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孵化器比商学院更靠谱的八大理由

  让我们先弄清楚一点:如果你想去高盛Goldman Sachs)、麦肯锡Mckinsey)或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工作MBA是一纸有用的文凭。

  但你若不想在企业内部一步步向上攀登,而去建立属于自己的公司,那么最得不偿失的做法不外乎花两年时间用掉14万美元以上学费,而且其间没有任何收入。因为在课堂的墙外,徘徊着一个比任何商学院教授都更加苛刻的生市场。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顾客根本就不关心你的学历——而市场将比任何没良心的老板都更快地炒你鱿鱼。

  想冒险尝试但需要指导和支持?申请加入一个“初创企业孵化器”可能比申请商学院更能达到目的。

  企业孵化器从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存在了,通常是大学的附属机构,它们利用后勤资源为初出茅庐的创业者提供试验场。

  如今,一种主要为科技企业服务的新孵化器类别正如雨后春笋般在全美各地涌现。这些孵化器提供专家指导、办公场所和律师咨询等资源,以及种子基金——通常用以换取微型企业(或理论上的企业)少量的股权。更重要的是,早期投资者都密切关注着它们。

  Y 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是所有初创企业孵化器之父。(Dropbox,一家估值40亿美元的文件托管公司,连同其他新崛起的高科技明星,都是由Y Combinator孵化出来的)。自从格雷厄姆于2005年创办Y Combinator至今,它已经成功将约100家企业推到全球各地的舞台上。

  和顶级商学院一样,初创企业孵化器对候选人也非常挑剔。事实上,它们还要更加吝啬名额:录取率通常在个位数徘徊,你被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录取的几率是加入名牌孵化器几率的三倍。

  对于少数的那几个幸运儿,以下是孵化器击败商学院的八大理由:

  没有人能教授创业之道

  事实是,你永远无法为创业做好充分准备,课堂时间再多都无济于事。凯瑟琳·敏舒(Kathryn Minshew)是针对年轻职场女性的职业咨询就业安置网站DailyMuse的创始人,1月,她就将加入Y Combinator的培训项目。敏舒决定放弃进修MBA课程而开办一家公司,因为“我觉得从切身运营一家公司以及与其他创业者交谈中,我可以学到更多东西,”她说,“学习需要技能有很多其他方法,而且它们不像MBA那样需要高昂的学费。”

  保罗·格雷厄姆用另一种形式,表达了同样有说服力的见解:“看到商学院设置的一些课程,我会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

  吃方便面能为你得尊重

  白手起家的历程有苦难言。想到你绝大多数商学院同学的前途将是高薪的管理层、投资银行家顾问生涯(及与之相匹配的生活方式),以花生酱和香蕉度日的前景就更显得没有吸引力了。亚当·尼亚里(Adam Neary)为了省钱创办一家面向小企业出售基于网络规划财务分析软件的公司Profitably,不得不搬进岳母家的房子。这就是这类孵化器所喜欢的“甘心为创业而受苦”的故事。尼亚里的妻子就是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尼亚里说,“有一个不会改变的现实:在商学院你完全被有钱人包围,他们一般出身银行业,将来又会回到银行业。当你被生活富足的人包围,你的六个朋友带着他们该死的签约奖金飞往摩洛哥游乐时,你就更难进入‘泡面模式’了。”

  花掉10万美元不算稀奇(筹到10万美元才算)

  指望用一张好看的文凭和10万美元的贷款就能创业,这无异于一个笑话。就算不用贷款,你也很难找到种子资金,尤其是在经济衰退时期。孵化器使这个过程容易了很多。今年,Y Combinator将为加入其中的每一家公司提供15万美元的种子资金。TechStars,位于科罗拉多州博尔德(Boulder, Colo.)的一个孵化器项目,在多个城市运营课程,将提供1.8万美元加??可选的10万美元可转债;而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 Calif.)的500创投(500 Startups)则提供5万美元。这些孵化器大约获得6%-8%的股权作为回报,这是比较公平的,而且,你不是需要钱么。

  投资者青睐孵化器

  展示日(Demo Day)是大多数孵化器项目达到高潮的一天,这一天决定了很多企业的命运,他们需要对着一屋子的投资者展示他们的企业。这是向重要人——以及有钱资助企业迈出下一步的投资者——进行展示的有效方式。投资者们都信任这些项目,相信其已经为他们做了大量的尽职调查,因此,与名牌孵化器的品牌挂钩对你大有助益。2011年10月,Fitocracy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王(Brian Wang)加入了500创投旗下的项目。Fitocracy将用户的健身数据统计转变成社交游戏。还没到加州,身为纽约人的王就利用Fitocracy加入500创投的消息,催促举棋不定的投资者提供融资。“我可以再次找到和我们谈过的投资者,问他们,‘你们投还是不投?’”他说。大多数人都选择投资,于是Fitocracy在11月就完成了一轮融资。

  你自己的企业是最好的研究案例

  案例分析工作会很有启发性。但没有什么比每周80小时、连续三个月重点研究一个案例——你自己的公司——能更有收获了。由于大多数孵化器都会指派一批创业老手给你的企业,这就好像全体教职人员都是你团队的一部分。TechStars纽约分支的主管大卫·蒂希(David Tisch)表示,该项目中的指导工作完全是为每个企业量身定制的。“真的一应俱全,不管你想要的是什么。”他说。

  时间就是金钱

  去商学院进修的成本远不止10万美元学费和两年不工作的机会成本加起来就有将近30万美元。孵化器只占去你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但在变幻莫测的科技行业,这仍然感觉像是一个世纪。

  更加有用的交际网络

  毫无疑问,商学院所带来的人脉宝贵异常。但即使在这一点上,孵化器也还是更胜一筹。DailyMuse的敏舒告诉我们:“我甚至还没有开始(Y Combinator培训项目),我就已经在和项目前辈们连续几个小时地打电话,讨论招聘人手、融资以及搬到加州等话题。这些与我素未谋面的人都愿意如此慷慨地花时间与我交谈,这让我惊喜。”蒂希补充说,一个紧密、尽心尽力的顾问网络也许是孵化器所能提供最重要的财富:“你最重要的收获将是五到十个紧密投身公司的外部人士。”他表示。

  孵化器是个有趣的地方

  在商学院的时光中,几乎每个人都要灌下几杯鸡尾酒的(实际上,这几乎是必要的礼数)。但即便是以扩大交际网络的名义,欢乐时光通常都是以牺牲学习为代价的,而学习正是你进入商学院的目的。

  而加入孵化器的乐趣则与你手头的任务紧密相关:把你头脑中的想法变成真正的产品,然后把它销售出去。阅读有关自己的第一篇新闻报道、成功完成一轮大型融资都是极为有趣的事。捕获第一个大客户更是人生一大快事。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0+1
取消收藏
创业  麦肯锡  商学院  种子基金  名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