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职场:匡衡策划“诗经秀”获晋升

  史上秦汉职场

  匡衡,中国励志史上一个不可忽略的人,当年他凿开墙壁,从邻居家偷来的一束光,不只是照亮了他眼前的那一卷书,也照亮了他后来的人生职场之路,更照亮了整个中华民族求学求知之路。

  不过,要全面地还原一个历史人物,不妨从这一束光中走出来,跳出苦学的视野,从人生策划、职场策划看这一束光的技术含量

  找对教材

  专攻《诗经》

  敲开职场大门

  匡衡的形象,在历史的舞台上,被聚焦在那一束从邻居家偷来的光线之中。现在让我们也走到这一束光线当中来,看看匡衡当时看的是什么书,他看书的意图是什么?

  匡衡同学手里捧的那本书,最主要的应该是《诗经》。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诗经》这本教材在匡衡那个时代的显赫位置。在当今,《诗经》主要是作为文学教材进入中学大学的,殊不知在古代,《诗经》是作为最高经典树立在知识殿堂里的。

  那时候,小到为人处世,大到安邦定国,很多都要从《诗经》里找源头,找典范。先秦时代的外交官在大型外交场合,不哼两句《诗经》,是会给自己所代表的国家丢脸的。可别以为《诗经》是一本诗集而已,在古代,它可是一本至高无上的经书。

  再说说匡衡所在的汉朝,那个时候虽然没有进士考试,但贫寒子弟还是有出路的,那就是参加以儒家六经为考试范围的选拔考试。所谓六经,就是儒家六部经典:《诗经》、《尚书》、《仪礼》、《乐经》、《周易》、《春秋》(其中《乐经》已失传)。

  考题范围就在六部书里头,而且只要读通其中一部教材就有资格参加考试了。看起来要求不算高,但是在纸还没有发明或普及的年代,竹简书就是奢侈品。《三字经》曰:“我教子,惟一经。”字面上看是区区“一经”,可是这一本经书可能就是堆满一屋子的竹简,普通的老百姓家庭哪里养得起这一屋子竹简啊?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匡衡为何主动提出给别人打工不要薪水,只要求看人家的藏书,这其实跟现在给老板打工不要工钱,只要求用老板家的劳斯莱斯是一个道理。

  匡衡同学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得在六本教材中选一本,可能是根据自己的性格和爱好,他最终选定《诗经》作为自己走出人生辉煌路的神器,这就和苏秦选定《阴符》作为自己翻身的资本一样。

  从邻居家射过来的那道光芒,照亮的主要是《诗经》,匡衡同学也要靠这个照亮自己的人生。当然,也不排除博览群书,但其他的书都是为深钻《诗经》服务的。

  启示:

  进入职场前要把握一门利器,记住,一门就够了。深入掌握一门往往威力无穷,接下来看匡衡同学的表现。

  搞对策划:

  上演“诗经秀”赚取粉丝引上层关注

  匡衡同学不只是用心读书,也用心包装推广自己。他选定《诗经》作为自己的职场利器,量身定做出一套“诗经秀”,将自己打造成“诗经超男”,也算是两千多年前的“学术超男”吧。

  匡衡同学发起的“诗经秀”走的可能是通俗化、幽默化的道路,因此,票房和收视率都很高,久而久之就形成口碑:“无说诗,匡鼎来;匡说诗,解人颐。”不要轻易说《诗经》,这样会引起“诗经超男”匡鼎(据《西京杂记》,鼎是匡衡的小名)的关注;匡老师讲《诗经》,让人开怀而笑。

  这短短十二个字,成了一句广告词,成了匡衡的一张品牌

  我们分析这道广告词――

  前面六个字:无说诗,匡鼎来。这概括了匡衡在《诗经》传播和研究界的权威地位,向天下宣称,匡老师才是高手。后半部分六个字:匡说诗,解人颐。就是说匡教授的“诗经秀”通俗易懂,幽默风趣,在前面树立权威之后,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展现“诗经秀”为人所喜闻乐见的一面。

  十二个字的广告词,既树立“诗经超男”的江湖地位,又展现“诗经秀”的幽默风趣,匡衡教授的“诗经秀”当然就有票房和收视率的保证了。

  “诗经秀”从民间发动起来,粉丝积累得越来越多,渐渐地延伸到西汉上层,为匡衡的职场打开阳关大道。

  在西汉,要进入管理层,还得参加选拔考试,匡教授的“诗经秀”虽然有人气,但他本人却不太擅长考试。他参加选拔,连续复习九次才考上,而且还只是个丙等,只能去平原郡当文学卒史,这官职很小,是衙门里的下属官吏,年薪一百石,跟匡教授“诗经秀”的风光太不成比例了,咋办?

  还是得靠粉丝们。匡教授的任命一来,粉丝们可不答应,他们纷纷上书,强烈要求给“诗经超男”一个公正的待遇,甚至有粉丝当即表示要辞职,跟随匡教授去平原郡。

  汉宣帝听到粉丝们的呼声,于是为“诗经超男”额外安排一场考试,主考官是名相萧望之。考试成绩出来了,评价是“深美”,“可观览”。回答得有深度,且言辞优美,值得一观。汉宣帝不太稀罕儒学,因此没怎么提拔“诗经超男”,不过,粉丝们的这次抗议不是无用功,至少炒出了“诗经超男”的名气,也让他进入上层的视野。汉宣帝的太子是个儒学迷,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汉元帝,这为“匡超男”以后的辉煌职场埋下了伏笔。

  启示:

  在家靠父母,在外靠粉丝,粉丝就是忠实的接受群,一个成功的策划,能圈定一个接受群。匡教授凿壁偷来的那一束光,不只是苦读之光,也是策划之光。

  走错道路:

  从凿壁偷光到贪财偷田

  匡衡进入西汉高层之后,靠的还是《诗经》,将“诗经秀”从民间上演到宫廷,一路通杀,一路亨通,做到丞相的职位

  朝廷无论发生什么事,匡教授都能从《诗经》里找到答案和解决方案。汉元帝时有地震有日食,匡衡就认为这是国君未能做好榜样,阴阳失调所致,于是从《诗经》的《国风》里找阴阳调和的案例;汉成帝好色,匡教授就用《雎鸠》里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来敲打年少的君王,要他找稳重端庄的“淑女”,防止沉溺美色。

  吃透一部《诗经》,用透一部《诗经》,匡衡一生的资本利息全在这个上面,好书不用多,一部就够。

  不过,匡衡时时用最高经典《诗经》来规范君王和天下,自己却也不能如一,在人生的收官阶段出了个大污点。想当年匡教授是个穷小子,连照明都要从邻居家用,后来靠《诗经》取得功名富贵,家中有田三千一百顷,该知足了吧?

  然而不是这样的。有一段时期,因为地图弄错的关系,匡家无端多了四百顷田。对于这种天外飞来之财,其下属赵殷等请求匡向皇帝打报告说明情况,匡教授却贪图这四百顷田地的收入,一直含糊对待,既不打报告,也不撇清;地方开始清查这四百顷田的归属,匡衡却在这个敏感时期,大张旗鼓派人去将这田里的谷全部收割归己有,吃相实在是很难看。

  汉朝主管官吏作风的司隶校尉立即打报告检举匡衡的非法行为,于是,罚款又免职,匡衡的人生很不光彩地收了尾。

  启示:

  匡衡的一生,似乎可以用“偷”做关键词,以偷光开始辉煌的人生,以偷田步入耻辱的晚年。偷光是为了寻求知识,偷来的是光明,换来的是真理;偷田是为了私利,偷的是财产,换来的是耻辱。《诗经》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做人、做事、做官没有人不肯善始,但很少有人善终。匡衡读到这里的时候,是不是格外留心过呢?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职场  故事分析  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