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该如何促进科创企业的发展?

  六年前,就读于顶尖大学的叶哲伟(音译)告诉父母称自己毕业之后希望加入一家隶属北京一个孵化基地的创业公司,当时他的父母并不高兴。他们并不了解什么是科技创业公司,更遑论孵化项目了。直至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上看见孵化基地的创始人李开复之后,他们才同意了哲伟的想法。

  当时最受毕业生欢迎的工作还是公务员国有企业以及一些科技巨头公司,比如 IBM腾讯阿里巴巴等。创业公司大多不具备一个明确的未来,而且待遇往往较差。

  但对于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而言,科技创业公司似乎已经成为了最酷的就业选择,这和美国十分相似。何况他们还有一个非同寻常的倡导者:中国政府

  中央电视台会定期在新闻栏目中播放一些与技术创新以及科技创业有关的资讯。学经济出身的中国总理李克强在 2015 年初期便走访了三家位于深圳的科技公司。

  在五月初旬,他还走访了中关村(被称为中国的「硅谷」),并和当地的创业者共进咖啡。他还给一些对制作科技产品充满热情的创业者写信,承诺会为他们制定更加友好的经济政策,并在将来造访他们的创客工场。

  中国政府仍一如既往地专注于大型基建项目,例如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建设,以及一些可以拉动经济的大型国企(或者说那些可以占据报纸头条的国企)。在经济放缓的「新常态」下,中国政府希望挖掘出一些可以创造就业机会以及增加社会流动性(尽管有可能是假象)的亮点。而快速增长的移动网络以及遍地开花的科技创业公司正好切合这一需求

  中国政府并没有止步于空谈,他们在今年早期宣布成立一个 65 亿美元创业基金。在三月举行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科技部副部长称截至 2014 年末中国科技孵化基地的数目已达 1,600 个,目前已有 175 万人就职于 80,000 个创业项目中。中国政府批准在全国设立 115 个科技园区,目前已有超过 50 万家公司进行了注册。

  在六月份,中国科技部在官网上宣布 281 个孵化基地将享受税收优惠。北京市政府也给符合要求的科技公司发放了 600,000 元(约合 100,000 万美元)的津贴。深圳也在八月份宣布将划拨 5000,000 元用以资助创客工场。

  中国的公立大学也致力于将学生培养成创业者。就读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大四学生马特·刘(Matte Liu)称他们学校会提供一些关于就职训练的选修课程。除了教育学生如何制作简历以外,课程还会涵盖关于创业的内容。

  目前还很难判断这场由政府主导的创业运动是否会一帆风顺。中国股市在近期出现了急速的大幅度回调,这无疑会对创业公司的估值及退出策略造成影响。

  过去一些由政府主导的类似项目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结果,其中对交通系统的巨额投资成为了承载中国经济起飞的脊梁骨,但也有一些项目最终导致了鬼城的出现并引起产能过剩等问题。

  许多人担心孵化基地也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在 2013 至 2014 年经深圳政府审核注册的 67 个孵化基地中,大部分的面积都超过 10,000 平方米(即 107,600 平方英尺),其中最大的基地面积甚至达到了惊人的 500,000 平方米(约为 540,0000 平方英尺)。「这些基地最终都会成为办公区域。」麦肯锡上海分公司的分析师乔纳森?沃泽尔(Jonathan Woetzel)说道。

  一些从快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产业中获益匪浅的风险资本家也对这次创业运动表示怀疑。「成为资本」的常务董事李世默和叶莎写道:「互联网可以促进信息流动并优化资源配置,但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它对于产能就业率的提升会起到怎样的作用。」「成为资本」曾经对「优酷」等公司发起投资,目前优酷已经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土豆」的一部分。

  他们认为中国应该把目光放在可以维持稳定增长的产业升级上,而不是互联网和资本市场。「在硅谷就业技术人员只有 100 万名,从数字看来就业人数还不及上海的浦东开发区,更别说想要提高整个国家的就业率了。」他们在一个新闻评论网站上写道。

  政府在创业浪潮中的参与度过高会引发一定的风险。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在一份报告中建议中国政府在涉及创业基金的事项中应该注意「避免对赢家(或输家)的诞生进行干涉或者对民间融资产生排挤」。【来源:创见】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