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私募操盘手数亿过江龙资金狂炒阿里巴巴

  2007年11月12日  来源: 理财周报 作者:李清宇

  “成交额174亿港元。”11月6日,国内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HK 1688)在香港挂牌的第一天,就创下了很多个第一,天量的交易额就是其中之一。

  “大约有200亿美元左右的内地民间资本参与了此次阿里巴巴新股申购。”几天前的这个数据可以解释其中的原因。11月6日,阿里股价一度创下40.5港元新高,投资人迅速获利离场。

  是夜,操盘手张新(化名)坐在电脑前,粗略计算了一下收益,“投入了上亿的资金收益超过千万了。”他听上去很兴奋,但面对记者,他还不愿意完全暴露。

  张新是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负责一级市场操盘手,“投资公司在北京、上海和深圳有很多。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一二级市场分工很严密。”张新打开了话匣子。

  阿里巴巴并不自信

  “一级市场就是打新股,每一只新发行的股票我都会考虑。”张新告诉记者,用行话说,他做的其实叫“一级半市场”,即参与新股股市的转换。而二级市场就是炒股票

  “两者是不同的。首先从资金来源上,打新股的资金冻结期只有4天,所以我们可以使用短线资金,比如亲戚朋友的钱,从浙江商会里融资,甚至一些暂时被挪用的公款。资金在使用前,我们会签署相关的协议,不承担任何股市风险。”因此与炒股相比,张新觉得他的压力不大,“但收益率也低,今年平均在 17%左右。”

  偶尔,股市的调整也会让股市的操盘手打新股,“这只能使我们的中签率变低”。不过张新表示,他们都很期盼牛市,因为牛市里的股票的整体市盈率高,收益也高。

  “其实去香港做一级市场在今年5月以后才开始火起来,原来我们主要就看A股。”但张新告诉记者,即使在香港市场,他们还是会选择从内地过去的公司,因为比较熟悉,基本情况容易了解。

  对张新而言,此次打阿里巴巴新股并不是一次完全自信的过程,“我对科技股的尝试不多。平时,我们也更看重中石油中移动中国银行这样的大盘股,与它们万亿美元资金量相比,阿里巴巴只能算是小盘股

  但此次出手,张新自然有他的道理,“机会很好。阿里巴巴是内地第一支在香港上市互联网公司,而且此次实现了257倍的超额认购。换句话说,就是很多人都看好它。”

  开盘就抛,这是行规。”

  11月6日对张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因为身体不适,他没有亲自跑去香港,但一大早张新就坐在了电脑前,打开桌面上的钱龙港股通软件。他特意检查了网络手机,“千万不要出现堵单”。

  上午,阿里巴巴30港元开盘,高出申购价13.99元一倍多,张新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开盘就抛,无论打了多好的股票,这是我们的行规。”张新告诉记者。

  “只有业余打新股人才会三思。”他补充,“我身边有四五个朋友这次都打了阿里巴巴的新股,他们的资金一般在几十万左右,不过我也建议他们第一天抛完了。”

  “一般而言,市盈率是很重要的判断标准。如果把投资对象市盈率与香港市场的其他同行业公司相比,结果高太多,这支股票就有风险了。阿里巴巴基于2007年收益预期的本益比为320倍;而百度的本益比大约为177倍,阿里巴巴竞争对手环球资源的本益比为52倍。”

  “虽然后两者在美国上市,但阿里巴巴还是高得太多了。”张新做了很多功课,“如此罕见的大起大落,配合天量交易额,预示着这支股票如果没有特别的实质利好继续刺激,将会进入相当长时间的盘整。”

  刚刚打完中石油

  11月5日,中石油在国内A股上市,张新也参与了申购,“因为盘面比较大,中签率稍高了点儿,不过这也要靠运气,在内地股市没有提高中签率的窍门。”

  私下里,张新也会撺掇身边的朋友和他一样去打新的股票,“这次中国石油,我的一个朋友拿了300万,结果一只股票都没拿到;另外一个朋友,只拿了50万,就中了20手2000股。”张新告诉记者,因为是私人投资上市以后抛还是不抛,大家都会参考一些券商的《投资价值分析报告》。

  “很多券商预测中石油股价在32-35元浮动,最高也不过40元,可中石油一上市就涨到了40多,所以大家就赶快抛了。”

  虽然目前与A股相比,香港市场整体市盈率较低,但张新仍然把十几亿的资金放在香港。“其中签率比较高,一般都是百分比,所以总体收益与内地市场相当,甚至更高。”张新告诉记者,像他一样盯着香港股市的内地资金并不是少数,“我知道的几笔资金都在几十亿左右的规模。”

  在香港保证中签率,你可以去开很多账户

  与A股的纯偶然性不同,张新觉得在香港提高中签率有很多小窍门:资金量要大;账户更要多。

  “在哪家券商开户并不重要。”张新坦言,在香港,券商主要分为三大类,一类是香港本土的券商;一类是内地在香港有分支的券商,比如国泰君安招商证券中信证券申银万国等;还有一类是外资券商

  “香港的佣金比内地高,相对而言,选择在内地有分公司的券商,会有很多便利,这样很多手续在内地就可以完成。”他说。

  而如何将大量的资金过境到香港,也早已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按照国家外汇管制规定,单个居民每年可以互换外汇额度是5万美金,也就是38万多元人民币

  “大规模的资金出境一个最原始的方法就是找很多人的身份证,以不同人的身份换港币,不过这个方法是最笨的。”张新笑道,“现在很多券商也可以帮助投资者把资金过境,但比较麻烦,如果你的资金在39万以上,券商就会帮助你找很多身份证。”

  “我主要走贸易通道。”张新坦言相告,“具体的操作是,找一家香港的贸易公司签订合同,比如你卖给它的产品,本来应该10元/件,但是在合同上可以注明是100元/件,这样钱可以通过贸易结算的方式到香港。”

  据记者了解,尽管这种方式触犯了法律红线”,但在业内却被运用最为广泛,过程也很成熟,一般只需要2-3个工作日即可完成。

  “在香港有很多这样的公司,你只需要付给外贸公司一定的费用即可。比如某外贸公司,是我的关系户,我无论多少钱进港,只需付给它们30美元。”张新解释说,“但这种资金量至少在几十万以上,否则没必要折腾一次。”

  资金渠道其实很多,山西矿主最土

  说到资金来源,张新突然笑了起来,“天南海北,不过山西的矿主最土,拿着钱也不知道怎么操作,找谁操作。”

  “我们的资金一般来自亲戚朋友,或者从浙江这边的民间商会里。”虽然不受法律保护,但张新并不担心诚信,“有时候连借条都不用写,因为如果参与商会的人有一次不守信用,他将终身不能在商会立足。”

  据了解,温州有很多商会,如鞋业商会、电力商会等,这些商会多按行业分工,“最重要的是,借贷者并不承担二级市场一些不可预测风险。”张新告诉记者,这是协议的一个重要条款,“这样的钱用着没有负担。”

  除打新股外,张新有时还会从其他途径争取一些股票,比如场外交易和一些私下关系。但根据香港联交所规定,网上申购的股票开盘就可以退出;而网下购买的股票还需要一段儿时间的禁售期,追求短线利益的张新并不想太冒险。

  只集中打一只股票

  “如果两只内地股票同时在香港上市,比如一支是电力股,一支是科技股,你说我会怎么选?”张新给记者卖了一个关子。

  “记住,千万不要把钱分成两半,两个都去打。最重要的是比较,这两支股票所在行业市盈率哪个更高,选择市盈率高的那支股票,集中所有的资金去打,这样收益率才更高。”

  但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可能。张新告诉记者,“因为国家境外上市的限制,以后在香港市场很难再碰到遍地开花的情景了。”

  压力太大天天狂欢

  11月6日晚,上市成功的马云在香港把酒言欢。“其实我们天天都在庆祝,因为压力太大,我们挣到钱就会拼命花,要不然,股市一跌,就又回去了。”

  张新说得很轻松,“我们这个圈子,人很怪,大家天天除了看盘没有别的事情,有时候稍微操作有些偏差就是不小的资金损失,所以很多人都有抑郁症,不过圈子内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同行之间有竞争,也有合作。比如有一支股票增发,大家就会分头去打听,然后在聚会的时候交换信息。”张新告诉记者,“除非有的公司坐庄,他不愿意让我们知道。不过现在股票的盘面都很大,投资公司要拿出上百亿坐庄,确实很吃力。”

  “你觉得阿里巴巴好吗?”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听记者自我介绍以前关注过IT产业,张新立刻反问。

  “我很佩服马云,他的演讲很有感染力。而且我是浙江人,对这家企业有很多了解。大约几年前吧,当时媒体有一篇报道,说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烧钱,只有马云带着它的团队在杭州踏实苦干。”张新坦言,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对阿里巴巴怀有一种期待。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
取消收藏
私募操盘手  阿里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