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竞价排名不应跟“毒奶粉“划上等号

  2009-01-05  来源:《中国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坐在这个位置,会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吗?你会感觉到恐惧吗?

   李彦宏:说实话,有时候我看到一些外界的批评,我会有这种感觉,我就觉得为什么别人不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比如说像裁员的时候,大家说这个部门还是给百度挣钱的,他为什么不要了?以及这一次有无数的人在质疑“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其实客观来讲,“竞价排名”这个商业模式拯救了整个互联网产业。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整个一下大批的倒闭互联网公司,后来互联网为什么又起来了?主要还是因为“竞价排名”这个商业模式的发现。Google也好,雅虎也好,Microsoft也好,美国前三大的搜索引擎用的全都是类似的模式。然而这个模式在中国最近受到这么大的批评和质疑,我只能承认说,我们在运营上有疏漏,“竞价排名”这个商业模式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商业模式本身不仅没有得到理解,而且简直跟毒奶粉划上了等号。

  《中国企业家》:上市之后,面对华尔街这种增长的要求,你焦虑过吗?

  李彦宏:这个也是很多人对我的一个误解,包括很多百度员工都觉得说百度面临着华尔街很大的压力,百度面临高成长的压力,很多时候,也不得已很多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它过去了。其实不是这样子,在我心目当中,我从来没有觉得我要为华尔街打工,我不是一个打工者的心态。我做百度的原动力主要不是为了挣钱,到现在我也不需要为挣钱而工作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并没有真正的觉得说华尔街给了我多大的压力,而更多的是我自己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潜力,百度的影响力可以更大。

  《中国企业家》:创新控制互联网公司的大难题,很多互联网企业家会向IBM华为学习,你会有这样一个思考吗?

  李彦宏:我没有特别地去考察某一个公司,我们所处的领域跟制造业这些还是非常不一样。百度从第一天开始到现在,由于我们这种文化的特殊性,简单可依赖的,上下级的之间关系互相不明显,上班时间也不是很固定,每个人都可以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这样的文化导致了这个公司本身他的创新能力和动力都是非常大的。这样的东西,我觉得是那些特别成熟的公司所不具备的,我也不能够放弃这种文化、管理制度

  《中国企业家》:上市以来,百度的企业文化价值观有否进行过大的变革和升级?

  李彦宏:没有。也没有什么公司对我影响比较深,完全是自发的。从2001年开始,一直到2004年左右,是一种没有经过总结、没有提炼的,完全自发的。到2004年左右,我们觉得公司人员越多,我们需要告诉人家的话,需要一有套说辞,最后想到了“简单可依赖”,就是这套东西慢慢形成了文字而已。

  《中国企业家》:有一位分析人士说,李彦宏在百度央视曝光之后,你首先考虑去见的第一波人是华尔街的分析师,而不是用户,但你是经常提倡用户体验第一,你还是很在乎华尔街?

  李彦宏:他怎么知道我见的第一波人不是用户呢?实际上,这件事情出来之后,我肯定是先见内部的员工去处理,先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做了。但是你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你必须符合上市公司相应的规定,公司出现了重大的变化,我们有义务去告诉投资者。这是我在尽一个上市公司CEO的义务,不是说我就看重这些东西。

  出井伸之对李彦宏建议―― 请从容面对

  文/出井伸之 索尼董事长CEO百度独立董事

  企业在成长过程中总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阻碍和困境。就好像接力比赛一样,根据当时情况的不同,团队要进行不同的应对。这样才会实现量子级(quantum leap)的成长。

  企业建立初期,以创立者的愿景为轴心成立的团队为中心进行管理企业成长到一定阶段时,不仅继续需要创立者的愿景,同时也需要专业的管理者。中国的企业实现了飞快的成长,但是市场的历史不长。可以预想专业管理人才今后将会面临不足。今后应着重培养专业管理人才。

  正如人类一样企业也是一个生命体。在企业之中我们可以看到,企业因为管理层、职员、股东顾客这些各个领域的人的存在而成立。也就是说,一个生命体中存在着很多小的生命体,有必要互相提供价值。另外,既然是一个生命体,就会有情况好和情况不好的时候。生命体之中,也会有健康的部分和不健康的部分。

  管理层有必要在充分理解这一点的基础上,去确立适合自身企业的、适合中国国情的公

  司管制。原样照搬美国的公司管制系统是不会起作用的。索尼公司在日本是公司管制的先行者,也是跨国公司。在开展业务的各个国家,确立了适合其国家国情的公司管制。

  虽然中国的企业家在如今的困难的局面下,但也请从容的面对、突破难关,向顾客股东提供最大的价值,早日实现下一个飞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李彦宏  百度  竞价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