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利益链揭秘

“如果不是因为律师会计师里有人担任了发审委委员,拿到的会更少。”

IPO的盛宴,离不开投行、会计师和律师三剑客。

三剑客中,投行是主角,会计师和律师是外包承包商”。自2009年IPO重启以来,IPO业务也渐渐成为律师事务所的新宠。

但是,让律师们有些许委屈的是,他们是三剑客中拿得最少的。“公司很务实,干多少活,起多少作用,给多少钱。从工作量和提供增值作用看,律师的价值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广州一位律师人士表示。

由此,“黏住”大投行、“批量生产”才能保证收入市场份额,这也是IPO律所冠军国浩律师事务所的生存之道。统计发现,国浩律所1/3的业务来自国信证券平安证券招商证券所做项目

律师打酱油,收费不及投行3%

IPO中介三剑客中,投行是主角,会计师和律师是配角,陪着投行闯江湖。券商负责全面协调,会计师负责审计,评估师负责评估,律师负责法律事务。

“有个笑话讲,在IPO业务中,投行负责忽悠人,而律师和会计师就是负责告诉别人,券商忽悠你的话都是真的。”深圳一位IPO律师人士坦承,“这个笑话很传神,投行就是带头大哥,是IPO食物链的顶端。”

理财周报统计,自2009年IPO重启以来,633家公司成功IPO,65家投行从中获得309.18亿元保荐承销收入,50家会计师事务所获得19.4亿审计收入,114家律师事务所仅获得8.5亿法律服务收入。

也就是说,平均每单A股IPO中,投行拿到4808万元,会计师审计拿到307万,而律师最少,只有134万,不到投行的3%,弱势地位可见一斑。

“IPO费用比例结构决定了中介地位和独立性。保荐制度和IPO审批制度造成了保荐机构、保代成为稀缺资源,律师、会计师则不是,这就是症结。”前述广州律师表示。

“在国外和香港,招股书都是律师写的,律师拿得钱只比投行少,在A股,律师却是拿得最少的,反差太大了。”广州一位知名律所律师发出感慨。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正为了一单几十万的项目争得头破血流。

“拿钱多少,主要看为项目作出了多少贡献。如果律师纯粹做尽职法律调查的话,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那么叫价自然不高,但如果能够给公司带来增值,比如引入战略投资者,或者在证监会里、发审委里有人脉,公司给的费用自然就会高一些。”北京一位知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透露。

“这和律师承担的工作量和所做贡献有很大关系,现在的投行、会计师和律师的收费比例还是比较合理的。”广州一位知名投行老总表态。

“如果不是因为律师和会计师里有人担任了发审委委员,律师和会计师拿到的会更少。”前述广州律师表示。

尽管拿的钱最少,但人脉宽厚的律师在整个IPO链条中仍不容忽视。“我们之间是相互介绍的。我们会向公司推荐比较熟的律师、会计师。当然,律师、会计师也会向我们推荐项目。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在很多项目上都合作过,彼此比较了解,共事比较默契。”深圳一位投行老总表示。

国浩引发价格恶战

律师在IPO链条中的弱势,直接导致了律师IPO项目愈演愈烈的价格战。而去年开始赶超金杜律所、IPO数量和收入双料冠军的国浩律所便卷入了价格战的漩涡。

2010年以前,金杜律所IPO业务排名一直在国浩律所之前,而2009年以来的中小企业上市潮给国浩律所带来了反超的机会。业内人士认为,国浩专注于中小企业IPO业务,这让它的市场份额大大提升。

但不得不说的是,国浩律所IPO项目平均收费低于行业平均。据理财周报统计,自2009年IPO重启以来,律师事务所平均每单IPO收费134万,其中51家平均每单收费低于100万,而国浩律所平均每单收仅116万,低于平均水平。

最典型的是,今年6月22日上市的金城医药,国浩律所收费只有32万,创下律师今年以来的最低收费纪录。经办律师是姜省路、张宏。据国浩律所相关人士证实,姜省路已跳槽至金杜律所。

“32万我无法接受,无论从机会成本职业声望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这种是恶性竞争,低价竞争会导致恶性循环。我现在去谈IPO业务,都不会在7位数以下。”前述北京律所合伙人表示。

国浩律所的做法也让同行感到不满。一位律师在发给同行的一封邮件中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国浩(北京)所姜省路、张宏承办山东金城医药IPO项目仅收32万元律师费,大成律所申林平、张雷、罗丽枝承办上海新阳仅收55万元律师费,太低了,涉嫌低价竞争。”

国浩低价“批发”国信项目

在微薄利润空间下,向投行“批量承包”IPO项目,便成为律师们的生存法门,而IPO数量较多的几家投行便成了律师们的“批发”大户

“门槛太低,是个律所都做IPO。现在律所IPO项目竞争太激烈。”前述律师人士感慨。

统计2009年IPO重启以来数据发现,国浩律所是国信证券第一大律师合作伙伴,国信证券的64个IPO项目中,10个给了国浩,占比15.6%。而国浩律所用的正是“薄利多销”的策略,10个项目平均收费为107万,低于国信证券IPO项目125万律师收费的平均水平。

最为蹊跷的是,2009年底国信保荐的洪涛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的预计律师费用是200万,但随后的上市公告书中,国浩律所只拿到22万,缩水极其严重,堪称IPO重启以来的最低律师收费。

“为什么律师收费这么低,你们得去问公司。”洪涛股份经办律师,国浩律所律师朱永梅回应理财周报记者。

在绑定国信证券的同时,国浩律所还是平安证券第二大律师合作伙伴,平安证券72单项目中,国浩律所“承包”了9单,平均每单92.5万,而平安证券所承销IPO项目平均每单律师费为109.6万。

招商证券最大的律师合作伙伴是北京中伦律所,其37个项目中,6个为北京中伦陪伴。其第二大律师合作伙伴则是金杜律所,共参与其5个IPO项目。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5+1
取消收藏
ipo  投行  会计师  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