济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增长的速度刚刚好。

鉴于失业率还在将近10%的高处徘徊,许多美国人都很难从目前的经济复苏当中找到什么乐观情绪。不过,投资者们的看法就不一样了:他们相信,需要担心的事情是经济增长过快,而不是过于缓慢。

芝加哥哈里斯私人银行(Harris Private Bank)首席投资官杰克•阿布林(Jack Ablin)说,“最大的担忧是经济过热。这事情虽然可能性不太大,可我还是担心经济增长太快,价格涨得太多,致使刚刚开始的复苏势头中途夭折。”

2010 年年初,人们最大的担忧是刚刚开始恢复的经济会一头栽向低谷──这样的担忧在去年夏天变成了现实,又在去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归于平息,因为经济已经在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帮助之下开始反弹。担心今年经济过热的投资者们说,美联储如果要再来一次救援行动,难度会比上一次大得多。那样的行动可能会导致通胀利率达到峰值,结果便是经济复苏脱出轨道,市场收益化为泡影。

尽管有这样的担忧,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市场战略家和资本管理人员还是认为,种种迹象表明,2011将会是一个增长适度的低通胀年份。股价达到了两年以来的最高点,商品价格正在上扬,以历史标准衡量的债券收益则依然处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准──这些都为投资者们年初惯有的乐观情绪提供了支援。

去年,分析师们也曾对类似的乐观局面寄予厚望,可惜的是,欧洲的债务危机、美国的股市暴跌经济的停滞不前让他们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今年,预言家们认为,经济增速放缓的几率只有大约10%。不过,他们同时指出,经济过热的几率倒是有差不多20%。

兴许,投资者们在去年秋天就尝到了增长过快的滋味,当时,美国政府债券赶上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卖空浪头,致使利率陡然提高。利率的走势与债券价格相反,上升的势头通常出现在投资者担心通货膨胀的时候。去年接近年底的时候,一些商品价格也开始猛烈上扬,意味着强劲的增长已经把需求的水准抬到了足以引发通胀的程度。

人们普遍认为失业率将会下降,下降速度则比较缓慢,有利于遏制通胀压力。不过,如果2011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雇佣高峰,经济增长的速度就会大幅度提高,通胀的威胁就会加大,债券市场也会以推高利率作为回应。

去年秋天,利率并没有提高到威胁经济发展的水准,不过,增长过快的借贷成本可能会减缓增长速度,至少也会在投资者当中引起恐慌。不过,投资者们最大的担心还是美联储的反应不够及时,因为在过去将近两年的时间当中,它一直在全力以赴地推动经济恢复增长。

投资管理公司First Quadrant LP的全球宏观战略联席董事埃德•佩特斯(Ed Peters,)说,“我们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经济已然复苏的时候,美联储却没有及时提高利率。”

目前,担心经济过冷的预言家相对较少,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风险已经彻底消失。即便是现在,美国消费者政府背负的沉重债务以及依然疲软的住宅市场还是有可能导致增长不如人意的结果,再一次提高“双底衰退”的风险。

关于未来一年的市场和经济走势,以下是三种宏观预测──当然,这些预测绝没有囊括所有的可能性──的详细内容。

过热

关于2011年经济过热的所有预测都是以美联储为开始,又以美联储为结束。

按照这种预测,在执行第二轮所谓“量化宽松政策的时候,美联储实在是走得太远,因为它之前已经计划买进3,000亿美元债券,后来又进一步承诺买进价值6,000亿美元的政府证券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走出去年夏季低谷的美国经济和增长强劲的新兴经济体已经让价格出现升势,美联储施加的这一额外刺激又会把它进一步推高。此外,美国国会又在2010年底降低了所得税,经济过热的担忧由此加剧。

2010 年当中,经济过热的苗头已经在债券收益商品价格上得到了体现。债券利息不但没有像美联储希望的那样发生下降,反而在去年秋天猛然上升,推高了各个企业住宅买家融资成本。与此同时,商品价格也在飙升:2010年,石油、铜、大豆和玉米的价格分别上涨了15%、33%、34%和52%。

迄今为止,这些商品的价格上涨还没有对消费品价格造成严重影响。然而,一旦各个企业觉得自己有把握将增加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消费品的价格就会扶摇直上。与此同时,较快的增长速度可能会迫使在低谷期大量裁员的各个企业大规模招募员工供应趋紧的劳动力市场和上涨的商品价格将会合力推高工资水准,带来更加广泛的通胀压力。

在正常情况之下,美联储将会采取老一套的反通胀招数,也就是提高利率。但是,迅速攀升的价格将会把美联储摆到一个尴尬的位置,迫使它自打耳光,承认自己的“量化宽松政策是个错误。芝加哥比安科研究公司(Bianco Research)的债券策略师霍华德•西蒙斯(Howard Simons)说,“作为一名交易员,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我们正在要求美联储承认错误,要求它收紧银根。”

过热的经济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结果便是债券投资人遭受严重损失、剧增的贷款利率驱使住宅市场跳水商品价格则进一步攀升。在那样的情形之下,股市可能会享受片刻的兴旺,因为许多美国公司都会从商品涨价当中得到好处,而如果美元贬值的话──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发生──出口商也会发现自己的产品拥有了相对便宜的国际市场价格。不过,股市的繁荣持续不了多久,因为利率将会大幅度上扬,推高借贷成本。

面对这种局面,药物可能比疾病本身还要糟糕。美联储必须通过提高利率来重新证明自己对抗通胀的本事,这样的措施将会对债券市场造成进一步的打击,最终还可能扼杀股票和商品价格的反弹势头。美元可能会趋于坚挺,代价则是出口减少。

过冷

心经济降至冰点的依据是债务──尤其是政府消费者欠下的债务──仍然太高,无法支撑经济增长

按照这种预测,沉重的债务将会让债主心生警惕,榨干推动经济所需的信用。2010年底,美国国内的价格水准已经再次开始下滑。如果它再降5到10个百分点、而失业率又继续盘踞在9%以上的高位的话,银行利润就会受到影响,消费者的信心也会丧失殆尽。

经过一轮债务驱动的假日高消费之后,2010年底的家庭债务已经达到了个人收入的122%。按照这种预测,这样的比率仍然太高,如果收入水准不能加快增长的话,消费者就不得不停止消费,全力付清信用卡帐单,要不就得面临违约欠费的处境。消费者一旦撤退,经济增长就会停止。

美国的中央及地方政府依然缺少现金,几个主要城市有可能会在今年面临破产的窘境。市政债券市场本来被许多消费者当成了一个存放现金的安全地点,如今也面临着新一轮的低迷风险。除此之外,从雅典到华盛顿,发达国家的巨额国债都可能会让政府勒紧裤带,遏制经济的复苏势头。

Knight Capital的首席固定收入策略师布莱恩•耶尔文顿(Brian Yelvington)认为,不远的将来出来新一轮低迷的几率至少也有20%,“除非我们能解决债务问题,不然的话,第二轮低迷的风险就比以前还要大。”

与此同时,如果中国和其他亚洲经济体采取了一些过火措施来减缓资金流入的速度并遏制商品价格上涨,经济增长的速度还可能会有超出预期的下降,给世界各地投资者的信心浇上又一盆冷水。

按照这种预测,尽管利率将会保持低位──10年国债的利率可能会降回2.5%的水准──股市却还是会遭受重创,因为投资者将会放弃股票,转而持有相对安全的债券。由此而来的结果将是道钟斯工业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下跌10%,2010年的增长随之化为乌有。美元可能会保持稳定,甚至是趋于坚挺,但却会让美国的出口商受到伤害。

不冷不热刚刚好

乐观的人们从2010年底的适度增长当中看到了希望,在他们说到未来一年的形势的时候,“平衡”和“差强人意”之类的辞汇不绝于耳。

按照这种预测,今年的美国经济将会稳步增长,同时又不足以让失业率迅速降低。尽管商品价格有所上升,只要失业率居高不下,大面积的通货膨胀就不会来临。工资价格交替上升的情形不会出现,美联储也会越来越觉得自己钱囊大开的政策实属理所当然。利率将会小幅上升,但却不会上升到扼杀经济复苏的地步。到2011 年底,10年国债的利率将会逐步爬升到3.5%的水准,仍然处于历史低位。

今年的世界将会是股市的天下。经济将会稳步增长,足以让各个企业无需采取代价高昂的大规模招募行动就可以实现收入增长。美元将会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对其他主要货币贬值,为美国的出口商提供支持。

不甘心看着债券投资缩水的投资者将会再一次涌入股市。道钟斯工业指数已经在2010年上升了11%,在2011年还会有10%以上的增长,由此接近2007年14164.53点的历史最高水准。

利普乐集团(LPL Financial)的首席市场策略师杰佛瑞•克莱托普(Jeffrey Kleintop)对客户们说,“2011年,我们的眼前既不是乌云密布,也不是阳光灿烂。与此不同,我们拿出的是一个有阳光也有阴云的‘中庸’预测。”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投资  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