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团队拿120个月奖金,我们要怎么办?

欢迎来到斗兽场,不要告诉我你年龄,没意义。

《王者荣耀》中五分之一的英雄,都是由一名2014届校招生设计的,工龄刚满3年。

他所属的天美L1工作室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岁,但生产的《王者荣耀》月流水已超30亿。

世界的重心已经向年轻人倾斜。百度今年收购的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出生于1990年。

他成为百度历史上第二位90后高管。

第一位是百度去年收购的“李叫兽”,并购后成为百度副总裁的李靖,出生于1991年。

被收购后,吕骋说,他无法忍受还要用60后或70后设计的操作系统,“未来的世界,必然是我们来定义的。”

话语锋利如刀,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吹响号角。

在美国,90后大军早已抵达战场。数据显示,全美32家最成功企业中,有 26 家员工年龄中位数低于 35 岁。

其中Facebook只有26岁, Twitter28岁,谷歌29岁,苹果31岁。

职场主导权正在向年轻一代转移,而那些被急促脚步吵醒的中年人,则心生惶恐。

硅谷三四十岁的主管工程师们,开始染发,去眼袋,用激光清理面部斑点,以及用超声波收紧皮肤。只求在同事中不那么显眼。

50多岁的职场女性,则开始了解漫威电影、金州勇士队和卡戴珊姐妹的绯闻,只为在和年轻同事聊天时,不像个局外人。

猎头们开始建议中年客户,删掉所有超过10年的履历,并抓紧找专业摄影师拍照,以确保求职照片毫无倦色。

一名年过40的工程师发推特说,他穿着正装走在硅谷街头时,感觉已被年轻人的潮流淹没,无声无息,无从挣扎。

同样的迷茫,也弥散在国内。在联想华为的员工论坛上,35岁中层被辞退的传闻,永远是热门话题。

有人说,面对更年轻、工资也更低的年轻人,每一次续签,都心惊胆战,那份几年一签的员工合同,就是几年一度的人生判决。

时代大潮冲刷下,每一个年龄段的人都需转型学习,过往的经验优势,不再能提供安全感。

时间的赛道被打破,90后80后70后60后,拥挤在同一座斗兽场中,唯有能力者,方能生存。

媒体说,欢迎来到混龄共处的时代。

在混龄共处时代,有三个维度消失了。

第一个消失的维度,是年龄维度。

在过往,很少有高管会比员工年轻很多,因为年龄决定着经历,而经历关联着能力。年长者,往往意味着能力更强。

然而,在混龄共处时代,年长为尊虽然存在,但仅限于礼仪层面,更多时候,年轻人的创意和判断力,决定着公司新兴市场上的成败。

在美国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有位53岁的资深老编辑,发表了一篇伤感的文章《作为 BuzzFeed 最老的员工是一种什么体验?》

文章还有一个副标题,叫做《我已经跟不上每日工作的节奏》。

在文中,老编辑说,“这些聪明绝顶的年轻人让我每天都在受挫,在总部我无时无刻都处于困惑当中,我的人生中还从未感到如此挫败。”

几个月后,他被小他15岁的老板解雇了。

老板说,“这与你工作水平和写的东西无关,其实是因为你与年轻同事创造力上的差距”。

这已经是4年前的故事,愿老编辑好运。

混龄共处时代,第二个消失的维度,是经验维度。

在过往,职场中的中年人,最有底气的资本是工作经验。

然而当未来变幻不定,行业前景陷入迷雾,那些多年积累的经验,则开始急速贬值

硅谷有个铁律:如果你在大公司工作十年后被解雇,那么你会发现,你会的技术可能已是古董。

更可怕的是,落后的逻辑模式,将限制你学习新技术。而且即便学会,你也缺乏再次熟练的时间了。

许多硅谷工程师,被裁后当起了Uber的司机,还有人卖掉原计划退休后隐居的房子,靠失业津贴存款度日。

混龄共处时代,第三个消失的维度,是权威维度。

在这个时代,没人能拥有长久的权威。

满头白发的赵本山要和一脸嬉笑的天佑讨论直播技巧;码字半生的报社主编要和青涩未消的大学生比拼公号。

英语还没学好的雷布斯,已经被00后CEO称为老一辈企业家

没人再迷信权威,因为权威走红和过时的速度都变得太快。

斗兽场中的搏杀节奏越来越快,年轻人纵情向前,中年人踉跄接招。

55岁的汽车工程师迈克尔·佩雷多,两年前被奔驰公司解雇

职业顾问建议他不要再穿着T恤打领结,但他却怎么也做不到,“不戴领结我浑身都不舒服。”

失业18个月后,他终于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零工,为无人驾驶汽车编写软件。

那次面试前,他终于解下了领结。

关在斗兽场中的人们,其实都是被时代大潮席卷冲入。

我们这个时代,纽约时报一周的信息量,相当于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一个普通人一辈子的总阅读量。

现今地球上,每18个月产生的信息,超过过去5000年的总和。

信息浪潮早已窒息口鼻,那些在浪潮中出生的年轻人,成长速度颠覆认知

一位获得苹果奖学金的中国00后,从6岁就开始开发软件,小学三年级就做出了解决计算机故障的网站。

他的学习资料,来自于父母买来的课本、期刊在线教育网站。

Slik的创始人, 14岁美国男孩Soroush,已经完成第四次创业,8岁时,他开始学习由麻省理工学院开发的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Scratch。

20多岁就改变了世界的扎克伯格则说:“年轻人就是更加聪明。”

或许,技术科技的高速迭代,正是造成混龄共处的潜因。

那么适应斗兽场中的生活,同样要从自我迭代中入手。

其实这个时代更为公平,每一个年龄段的人,在获取信息的机会上,近乎平等。

年轻人拥有着记忆力和反应力的优势,而中年人则有着逻辑和判断力的优势。

事实上,直至晚年之前,人类大脑一直在保持生长,横向思维会不断强化,形成更为准确逻辑推理能力联想能力。而阅读和学习,将不断刺激横向思维。

那些轻言胜负者,那些沮丧颓废者,那些抱怨岁月者,终归会成为进化路上的灰烬。

公元198年,周瑜拜将,英姿勃发。那一年,他24岁。

在相声《八扇屏》中,这一年龄被提到13岁。

年轻的周郎,放眼望去,是黄盖的皱纹和程普的白发。

他们共同供职江东,远处的长江水汽氤氲,躁动着乱世的气息。

  • 作者介绍:摩登中产,关注现代家庭生活的原创内容平台,我们一起,重新发现生活的本色。创始人王鹏,资深媒体人媒体从业经验11年,曾任搜狐新闻主编。微信公众号:“摩登中产”(ID:modernstory)。

【原标题《混龄时代:你所陷入的全年龄搏杀》,本文已获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