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对世界经济前景过于悲观

  油价在6个多月的时间里下跌了逾50%,你可能认为投资者将会为此欢呼。或许他们本来要欢呼,要不是油价下跌导致通胀水平急剧下降的话。

  资金纷纷逃向安全的政府债券,导致后者收益率降至2012年欧元危机最严重时期以外的最低水平。尽管目前股市较历史最高点仍然只不过相差了3.5%,但它们的波动更加剧烈。价格上下震荡,表明投资者越来越担心经济增长前景。

  经济学家们认为,在美国石油产量上升和欧佩克(OPCE)拒绝减产之后,油价下跌主要是石油供应增加引发的。标准经济模型表明,如果当前油价得以保持的话,今年的全球产值应该会提升0.5%-1%。石油生产商将会损失巨大,但消费石油的家庭和企业的受益将更大。

  投资者最初接受了这种观点,从而推升了能源领域以外公司股价。但随后他们开始怀疑起来,因为通胀预期急剧下降——如果油价暴跌真的有利于经济增长的话,那么通胀预期下降的原因就让人看不清了。

  答案在于欧元区。尽管油价下跌本应推动其经济增长,但该地区经济一直以不到1%的速度缓慢增长,同时通胀预期脱离了欧洲央行(ECB)提出的低于但接近2%的通胀目标。一场通缩可能会将欧元区牢牢攥住。在通缩中,消费者会由于预计价格下跌而延迟支出,公司会降价以吸引顾客走进商店,家庭会由于预期得到证实而捂紧钱包。结果将是灾难性的,而且影响深远。

  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意识到了这种威胁,因此给出了强烈的信号:欧洲央行将在本周四的会议上开始量化宽松政策,即印钞购买主权债券。本周,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暗示,按照欧盟条约,此类债券购买可能是合法的,但可能需要遵守一些温和的保护条款。

  与此同时,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在上周四意外决定改变预先制定汇率上限的做法,允许瑞士法郎汇率自由浮动。这被视为一个信号,即瑞士央行的银行家们不愿缓和当欧洲央行开始购买债券时可能导致的欧元下跌。另一种方案是瑞士央行大量印刷瑞士法郎,并用它们来购买欧元,从而至少让这两种货币的比值保持不变。但瑞士法郎过度供应将可能导致瑞士金融体系不稳定,而且如果瑞士央行随后被迫反悔的话,它可能会损失外汇储备

  无论瑞士央行的动机是什么,此举加大了金融市场的波动。瑞士央行的“大变脸”让交易员们怀疑,当央行银行家们承诺无限干预以实现公开宣称的目标的时候,他们是否还能相信。许多投资者量化宽松的有效性感到怀疑,即便是“无限量”的量化宽松。他们将从中吸取教训。

  然而,这将不会阻止德拉吉在1月22日宣布总额可能达到5000亿欧元的主权债券购买计划。加上已经宣布的购买私人部门资产的举措,这将足以使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大7500亿欧元——这正是他早先暗示的目标。但现在依然存在两大不确定性

  第一,我们不知道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两名德国委员——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和萨拜因·劳滕施莱格(Sabine Lautenschl ger)是否支持任何形式的量化宽松。即使他们支持,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坚持,如果欧洲央行在主权债券上发生了损失,损失应由相关国家负担(许多经济学家相信,此类坚持将让量化宽松的效果大打折扣,他们认为,损失应以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共同承担”,由欧元区成员国分担)。德拉吉面临一个关键的选择:即便是以削弱量化宽松计划的规模和有效性为代价,他也要寻求达成一致吗?

  此外,还有人担心,美国经济可能出问题。美元一直在升值,一旦欧元区开启量化宽松,美元还会进一步升值。这将阻碍增长,抵消油价下跌的提振。统计模型显示,实际增长率已从去年11月的4%放缓至今年1月的3%。但目前看淡美国还为时尚早。经济放缓基本上是美联储(Fed)料到的。失业率仍在下降,消费者信心非常强劲。

  1月中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抱怨称,全球增长“失衡”,因为它过于依赖油价下跌和美国经济复苏。这显然没错。但在近期的阴霾中,不要忽视乐观的阳光。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世界经济  投资者  政府债券  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