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寒冬悟道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时间:2008-12-12

阿里巴巴逢单出击,逢双韬光养晦。

马云为何能提前预感经济危机,又是如何在冬天自救的?

从京都到东京的新干线上,窗外景色飞速闪过,马云有些出神。

深秋是京都一年中最美的季节,金阁寺的枫叶染得通红。这是马云最喜欢的日本城市,此前他来过五六次。不过这次他没作停留,10月26日晚上到达京都,第二天拜访了日本惟一在世的“经营之圣”、京瓷创始人稻盛和夫,紧接着去东京参加世界经营者大会。

稻盛老先生探讨了企业与人性的话题之后,马云意犹未尽。他叫住了列车上的快餐车,向服务员要了一块三明治、一杯凉茶。“如果在山里搞个小别墅,门口有温泉,一天到晚在里面喝喝清酒,看看书……”他对坐在对面的《中国企业家》记者感慨,然后扭头对阿里巴巴本公司COO孙炯说,“下次你要帮我在京都找个寺庙住下来。”

其实马云刚去过一个寺庙——10月25日,他在郑州“青年创业大讲堂”演讲,特意安排了跟少林寺方丈、“河南第一民营企业家”(马云语)释永信见面。

还有件事你会觉得更不可思议:2008年初夏,马云突然离开杭州,到重庆北碚缙云山白云观住了三天。他可不是去凭吊探幽,他惟一的目的就是不发一言——他禁语了。在无人打扰的道观里,马云把大量时间用于精心抄写毛笔字的经书。刚开始时,他所写的每个字都很大,写到最后,每张纸上出现的都是整齐的蝇头小字。

“ 禁语前觉得能不说话真好,禁语后才觉得能说话真好。”这是三天之后,走下白云观后马云说的第一句话。“过去,都是他在说,别人听,其他人的思路很容易被他带动。禁语之后,能够让他有更多机会倾听和思考别人的话。”一位阿里巴巴高层说。马云从此迷上了禁语,就在前往日本之前,他在海南的一栋别墅里沉默了三天。

搞什么名堂?当全世界都在为金融危机疯狂的时候,马云却玩起了玄虚,满世界“求神拜佛”,参禅悟道。他所在的行业、以中小企业主要客户阿里巴巴正在冬天苦苦煎熬,他却在思考“人的本质,企业发展到最后到底为了什么?”的问题。

这还是人们熟悉的那个马云吗?

这个互联网异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被称为“第二个盖茨”、“中国的Jack(韦尔奇)”。在2008年,他引起了两地领导的反思,“上海/广州为什么出不了马云”。他被创业者崇拜为导师,他的狂言也遭人忌恨鄙视。他上市后封口了一年,但中间就没消停过。他比很多人提前预感到了冬天,也搬出“150亿援冬计划”。

马云不是没经历过麻烦。“2006年他已经被修理过一把了,在雅虎身上也交了不少的学费。否则如果一直捧到现在,我估计我们会死得很惨。”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对《中国企业家》说。

作为《中国企业家》“2008年最具影响力企业领袖”的第一名,马云代表了这个群体的普遍遭遇和典型思考。“四五年以前,碰到这种灾难我浑身紧张,如何应对?但如果你进入到另外一个境界、哲学层面上,你会发现这就是人生,你一定要经历的事情,你就会很坦然地去看它。”

马云善于国际化学习,他跟盖茨韦尔奇乔布斯都交流过。“我看清的东西,很多人未必理解;我也没看清的东西,说了也是瞎说。所以影响力只能跟那些已经看清的人分享思想,我觉得领导者是孤独的。”很多时候,企业风险就在企业家身上。即使是苹果公司,也得祈祷乔布斯不要出事。马云羡慕稻盛的境界,“人很难做到灵魂出窍,但是精神领袖走了,灵魂还留在企业里,那才叫高人。”在决定继续缄默一年之前,马云告诉《中国企业家》:“我就想怎样花6到10年时间,让灵魂留在企业,人该干嘛干嘛去。”

这话翻译成人类语言——44岁的马云在考虑退休了。他其实已经淡出一线管理,“准退休”了。从明年开始,他连五家子公司年度预算都不管了。“但我估计我是停不下来的,我对教育环保农业、公益感兴趣,太多事情想做了。”

“嗅不到冬天的味道就不是合格的CEO

一轮轮能活下来,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

马云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气定神闲。

去年上市后不久,阿里巴巴CEO卫哲几次接到马云电话:“出什么事了?今天怎么跌这么多?”但3个月后,他再没问过股价的事。有段时间,卫哲忍不住说是不是采取点措施。马云眉角一挑,“你再仔细考虑一下,你是做一年还是要做几十年这家公司?”

但眼看着阿里巴巴股价从最高41.80港元一度跌到3.46港元,很多人都在期待马云做出回应,其中既有投资者,也不乏幸灾乐祸的竞争对手,有小股东在网上写信,要求他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马云不为所动。今年10月28日,他在东京还自我调侃,“阿里巴巴呼地从13块钱涨到40块钱,但是我们也没做对什么事情。”他用手上下比划着,“嗖地又掉到4块钱,我们也没有一件事做错了。”台下哄堂大笑。

11月1日,马云在内部全员大会上说,“很多年后,你们可以对后辈讲,阿里巴巴股价也曾有过3元的灰暗历史。”10天后发布Q3财报,阿里巴巴净利润为3.0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8.9%,比上季度下跌22.2%;并公告了20亿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你看现在我们多踏实,20多亿美元现金,爱干嘛干嘛。”

马云的底气并不只是他有过冬的“厚棉袄”,而是他很早就预感了冬天的到来。

外界所知马云第一次提出过冬是去年12月——他说,“我把繁荣时期称为夏天,夏天最主要的工作是准备冬天的来临。我为什么上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准备过冬。”(我们当然知道啦,他是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上说的。)“哗众取宠!”直到2008年6月,马云向员工发出了《冬天的使命》的邮件,仍有不少人怀疑,“那只是马云自己的冬天。”他有些懊恼,“我每次说什么,人家都不能够接受。我们要有冬天,就没人活了。”

曾鸣也表示遗憾,“去年大家都去赶资本的盛宴,曾经坚守得非常好的企业家最后都顶不住了。”他透露,马云的危机其实还要早,2007年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就隐约感觉不对了,“去年三、四月份就已经在内部讲,要开始有准备,所以我们才以最快的速度去上市,包括组织结构的一些调整也是以分散风险、确保各个子公司的生存为第一目的。”

支付宝总裁邵晓锋记得马云一年前说的话,“嗅不到冬天味道的CEO不是合格的CEO”。

2007年4月的一天夜里,马云突然说公司上市。时任淘宝网副总裁的邵晓锋大吃一惊,此前他们还达成了不急于上市的共识。马云说,环境变化了,“未来我们需要大量的现金储备,以防备危机的出现。”他给阿里巴巴上市起了一个代码:“K计划”。5月,阿里巴巴确定承销商。11月6日上市,融资14.9亿美元,是Google之后全球最大的互联网IPO。其市值曾经超过200亿美元,但如今只剩下顶峰时的10%。

去年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香港上市,其估值以土地储备标准,这让马云对寒意的预感更强烈。“当时觉得恐怖,世界一定要变了。”卫哲说,“就像以前互联网泡沫时是按点击率来计算值多少钱,至于这个点击到底值不值钱,已经没人考虑了。”

这似乎有点事后诸葛亮,“但2006年是一种难,2007年是另外一种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左右可能都错。”曾鸣说,“一轮轮能活下来,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一个真正好的企业家,要有一些超越赚钱的使命感和追求,你就不会太贪,不会过于追逐短期利益。”

彭蕾跟随马云工作了10年,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春节过后的员工大会,马云说,阿里巴巴逢单出击(2005年收购雅虎中国,2007年上市),逢双韬光养晦,2008年的策略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王”。

但去年初回来担任首席人力官,已是两岁孩子妈妈的彭蕾压力大得“头发一根根立起来”。马云上市后的第一刀又让所有人吃惊——他对高管进行了一轮大调整。2008年,集团COO李琪、CTO吴炯、淘宝网总裁孙彤宇离职去国外学习;支付宝总裁陆兆禧调任淘宝总裁,资深副总裁金建杭调任中国雅虎总裁;此外还有数位总监离职

“当时动静很大,什么过河拆桥、杯酒释兵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彭蕾说。李琪、孙彤宇都是马云18人创始团队成员,特别是孙彤宇带领淘宝在中国击败了eBay,被认为是其灵魂人。但马云坚持己见。“其实我从去年开始准备‘去世’,我如果还活二三十年,我要做什么?想清楚这些以后我才把我的人换掉,等到60岁时我再换他们,孙彤宇、李琪五年十年后一定会恨我。我比他们看得更透,他妈的出去享受人生,理解生命、生活再回来。”

调整时机马云煞费苦心。他对稻盛说,“我有一个原则叫阳光灿烂修屋顶,大太阳的时候爬到屋顶上,不能等下雨天才修。”这种节奏感让曾鸣折服,“他天马行空,跳跃性思维,经常有神来之笔,这是非常独到的,对阿里巴巴今天的格局有很大的影响。”

但马云的激进和天马行空也遇到了麻烦。2007年阿里巴巴也膨胀过,子公司一度达到7家。今年又往回收缩,中国雅虎与口碑网合并阿里妈妈并入淘宝。他对竞争对手毫不手软,奚落道:“我现在躺着不动,马化腾李彦宏也赶不上。”

在东京,马云对日本媒体阿里巴巴活下来有这四样东西很关键,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存活下来都有这四个原因:“第一,也许我们比别的企业更开放;第二,我们更懂得分享;第三,我们可能更讲究责任感;第四,我们可能更具有全球化的眼光。”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救市,马云搬出去年上市路演时说的话,“我永远是股东第三员工第二客户第一,爱买不买是你们的事情。我答应的业绩说到要做到,但是我不会承诺股价。”这跟是否冬天无关。“你要明白,你做的任何事情不能因为外面乱而乱了。真正的投资者巴菲特,他是关注你公司做得对不对,人对不对,方向对不对。”

马云悟道

真正的企业家,既要对宏观大局有前瞻性的理解,也能撸起袖子跟人家拼刺刀

“Hi,Jack!”

“Hi,Jack!”

今年5月,马云和杰克·韦尔奇成了很好的朋友。“这是我要继续领导这家公司的代价,不断学习,去见比尔·盖茨,理解巴菲特的思想,学习韦尔奇,去看稻盛先生。”

有大视野,能够及时感知环境的变化,这得益于马云近年来频繁地与全球政经名流的交流。“我们团队有一个共识,就是尽可能地让他脱离企业的日常管理,有更多的时间在外面,你在内部陷得太深了,没办法做一些宏观判断。”曾鸣说。而马云的语言优势和对西方文化的熟悉,更为他的国际交往提供了便利。

看看马云11月的行程:他还参加了软银董事会会议;回北京后,他见了一位全球顶尖投资家;11月11日,他又去了东京,和孙正义出席阿里巴巴面向日本企业的说明会;之后一周,作为本年度轮值主席在秘鲁参加APEC中小企业峰会,以及各国领导人出席的CEO峰会。

跟高手过招,境界自然不一样。前几年,韦尔奇到中国,受到国内企业家的膜拜,马云深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鸡同鸭讲”,对话根本不在同一层次上。

“和稻盛,我必须要和他在经营理念哲学层面、人的层面、道的层面上交流。理的层面必须要和杰克·韦尔奇谈。机会层面要和比尔·盖茨谈(盖茨也闭关)。要学习生态系统的层面,要和沃尔玛谈。你希望获得长期发展的思想,去看巴菲特……”

“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我有幸认识人类最顶尖的四五个人,感受他们,学习他们。”

马云稻盛致敬,“我们新经济行业在此前是破坏规矩,到后面建规矩的时候,必须向传统公司学习。”“我绝对不是学习今天对我有用的东西,而是学习5年后我一定会犯的错误。”“我们9年走过了传统行业30年的路,再过10年,有机会超过他们。信不信中国很多传统行业做了几十年,也不能跟稻盛、韦尔奇沟通?”

至于要交流互联网,马云会立刻接通孙正义杨致远电话。据说他每次和孙正义开会都是张牙舞爪状。他也会拍着桌子让杨致远“Shut Up”。

不过也不要被马云骗了——他是个实用主义商人,他从GE学了管理构架、绩效考核,2001年引入GE前高管关明生担任COO,去年邀请沃尔玛全球副总裁崔仁辅加盟。也别以为马云只会离经叛道,2007年集团成立了组织部——他向共产党学习。阿里巴巴80多位资深总监以上级别的高管都归组织部统一管理,按需调配。

看马云如何调教团队很过瘾。“高管感到痛苦,那就对了”。他已把财、物权力下放到各子公司,明年甚至打算连年度预算都不看了,他将“以自己满意或者不满意作为考核标准”。当5位总裁听到这个决定,差点“跳到天花板上了”。

多年的KPI考核体系马云一句话就打破了。但彭蕾越想越觉得靠谱。像淘宝网总裁,只用平衡积分表考核是不够的,他应该自己学会做战略判断。马云有点像在玩“无招胜有招”。不过彭蕾承认,“这种考核只限于总裁层面,再往下走就不行,就乱了。”

这就是马云的方法论。“怎么给足够的压力又不压垮他们?怎么给足够的空间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这中间有很多艺术的成分。也有很多摸索和错误,所以我们也是放一放,收一收。”曾鸣说。

今年3月底,马云召集组织部88名高管在余杭开会,最后讨论出来干部管理的“九阳真经”,除了已有的客户第一、拥抱变化等,还出现了“很傻很天真”、“又猛又持久”等民间词汇。经过完善,“九阳真经”6月底在阿里巴巴开始实行。

国庆节期间,马云又带着淘宝所有高管到西安,参观秦始皇兵马俑,“让大家从传统文化中感受、体验那种一统天下的气势”。而淘宝正承担着阿里巴巴扩张的重任,其交易量2008年全年有望超过1000亿元。10月8日,阿里巴巴宣布未来5年对淘宝追加投资50亿元人民币,打造所谓“大淘宝”。淘宝网总裁陆兆禧对《中国企业家》说,“现在的淘宝网,已经成为涵括eBayAmazon沃尔玛三者优势的综合平台。”

你也可以把马云10月底启动3000万美元的全球推广视为冬天里的进攻,但他认为这是“慈善行为”。“这种投入对于中国经济阿里巴巴中小企业客户都是救援式的,这时候我完全可以恶狠狠收费的,但责任感就是在危机的时候体现的。”

最终,马云在世界经营者大会上提出了一个新概念:“从传统的工业文明走向一种新的商业文明”。他预测,这次金融风暴之后,以诚信、透明化、责任为特征的新商业文明将会诞生。而阿里巴巴将在C(消费者)2B(网络卖家)2B(产品供应商)2S(电子商务服务提供商)之间搭建一个产业链,据说它十年后将超越沃尔玛

“这东西太大了,我想通过几年努力,把它做点东西出来。”马云期待几年后众人惊呼,“啊!你在做这个?”

马云应该感到庆幸,他没被树立成雕像——曾鸣说,“如果阿里巴巴或者马云没什么故事可讲了,就变成一个成熟的商业环境中一个标志建筑而已,立在那儿,大家天天经过也没什么感觉。”

尽管这两年学习道家哲学、佛家思想,在海南三天“禁语”,在道观里抄写经书,“对人、对社会、对文明、对灵魂这些兴趣越来越大”,但马云还是有很多东西放不下的,也不表明阿里巴巴就成为不再犯错的公司。“只是你到了这个阶段,人文的关怀、终极的思考一定要跟得上,不然底蕴不够了。”

悟道的马云也并不凌虚蹈空,“不管你飘得多高,你必须站在地上”。“真正的企业家,既要对宏观大局有前瞻性的理解,也能撸起袖子跟人家拼刺刀,没有这两点做不出来,某种意义上马云他们都是双重身份的有机融合。”曾鸣说。

最后要说回我们的影响力。马云坦承,“今天我们在电子商务互联网业有一些影响力,但是跟整个社会的影响力来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云似乎已经“灵魂半出窍”,他希望自己的退休做得完美。

在京都,马云问稻盛和夫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您退下来之前做了多长时间的准备,做了哪些准备?

于是,共进午餐时,稻盛跟马云又有了这样一段对话:

“你也考虑到自己几年之后要退到二线的情况吗?”

“那当然。一个人不为未来做准备,你很难做好今天。为自己负好责任,你才能为别人负好责任。”

“你现在还年轻,未来还很长呢。”

“有一点要想清楚,人活着为什么?当想清楚人要去哪里的时候,其实没有早晚之分。”

“这很深,非常有道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
取消收藏
马云  阿里巴巴  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