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吧,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危机!

  关于中国的人口形势,目前有不同的判断和预言。根据笔者的研究,中国人口基本上将在2023年达到峰值,峰值人口大概在13.8—14亿之间。

  2010年中国人口的年龄结构是纺锤形的,根据笔者预测,2050年人口的年龄结构将是倒三角形的,也就是年龄越小的人口越少,当2000年出生的这一代人到七八十岁的时候,中国的人口会减少一半以上。

  从工作人口的角度看,中国工作年龄人口在 2015年到达峰值,即9.24亿,2080年可能降到 3.39亿。65年时间,工作年龄人口减少2/3。新增工作年龄人口数在2011到2015年之间是正的,2016年将转负,之后几年稳定在负的三四百万之间。2026年前后,随着三年困难时期出生的人到达退休年龄,退休人数比较少,新增工作年龄人口数会重新出现正值。

  而2028年之后,随着1960年之后的婴儿潮变成退休潮,每年新增劳动力是负1000多万,最高是2054年,大概是负1878万。65年时间,工作年龄人口数要减少将近6亿。

  根据上述结果,我们认为中国目前面临严峻的人口局面。而持续20多年的超低生育率将使目前的人口形势进一步恶化。那么,中国的人口和劳动力形势,对中国的宏观经济将有什么影响?

  潜在增长率下降

  人口逐年减少对潜在增长率的影响有两方面。第一是直接影响,劳动力增长率的下降将导致潜在增长率下跌。如果每年劳动力减少1000万,即每年减少1.3%,将直接导致潜在增长率下降至少0.65个百分点。

  第二是间接影响,主要是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首先是储蓄率下降,老年人是净消费者,不是储蓄者。储蓄使更多的资金可用资本形成资本增长会提高。但如果储蓄率下降了,则意味着资本增长率会下降,同样会降低潜在增长率;其次是老龄化社会技术进步率会下降,因为每个社会中创新能力最强的是年轻人。

  综合上述两方面,人口危局意味着中国的潜在增长率会急速下滑。可以说,“新常态”的出现,人口是重要的决定因素。

  社保体系承受巨大压力

  到目前为止,凡是社保体系好的国家,无一例外都面临一个问题:资金窟窿特别大,人口即使保持不变,也难以长期维持下去,比如美国。

  更何况,随着老龄化的发展,人口预期寿命越来越长,意味着领取养老金的时间越来越长,在缴纳的时间是给定的情况下,窟窿就越来越大。而同样随着老龄化的发展,年轻人越来越少,缴纳养老金的人数随之减少,养老基金缺口将会越来越大。

  要弥补资金缺口,一个办法是提高经济增长率,经济增长率上升了,年轻人的工资长涨,就会缴纳更多的养老金。但问题在于,在目前的人口形势下,潜在增长率不是增长,而是会急剧下降。因此,如果中国的人口形势不发生逆转,将给社保体系带来巨大压力,甚至最终可能出现社保危机

  人口拐点导致房地产市场拐点

  房价的拐点主要决定于人口因素。住房既是奢侈品,也是必需品,对作为必需品的住房的需求,就是所谓的“刚需”,它是由人口决定的。

  影响刚需的第一个因素是人口总量。人口是决定房价长期趋势的最主要因素。按照笔者的预测,如果目前的人口政策不调整,中国的人口将在2020年前后到达峰值,距现在只有几年时间。当人口到达峰值的时候,房价差不多也就该到达峰值了。

  影响刚需的第二个因素是劳动力。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口是对住房具有刚需的人群,不管是买房还是租房,都是需求。中国的工作年龄人口将在2015年前后到达峰值。随着劳动力总量的减少,刚需自然会下降,对房价构成向下的压力。

  影响刚需的第三个因素是人口的年龄结构。上世纪60—70年代是中国的一个生育高峰,当60后、70后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候,对住房就构成了巨大的刚需,此后又构成了巨大的改善型需求,因此从2000年至今房价狂涨,可以说跟这一次生育高峰是完全一致的。

  随着60 后逐渐进入老年,80后、90后人口急剧减少,刚需以及此后的改善型需求也将急剧减少。实际上,当90后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候,父辈、祖辈可能已经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住房,住房需求减少已是毫无疑问。

  影响刚需的第四个因素是城镇化,这是许多人寄予巨大希望的一个因素。按照官方的估计,我国目前的城镇化率仅有54%左右,城镇化的空间还很大,而农村人口大量进入城镇,必然产生对城镇住房的需求

  但是,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程度到底如何还有争论,城镇化率数据到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中国城镇化的真实情况,还无法断定。

  近年来每年都会出现的民工荒就明白无误地表明,农村已经缺少富余劳动力,那么城镇化还从何说起?所以,把城镇化看作推动中国房价上涨的因素,有点不太靠谱。正如民工荒已经出现的时候,还有许多人认为农村仍有大量富余劳动力一样,现在当农村只剩下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城镇化的人的时候,还有人认为中国的城镇化刚刚开始。这是一个误区。

  综上所述,就全国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人口因素表明中国的房价基本上已经到顶。

  但是,人口的跨区域流动可能会导致部分地区房价走势跟全国不一致。总体来说,人口净流入的地区房价可能会保持平稳甚至上涨,人口净流出的城市房价会下跌。具体而言,中国房价泡沫如果破裂的话,会从小城市开始,逐步向三四线城市蔓延,然后到二线城市,最后到一线城市

  计划生育政策需重大调整

  面对这样的人口形势,计划生育政策亟需重大调整,要从限制生育转向鼓励生育。

  许多人担心放开生育管理会导致人口失控,这完全是不必要的。根据人口学家的研究,随着经济的发展、妇女教育水平的提高、城镇化、育儿成本的增加、节育技术的成熟,生育率是自然减少的。

  尤其是对于中国来说,最近几十年计划生育政策实践中,政府开动强大的舆论工具,大力宣传计划生育,人们的生育观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2000年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就降到了1.22这样一个极低的水平,而且一直持续至今。

  我国去年放开了单独二孩政策。放开前,有人口学家预言这一政策将使中国多出生1000 万人;现在第一年的实际数据出来了,申请数才 100万左右。如果扣除本就打算超生的人数,这意味着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基本上是无效的。

  很明显,现在完全放开计划生育政策也不可能使人口增加太多。实际上,现在我们应该担心的不是生的多,而是生的少;即使鼓励生育,能不能出现婴儿潮都是个问题;即使真的出现婴儿潮,我们的态度也应该是呼唤和欢迎,而不是担忧和回避。【作者:苏剑 来源:瞭望智库

  更多精彩内容 ,下载MBA智库资讯APP或关注微信公众平台:mbalibnews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5+1
取消收藏
危机  人口  增长率  资本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