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债券投资?

  债券共同基金可以发挥重要的职能。它使投资者可以对多达100只债券进行广泛地分散化投资,从而赚得额外的收益,而且能在不牺牲总回报的情况下降低风险债券型基金实行专业化管理,拥有高质量投资级别的债券投资组合。许多债券型基金都提供了特定范围的期限结构,使得投资者能够在风险承受能力预期收益之间进行平衡。债券型基金提供小额基金份额的购买和清算,为投资者提供了相当大的投资灵活性。有些债券型基金以合理的成本提供了这些服务,然而绝大多数却并非如此。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样的后果:业内曾一度繁荣的债券型基金失去了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令人惊讶的是,截至1993年,债券型基金资产资产总值是7600亿美元,其是共同基金业规模最大的组成部分,相较而言,同期的股票型基金的资产总值是7490亿美元,货币市场型基金资产总值是5653亿美元。事实上,早在7年前的1986年,债券型基金就达到其顶峰。当时其资产规模达到2600亿美元,比股票型基金1600亿美元的资产多出了60%。

  自1986年以来,股市在1982年之后经历了强劲上涨的牛市。在蓬勃发展的股票市场上,基金投资者获得了创记录的回报率(每年17.7%)。同时,表现非常出色的债券市场也给债券型基金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回报率(8.6%)。但是这些回报率与股票型基金所实现的回报率相比,就显得黯然失色了。这部分地(也仅仅是部分地)造成了如下结果:到1998年,债券型基金资产规模为1万亿美元,对比同期股票型基金2.4万亿美元的资产规模同样相形失色,债券型基金的资产比同期股票型基金的资产要少大约60%。

  在基金业内辉煌一时的债券型基金相对重要性之所以大幅下降,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相对业绩只是其两大原因之一。另一个影响因素是:债券型基金整体向投资者提供的回报,低于债券市场自身所实现的回报,一旦股票市场环境趋于更加谨慎,债券型基金比股票型基金就更有竞争力。然而,除非债券型基金业改变其运作方式,并给予其份额持有人公平的待遇,否则债券型基金将逐渐被遗忘

  一、痛苦纠结着公司

  并非只有我一人担忧当前债券型基金业。彼得·林奇这样的投资专家也和我有着同样的担忧。但我认为债券型基金确实有存在的必要。不同于债券自身,债券型基金通常会保持相对固定的期限,使得投资者可以选择合适的期限,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保持相对稳定。也有一些能干的债券型基金经理脱颖而出,尽管很遗憾的是,只有很少的基金经理能获得与其成本相匹配的收益,以证明其投资组合管理能力

  基金费用对债券型基金的回报有着重大的影响。面对这一差异化成本结构,彼得·林奇以这种方式提出了销售佣金问题:“债券型基金受到狂热追捧的另一个不解之处在于,人们为何愿意支付销售佣金,去投资债券型基金。”因为正是这个问题很快使他得出“彼得第五原则:没有理由为马友友在电台中的演奏而付钱”。我们也同意他的观点。但是,在明显没有基金董事、基金经理或甚至是投资者对此提出质疑的前提下,每5只债券型基金中会就有3只收取销售佣金。事实上,全部债券型基金资产的四分之三都归属于那些支付了销售佣金的基金份额持有人,持有人将销售佣金作为参与这场游戏的入场费价格,但一般而言这不值得。

  二、一个臭名昭著的实例

  我引用实例来说明成本对回报率的影响,这个例子来自最为有效的债券市场短期政府债券投资于这类债券的基金的年费率为1.03%。费率变动范围很大,从免佣金基金的0.69%,到附佣金基金的1.49%。为了清楚地表明这一点,请想象一下:对于2.5年期、年回报率为5%的美国国债而言,普通的免佣金债券型基金的成本将消耗掉国债收益的13%;而对于普通的附佣金债券型基金而言,成本消耗的比例将达到29%。这种对回报的扣减完全是一种没收财产行为

  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糟。有些基金拼命地要提供市场回报率,经常以溢价买入国债,又接着公布一个无法摊销溢价的回报率,并且竟然会支付红利。结果就是:虽然现在获得了高收益,但这些以溢价购入债券,到期按平价赎回时,确定会遭受资本损失。这些正发生在债券型基金业的负面实例,为综合检验包括费率和销售佣金的成本对回报的影响,建立起一个分析框架。所有的债券型基金并非没有差别。债券指数基金不同于积极管理型基金。低成本基金不同于高成本基金。不同的基金经理有着不同的管理水平。总之,一些债券型基金让投资者付出过多;而另一些(数量很少的)债券型基金则给予了投资者公平的待遇。主要结论已经显而易见了:成本是有重大影响的。

  三、成本有多大影响呢?

  为了确定成本到底有多大影响,我们在四组不同类型的大规模债券型基金中,检验成本对回报率的削弱程度。在每一组基金中,都有着明确的期限,并且投资组合大部分都是由高品质的债券构成。这四组最大的债券型基金是:(1)长期市政债券型;(2)短期美国政府债券型;(3)中期美国政府债券型(包括政府国民抵押贷款协会证券);以及(4)中期普通(绝大部分是达到投资级别公司)债券型。总之,我们的研究涵盖了448只基金,占据晨星列表中全部债券型基金资产的约60%,这显然是一个有代表性的样本

  这项研究的结果是稳定而一致的。在这四组中的三组里面,低成本基金跑赢高成本基金的幅度,非常接近于这两者费率差异的幅度;也就是说,每组的基金都有着几乎相同的总回报率,而成本差异导致了全部的回报率差异。在第四组里,低成本基金的回报率要稍高于高成本基金的回报率,但是高成本基金所持有的投资组合在各方面的风险明显要高。在每一种情况下,对风险的衡量都是基于以下三个要素:

  1、久期,在衡量基金对利率风险的敏感度时,比平均到期期限更好。

  2、波动率,用于衡量一只债券型基金相对于普通的应税或免税的债券型基金,在月回报率方面的变动程度。

  3、投资组合品质,以标准普尔评级服务机构的评级作为衡量标准。达到投资级别的债券评级范围是从AAA(最高)到BBB(最低)。

  一般来说,最低成本的基金组合久期最短、波动率最小且品质最高。最低成本组的基金不仅有着最高的回报率,其风险也是最低的。债券型基金的投资者确实不能忽略这一信息

  四、管理能力的作用如何呢?

  尽管久期风险和波动率风险都会造成回报率的变化,管理能力也同样是影响回报率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且在债券型基金中,确实有一些优秀的专业基金经理。他们精明、富有经验且精于固定收益市场的运行方式。他们管理的基金可能不局限于组合品质和到期期限的限制,且只有投资者能够决定他们偏好哪些类型。但每只基金都应清楚地描述其投资策略。除了投资策略的选择以外,基金经理的业绩部分是基于其自身在投资各方面所具备的管理能力,还有一部分是基于运气。这两方面的因素不容易分辨,而基金经理所具备的持久管理能力也很难提前识别。以往基于基金经理的管理能力而实现的回报,即使有的话,也无法为将来的业绩提供足够的保证。然而,投资一只管理优秀以及低成本基金,去获取优秀的回报率,这总是可能的,也始终具备挑战性。

  五、销售佣金加剧了成本问题

  投资者在购买基金份额时或者在5年内赎回其购买的基金份额时都需要支付销售佣金。因此,对于基金传统的前端认购收费以及新近的后端赎回费的大量质疑,我的分析对此有所裨益。

  讽刺的是,在高成本基金中,大多数是那些收取销售佣金的基金,而在低成本的基金中,则以免佣金基金为主。但是投资者忽略了这些影响。在该行业的两大主要分销渠道里,由经纪人分销的那些收取销售佣金的高成本债券型基金资产是4820亿美元,而免佣金债券型基金1650亿美元的资产就显得相形见绌了。对于管理着债券型基金的那些经纪公司,有两点是明确的:(1)他们收取了高额的管理费;(2)尽管对他们的客户而言,这笔费用难以承受,他们也总想方设法从客户处收取这笔费用。在那些客户看来,这是代价昂贵的组合

  六、费用也是真金白银

  并非只有那些由经纪人管理的基金才会收取高额的费用。尽管这些费用对回报有着深远影响,收费行为仍然大肆横行于债券型基金领域。即使那些费率低于行业标准的大型基金,也让投资者支付数额惊人的咨询费用。用当前流行的说法,这些费用美元实际上才是“真金白银”。位于最高成本区间里的那些债券型基金,其投资顾问正在消耗掉大约20%的基金回报率,基金份额持有人只获得余下的80%,但毕竟是基金份额持有人提供了100%的基金资本,却没能从其投资中获得公平的回报。更糟糕的是,基金持有人获得的比例逐年降低。那些买卖基金的投资者还忽略了高成本在商品式的债券市场中所积累的效应,该市场提供了相对较低的回报率。忽略这一成本可能会是心智上的解脱,但这却会演变为一场财务上的灾难。

  七、怎样避免承担过多的成本?

  尽管数量很少,但还是存在一些防御措施以避免费用过度扩张,这一点需要依赖债券型基金领域里“回报—风险—成本”这三者之间的权衡关系。不幸的是,防御措施很少起作用。作为同时监管经纪公司和基金分销商自律性组织美国证券交易商协会经纪人为其客户提供的投资选择提出了适当性要求。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这些基金进行全面地信息披露,然而在债券型基金的招募说明书中,却没有向投资者提及普遍存在于金融市场里的这一事实,即更高的回报,总是与更低的成本紧密联系的,更别说会做出完整的信息披露。

  如果无法实施更为严格的信息披露来使投资者有能力做出这些判断,又如果基金董事并不把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置于基金顾问之上而降低基金费用,那么投资者应怎样保护其自身利益呢?答案是,依赖常识。仔细阅读基金招募说明书,如果它们不够清楚或者无法随时获得,则要求这些基金做出答复。仔细考察由波动率久期以及投资组合品质定义的风险水平。并且最重要的是,要寻求现有的成本低廉且管理良好的债券型基金。

  今天确实存在着低成本的债券型基金可供选择,但是数量并不多。据我所知,债券指数基金的总数是20只,这个数字确实少得惊人。债券型基金的投资者不应当再继续忍受过高的成本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收费基金的收费变得越来越有掠夺性了,这些收费基金的费用佣金都应当大幅削减。债券型基金如果依然无法提供足够的回报率,这个资产近1万亿美元的基金帝国必将没落,它的逐渐被遗忘将代表着某种形式上理想化的惩罚。

  我希望监管和自律机制最终都能发挥作用。但是,如果无法实现该结果,就只能由投资者自己在做选择时避开那些高成本的债券型基金,抛售已持有的高成本债券型基金,并找出以低成本运作而且管理良好的债券型基金,以及追踪高品质债券市场指数的债券指数基金。最终,债券型基金业的未来取决于债券型基金的投资者。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取消收藏
债券  股票市场  基金  债券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