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拔鸭毛、加工贸易和贸易顺差

王二是菜市场里拔鸭毛的。顾客买了鸭子,送到王二这里,给一块钱,王二花几分种时间就能把一只鸭子身上的毛收拾得干干净净。拔鸭毛不算什么高科技,但普通老百姓如果要是自己拔,那可费劲了。又是热水,又是盆,弄的一家臭烘烘的,还要搭上不少时间,而且也未必真的能把一只鸭子收拾得像王二那样干净。所以,王二的生意不错,而且没有什么风险。人家卖鸭子的还担心鸭子会死,鸭子卖不出价钱,或者赶上禽流感之类的东西导致鸭子都砸在手里。王二不用操那个心,卖鸭子的人赔也好赚也好,他就是一只鸭子一块钱,永远不存在赔钱的问题。当然,鸭子卖得好时,王二收入也会更好,鸭子卖得不好时,王二收入也会差点。

这些年来,王二存下了不少钱。整个菜市场里,已经没有谁比王二的存折更大的了。有时候王二也被周围的人挤兑。周围的人会说,王二,你存那么多钱干什么?你看你的孩子穿的破破烂烂的,别省那个钱了,给孩子买身好点的衣服去。王二每次听到这话都特别生气,然后就会反驳:我钱存得多是因为我是一个拔鸭毛的,我只赚不赔。这个菜市场,一天能卖200只鸭子,150只都是在我这里拔毛,我每天都能净赚150块,我当然能存下钱来。我钱存得多和我孩子穿得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和我省不省有什么关系?真是胡说八道。

明眼人都能清楚,王二的辩驳不能成立。一个人能存下多少钱,和他赚钱的方式没有什么关系,而和这个人(相对于自己的收入)有多节省有关系,赚没有风险的钱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存下很多钱。

上面的这个故事虽然看起来也许很清楚,但一旦放到更大的尺度,就不再那么清楚了。中国的贸易顺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几年来,一直有一个很流行的观点,就是中国的贸易顺差是因为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相当一部分是加工贸易,因此,中国的顺差是由于中国在国际贸易中所处的特殊位置决定的。比如说,最近商务部的一位副部长就重申了这个观点:

蒋耀平分析称,加工贸易是中国对外贸易顺差的主要原因。从中美双边经贸来看,加工贸易也是对美造成顺差的大头,占了70%到80%。而且从企业构成情况来看,加工贸易顺差主要是外资企业顺差。而且从2000年开始到2009年,外资企业占顺差比重从64%提升到84%,顺差里面加工贸易的外资企业占顺差的大部分。

容我在这里稍微做点解释。加工贸易的意思就是,中国进口配件或者材料,在中国进行加工或者组装,加工好的产品用于出口,中国收取的只是加工那部分的费用。从贸易统计上看,加工贸易确实一定会是出口价值高于进口价值,这部分差价其实就是中国收取的加工费。如果出口大于进口,那就是贸易顺差,因此,中国在加工贸易项下总是顺差是一件非常正常、非常自然的事情。

加工贸易,和王二拔毛,在实质上是完全一样的。你可以把王二拔毛这件事情这么看,王二会“进口”一只带毛的鸭子,然后“加工”,最后再把没毛的鸭子“出口” 给顾客,王二从中能赚取一块钱的加工费。王二在拔毛这件事情上,永远是只赚不赔的,永远有“顺差”。事实上,因为拔毛是王二唯一的收入来源,因此拔毛,这种典型的“加工贸易”,能够解释王二全部的对外“顺差”。

但问题是,事情并不终结于此。王二能存下多少钱,和他通过“加工贸易”能挣多少钱,没有直接关系。并不是说他加工的越多,他存下的钱也会越多。他要买吃买喝,因此他会对粮店超市有“逆差”;他要给孩子买书买衣服,因此他会对书店服装店有“逆差”。王二最终能够存下的钱,是他通过“加工贸易”得到的“顺差”除去所有这些其它开支带来的“逆差”。他越节省,其它开支带来的“逆差”就会越小,他最后存下的钱才会越多。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把自己通过加工贸易挣来的“顺差”,一分不剩的都花出去,最后银行帐户上一分钱都没有。

中国的对外贸易顺差,其实就是中国的净储蓄,是全部的顺差减去全部的逆差,对应成王二就是王二存折上的钱。说中国在加工贸易上有顺差,因此中国最后总的对外贸易就一定有顺差和说王二因为是拔鸭毛的,所以最后必然存款多一样,是没有任何理论基础的。

这件事情也没有事实基础。说点事实吧:美国南边有个国家,叫作墨西哥。这个国家的经济很依赖美国,在美墨边境的墨西哥一方,有很多出口加工区,这些加工区做的不是别的事情,就是“加工贸易”。美国的几大汽车公司还有欧洲的一些汽车公司,因为墨西哥的成本便宜,离美国又近,也把汽车制造厂开到了墨西哥。这些企业做的不是别的事情,就是加工,组装汽车然后出口到美国。墨西哥还有不少石油,这些油开采出来之后,墨西哥也用不掉,最后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出口到美国。美国境内还有大量墨西哥移民,每年都往墨西哥汇大量的钱。这样的一个经济结构,墨西哥应该肯定是美元多得花不掉才对了吧?完全不是。墨西哥非但没有顺差,反而是一个逆差国,每年还得钱才能付清全部的进口帐单。

这里要说的并不是顺差好还是逆差好,中国好还是墨西哥好。而是,只看到中国的加工贸易有顺差,就得出中国会是一个顺差国是片面的。通过加工贸易挣来的美元,一样可以花在进口别的东西上,最终一样可以实现相对平衡的贸易,但问题是这件事情为什么没有发生?把中国的贸易顺差简单地归于加工贸易,而加工贸易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都仍然将是中国贸易的很重要的部分,这等于是在论证中国的贸易顺差将会一直持续下去。顺差本身未必是坏事,但是错误地解读顺差产生的原因,就有可能忽略了顺差背后可能存在的结构扭曲、价格扭曲以及收入分配的不合理状况。如果要在宏观尺度上想这件事情,中国作为一个仍然相当不算富裕的国度,一个仍然需要大量资金的国度,竟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净资本输出国,每年输出达到3000-4000亿美元之巨。这中间的绝大部分是通过贸易顺差的形式,而且很大一部分又都借给了美国人,最后体现为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增加。换句话说,中国其实是在出口自己也很缺的东西,这背后的原因恐怕远不是加工贸易那么简单,而是有很深的结构性扭曲。

关于中国的顺差问题和外汇储备问题,我们经常在寻找各种理由来辩护和解释。从外交的角度说,有时候这种做法也许是有效的。比如说在我的新书《一沙一世界:郭凯经济学札记》中就讨论了中国外汇储备的种种问题是不是由于美元储备货币导致的。我得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只是这种的讨论本身,在外交上为中国赢得了一点空间,因为这种讨论把矛头指向了美国。

但是我们千万不能把我们自己的外交辞令,当作是真理箴言,而去回避真正的问题。因为,我们自己的问题,只能我们自己解决;解决不好,最后的代价也只会由我们自己来承担。所以,不要再把顺差责任都推给加工贸易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9+1
取消收藏
加工贸易  贸易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