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引发批评自由市场声浪

  2008年09月26日  来源:华尔街日报

  美国金融领域动荡正在全球范围内激起了一波波政治争论;对那些质疑美国经济领导力、反对追随美国经济模式的外国官员来说,这场危机无疑为他们提供了绝佳的攻击口实。

  在韩国,反对金融行业自由化的人士抓住这场危机大作文章。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不失时机地再次抛出她为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法案辩护的理由;根据这一法案,德国政府有权否决这家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收购案。分析人士还表示,美国劝说中国推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努力也可能会因此受到削弱。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Peking University's China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经济学家宋国清表示,尽管美国一直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模板,但现在看,老师显然也有自己的问题。

  当今世界各国在经济和金融上的联系远比以往更加密切,与过去几十年的任何下滑相比,过去几个星期美国遭受的问题似乎播下了更多怀疑的种子,令世界更加质疑美国的经济道路。这场危机给外国批评人士提供了攻击理由,同时也削弱了那些认同美国资本主义模式的人的底气。

  布什政府计划耗资7,000亿美元,从银行业收购问题资产;这一计划已经动摇了外国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他们担心拯救方案可能会很危险地继续推高美国本已高企的负债水平。这种担忧情绪也许会进一步削弱美元作为全球主宰货币的地位。持有巨额美元资产的中国和其他国家可能会寻求将更多资产移至别处,从而令业已步履蹒跚的美元再遭重创。

  美国政府近期出手接管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等陷入困境的巨头,这倒是增强了外界对中国大政府模式的支持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教授许小年谈到了中国政府上周购入国有上市公司股份救市举措──这是中国政府近年来最大胆的市场干预措施,政府此前一直试图削弱自己在市场中的作用。他表示,中国政府受到了美国政府干预措施的鼓舞;对一个像我这样的自由派经济学家来说,我觉得以后反对干预会更加困难,因为时下观点是美国经济模式正在崩塌。

  这场质疑风波的影响程度则将取决于当前金融危机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若美国经济能够迅速复苏,还可能有助于恢复外界对美国金融体系弹性的部分信心。此前几次金融危机后,美国都成功恢复元气,甚至变得更加强大。

  不过,美国经济问题可能会削弱对其国际优先策略的支持,包括为美国金融机构扩展海外市场,以及在欧洲大陆推动进一步放松管制等等。德国国会的社民党议员尼娜?霍尔(Nina Hauer)说,美国模式对欧洲的吸引力原本就有限,现在则完全失去了吸引力。

  在欧洲,美国和英国代表着放松监管的“盎格鲁-撒克逊”式资本主义──这与德国政府介入工会企业的经济模式大相径庭,与法国政府强势影响企业决策的模式也泾渭分明。但美国快速提高的生产力和高速增长的经济迫使欧洲改变自己的发展模式

  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日来成为了放任经济政策的重要批评者。2005年,她是以自由市场改革者的形像当选总理的,此后立场逐渐转向了左派。默克尔周二对 15,000名心怀感激的大众汽车工人发表演说称,政府保护大众汽车的法律引发了长期思索──这回应了德国的传统观点,即不受约束的资本市场可能会危害巨大。

  上周末,默克尔就英国和美国拒绝对金融市场加强监管表示了不满,去年德国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期间就曾试图推动这方面的监管。社民党议员霍尔说,这次危机表明,市场需要规则,并且需要有人负责监管;我们过去在按揭贷款等事情上保持较严密的监管是对的。

  欧洲大多数经济学家仍认为,为改善长期增长前景,该地区需要更多地转向自由市场模式。可能发生的后退将是有限的。布鲁塞尔智囊机构Bruegel的金融政策学者尼古拉斯?弗容(Nicolas Veron)说,现实是,欧洲的决策者中间没有人对重新收紧监管意味着什么有清晰的认识

  不过,默克尔并不是唯一换了副口吻的欧洲领导人。一向鼓吹美式放任资本主义的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周二的联大发言中呼吁实行一种有更多监管的资本主义。他说:让我们共同行动,重新构建一个受到监管的资本主义,它的各种金融活动将不再全都交由市场操作者来评判。

  在拉美国家,美国的危机给那些赞成对经济实施更多政府控制政治家提供了口实,他们一直认为美国支持的自由市场药方是该地区贫富差距的根源。

  从委内瑞拉到厄瓜多尔、再到阿根廷,赞成通过各种非正统政策直接干预市场的领导人获得了选民的支持,这些政策包括价格控制产业国有化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免除债务等。赞成这类政策的墨西哥和秘鲁领导人2006年也差一点上台执政。

  不过经济学家们认为,这次危机更有可能对委内瑞拉、阿根廷等依赖向外融资的国家造成损害,危机将导致融资成本飞涨。坚持实行自由市场政策的巴西和智利或许能看到一线希望,这两个国家正为大量涌入的外资推高本币汇率、打击外贸出口所苦,而金融危机或许会减少外资的流入。

  美国近期对其金融体系的大规模干预将有可能让布什政府联邦储备委员会(Fed)被外界指责虚伪,尤其是在亚洲。该地区许多政界人士和经济领域决策者都记得,十年前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面对亚洲金融危机是如何将严酷的、市场化的解决办法强推给他们的,因此华盛顿现在对自身麻烦的应对在他们眼里特别具有讽刺意味。

  一向言辞刻薄的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上周在其网站上对美国处理这次金融危机的方式提出了批评。他9月18日在其博客 (www.chedet.com)中写道: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如何被告知绝不要救助倒闭企业。但在最近的这一年,Fed救助了数十家倒闭的银行按揭机构和其他公司

  韩国曾在九十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中深受打击。该国监管机构在国会复会后准备提交讨论的法案有21个,内容涉及创建投资银行、国有银行私有化,以及允许政府退休基金投资银行业等。

  但韩国一些重量级议员最近几天质疑道,在美国金融体系出现问题之际国会是否还应该讨论金融改革问题。来自执政党国家党的议员Lee Jong-koo说,对韩国最大的国有银行韩国产业银行(Korea Development Bank)进行私有化的问题应该重新考虑。

  一位参与此事的政府官员表示,拥护改革派或许不宜贸然提出这些议案,而应该把它们暂时搁置起来。他要求不透露其姓名,称此事在执政党内属敏感话题。他说,这些法案能否在国会过关可能取决于改革派是否能与美国危机清关系。

  国际上近来一些对美国金融危机的反应似乎属于不太掩饰的幸灾乐祸。一贯对美国主导国际事务持批评态度的俄罗斯领导人在格鲁吉亚战争后已经提高了指责的调门,现在又进而开始向美国的金融霸权发难。俄总统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本月指责美国引发了全球危机,称美国“已经让其他人差不多都倒下了。”俄罗斯近6,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中大多是美元资产,因而也面临着美国金融危机带来的风险

  克里姆林宫官员们多年来一直被外界指责为不断强化国家经济的参与。现在,他们不失时机地指出华盛顿背离了其支持自由市场的立场。梅德韦杰夫说,美国的救助计划相当于将其金融领域部分国有化。他说,莫斯科的做法一直严格遵循着克里姆林宫所称的市场化政策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金融危机  自由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