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管理风格解析:非黑即白绝无过渡

  《百年孤独》里有一句话非常适合形容史蒂夫·乔布斯:“一个人不是在该死的时候死,而是在能死的时候死。”每个人和每个企业的生命中都会上演很多出戏,乔布斯和他的苹果无疑是这个时代里看点最多的那个。

  他们的传奇可遇而不可求,他们的成功也不可复制,但是成功背后的方法论却有迹可循。作为世界上最完美的产品经理”和“市场经理”,乔布斯在设计和营销上的天分已经人尽皆知,但在管理技巧上,他的表现却一向被认为偏执甚至糟糕。但是,当一个人的个性光芒万丈,他的公司也因此成就伟业,试问,管理上如何可能没有可取之处?

  “果粉”—谷歌资深软件工程师王咏刚,在李开复牵线下,采访了近20位曾与乔布斯有过直接紧密工作联系的人,写出了一本《乔布斯传:神一样的传奇》,书中众多一手资料的首次展现,还原了一个江湖上更丰富立体的“水果帮帮主”乔布斯。在王咏刚看来,一位在乔布斯回归前后任苹果公司副总裁的高管对他的评价最中肯也最令人信服:乔布斯就是个特别binary(两极化)的人,既黑且白,你很难单纯用“伟大”或“拙劣”来概括,也很难搞折衷主义,因为乔布斯身上根本没有过渡态,在他的头脑里,每个人或每个项目,要么是世界级的,要么是狗屎。

              

  斯人已逝,也许正如王咏刚所感叹的那样,整个IT行业目前还处于婴幼儿时期,现在就对乔布斯做出一个历史的公允评价为时尚早。非黑即白,绝无过渡,人剑合一,或许可以由此出发,对苹果的今天做出恰当的诠释。

  时间转回1997年,乔布斯回归后的苹果公司,在濒临破产的绝境下推出了不同凡“想”系列电视广告。画外音是下面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据说乔布斯在第一次听到时,激动到流泪——

  “献给那些疯狂的人——不合时宜的人、叛逆的人、搞破坏的人,他们就像塞在方孔里的圆楔子。那些人总是用与众不同的方式看世界,他们不喜欢规矩,他们不承认现状。你可以引述他们,可以反对他们,也可以吹捧或污蔑他们。但你唯一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忽视他们。因为他们正在改变一切,是他们推动着人类的进步。某些人把他们视为疯子,而我们视他们为天才。因为唯有那些疯狂到极点并自认为能改变世界的人,才真的改变了世界。”

  这不就是乔布斯自己吗?

  从1985年被迫离开苹果外出漂泊,乔布斯再次归来已是12年后。这12年里,他从一个放荡不羁、目空一切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拥有真正意义上独立思维和独特个性领导者。以前那个粗暴、专横、冲动、傲慢的乔布斯虽然个性依旧,却多了历练和涅槃后的智慧。而且他的用户至上和完美主义,在回归前后虽然一脉相承,也有着不同的内涵和表现。

  1、领导作风:做能干暴君,不要民主管理

  当大多数公众乔布斯员工之间的关系打上“暴君”和“暴政”的标签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苹果员工的离职率实际上非常低,即便是在苹果最困难的时期,单纯因为不喜欢乔布斯的管理风格而主动辞职的人也不是很多。在一个暴君的暴政之下,大多数人都努力工作且乐此不疲,乔布斯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咆哮的国王

  一位前苹果员工讲了他刚入职时见到乔布斯第一面的情形。在苹果总部,新入职的员工通常会有一周时间的入职培训,他也不例外。一周里安排的都是让新员工尽快熟悉公司运作、掌握必备技能讲座课程培训即将结束时,他发现,乔布斯特意安排了一个与新员工见面、接受新员工提问的环节。

  作为一个新员工,能在入职第一周就有机会见到乔布斯并向他提问,每个人都非常兴奋。在会议室里,乔布斯穿着著名的牛仔裤和“龟脖衫”,高高坐在台上等着新员工提问,那架势,活像一个在驻跸的庄园接受外国使臣觐见的国王。

  可新员工们热情的提问,到了乔布斯那里,换回的常常只是冷冰冰的几个字。对大家的问题,乔布斯的回答总是既简短又粗暴,觉得问题不好或不想回答时,乔布斯在台上就干脆地说:“下一个!”搞得提问的新员工站在会议室里满脸涨红,不知所措。有一位新员工乔布斯:“您觉得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乔布斯不耐烦地丢回来一句:“没有比这个问题更傻的了。”就把头扭向了一边。提问题的员工委屈得就差直接哭出来了。

  参加过这样的新员工培训,也许,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乔布斯和那些历史上大权在握、说一不二、粗暴傲慢的暴君还真有几分神似。

  根据一位前苹果高管的回忆,乔布斯经常在公司内部的项目讨论会上大发雷霆,一点儿都不顾及对方的颜面。有一次,一位加入苹果才4个月的产品经理被调入一个新的产品团队。这个产品本身有不少设计和质量问题。之所以把他调进团队,就是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没想到,这个倒霉的产品经理刚加入团队,就在第一次项目讨论会上遭遇了乔布斯的“雷霆风暴”。看到产品中存在的问题迟迟不能解决,乔布斯可不管你是不是初来乍到,他直接冲着倒霉的产品经理一通咆哮,怒火烧到顶点时,乔布斯激动地挥舞着手臂,用手指敲打着产品经理的脑袋。可怜的产品经理就这样无比委屈地当了一回乔布斯的“出气筒”。

  Macintosh设计初期,有一次乔布斯通知负责用户界面设计的柯戴尔·瑞茨拉夫,自己要亲自跑过来看一看图形用户界面的设计方案。瑞茨拉夫和设计组的成员坐在会议室里,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乔布斯对当前的设计是否满意。但大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乔布斯竟然一走进会议室就开始大吼大叫起来。

  “你们这群业余的废!”乔布斯大声吼道,显然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了设计方案,“你们都是设计Mac OS的人,对吗?”

  包括瑞茨拉夫在内的设计团队怯懦地点着头。

  “呵呵,还真是你们呀!”乔布斯的音调越来越高,“你们真是一群饭桶!现在的窗口样式和操作都太复杂了,要打开一个窗口,居然有8种不同的方式!你们脑子进水了呀!”

  乔布斯一口气讲了足足20分钟。瑞茨拉夫和他的设计小组成员们坐在下面腿脚打颤。除了瑞茨拉夫,所有人都在怀疑,乔布斯是不是要解雇掉整个设计团队。瑞茨拉夫本人反倒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知道,根据以往的经验,乔布斯越是火气大,越是把情况说得严重,其真实用意往往是要提醒、敲打整个团队,而不是把整个团队解散了事。“我想他不会开除我们,”瑞茨拉夫说,“因为如果他想那样做的话,早就做了。”

  “电梯裁员”的悲情传说

  1997年刚回归苹果的时候,因为大规模裁员砍项目,乔布斯的暴君风格发挥到了极致。那个时候,说不定哪天,某个项目组就会突然被解散,平时在一起办公的同事会突然走过来向你告别。

  有好几个月的时间,苹果内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大家流传着一个听来让人不寒而栗的故事:不止一个倒霉蛋在公司办公楼里坐电梯时,电梯门突然打开,一道寒光闪过,乔布斯的高大身形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倒霉蛋面前。电梯门在寒光中缓缓合拢。整个电梯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倒霉员工心跳加速的声音。

  这时,倒霉蛋听见的第一句话通常是:“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项目工作?”

  无论倒霉蛋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如何磕磕绊绊,乔布斯都会继续追问:“你的工作重点是什么?对公司有什么价值?未来有什么计划?”

  几乎没有人可以在让人窒息的电梯间里,在乔帮主威严气场的笼罩下,顺利回答上面这几个问题。而一旦员工的回答让乔布斯不满意,员工在电梯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一定是:“好吧,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更多请点击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取消收藏
乔布斯  管理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