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认知七层:我在第一猪在第二你在哪

(01)

人与人的区别,就在于认知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问题,每个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不一样,采取的行动不一样,最终的结果,不一样。

(02)

说个听来的故事。

有个社交场合,好多朋友聚坐闲谈。

这时候一架飞机,正从空中飞过。

一位老军人仰头,充满自豪的说:知道这飞机是从哪儿起飞的吗?就是在最近的那个机场

那个机场,是我们修的。

哗,众人瞪大眼睛:这是个大项目,赚了多少钱?

老军人笑了:赚个毛线钱,这是老早时候的事了。那年月国家穷,我们当兵的,都怀一腔热血,矢志无私奉献。所以那个机场,完全是我们军人义务劳动修建的,一分钱也没有。而且是自愿出工,自带工具。正因为我们军人的无私付出,才有了千千万万的机场与公路,才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虽然我们没有赚到钱,但这恰是我们的荣光与骄傲。

大家肃然起敬,纷纷鼓掌。

老军人羞涩的向大家敬礼,起身离开。

(03)

老军人走了,现场有个商人说话了:

我对于军人,是打心眼里尊敬的。只是感觉这事不完全对。

大家问:哪些地方不对?

商人说:这事怎么说呢,什么叫国家穷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穷的国家,也比个人富吧?就算是当时没钱,事后也应该弥补吧?我也不是对义务劳动有看法,但是作为一个国家而言,最重要不过的,莫过于规则,规则莫大于公平。国家正常的运行,不能总是要求别人单方面的付出奉献,而应该建立在公平交易、良性循环的基础上。

诚实的劳动,勤恳的付出,合理的报酬,这是每一个国民都应该享有的尊严。

如果这个尊严得不到保护,很难想象还能持续多久。

众人礼貌的点头:有道理,你说的也有道理。

商人得到赞许,很高兴的离开了。

(04)

商人离开后,一个道德学家起身说话:

刚才那个商人说的,不完全对。

我不是反对公平,也不是不支持规则。而是从社会总体的角度上来看,一个社会不能走入狭隘的交易误区。如果凡事都以冰冷的金钱来衡量,这世上还能剩下多少温暖?如果军人的无私付出,都得不到脑满肠肥的商人一句公正的评价,这意味着何等的伤害?如果无私奉献都换不来应有的尊敬,这个世界,又会变得多么的寒冷?

大家原本就对刚才的商人所言,不以为然。此时听了道德学家的这番话,顿报以热烈鼓掌。

道德学家很谦和的站起,向大家致意退场。

(05)

道德学家走了,一个经济学者走了出来:

刚才那位道德学家说的,我很赞同。

但是,当我们诉诸情感、单纯的满足于道德优越之时,是不是更应该从学理的角度,深入的思考一下问题?

从经济学的角度上来说,一个机场从动工到修建完成,就创造出了财富增加值,财富总量加大,国家所发行的货币,也相应的增加。

这增加的货币量,就有军人们义务修建的机场。

可是军人并没有拿到钱,事后也没有补偿。

那么问题来了:这钱谁拿去了?

事先声明,我对军人尊重有加,更不会反对义务劳动,同样也希望世界充满爱。可是钱呢?

谁把军人的钱拿走了?

回到经济学的本原上来,一个国家,处于贫穷之时,必须要负债经营。换言之,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以负债的方式,支付修建机场的费用,让财富回归社会,加大货币的流通量。说过了,本人尊重所有的奉献与牺牲,但在国家贫穷时的义务付出,实质是抑制货币流通的,不利于国家的长足发展。

经济学者说完,众人惊愕片刻,突然一起鼓掌。

经济学家招手致意,退场离开。

(06)

经济学家走后,又一个社会心理学家走出来:

刚才那位学人的讲话,我很赞同,很受启发。

但是,人类社会的构成,非止经济这一个维度。

很多事情,是很难交易化的。

比如说爱情,比如说家庭,比如说朋友之间,比如说邻里乡党。再比如说一个公司组织,内部的一个个小团队。这些隐密的微小社会单元,更强调的是合作,合作并不排斥交易,但万不可凡事交易化。

价值是主观的,价格是估算的。如果凡事交易化,带来的结果,是合作者各自高估自己的贡献。是以有些家庭,恩爱夫妻成为怨偶,就是因为双方过于高估自己的付出。是以有些朋友,反目成为仇人,就是高估了自己在友情中的价值与作用。是以许多团队纠纷不断,就因为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吃亏了。

世上没有每个人都吃亏的生意,却存在着凡事都感觉自己吃亏的人。

所以我可以就此回答刚才那位学者的问题:谁把义务劳动报酬拿走了?

答案是:没有人拿。

又或者说,每个人都拿了。

因为这个报酬无法从庞大的经济总量中细筛出来,军人的付出如输入社会肌体的鲜血,融入到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新建机场增发的那笔钱,汇入到货币总量之中,出现在我们每个人的钱包里。

现场寂静片刻,旋即爆发出热烈掌声。

大师脱帽致意,退场。

(07)

社会心理学大师退场,系统学家走出来:

一个社会,犹如一个完整的有机体,必须要有序良性的运行。

正如人的身体,内有心肝脾肾肺,外有口眼耳鼻舌。每个器官各司其职,但同时也都在消耗人体组织的能量。是以任何一个器官,必须要大小适度。小了固然不好,但如果太大,就会对其它器官造成挤压,反而妨碍人体健康。

比如说肝脏,是人体的五脏之一,以代谢功能为主的器官,起着去氧化,储藏肝糖、分泌蛋白质的合成,以及制造消化系统的胆汁等作用。人体不能没有肝脏,但如果肝脏过大,那就要去医院挂号看医生。

社会也同样如此。

义务劳动好不好?

没人敢说不好。

但义务劳动之所以赢得尊重,就因为它与人体中的肝脏一样,被局限于有益的范围里。如果这个范围过大,正常的商业行为就会无端遭受指责。合法的交易,因而承受巨大道德压力。所以商人第一个站出来说话,因为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心理不适。这在如同人体肝脏过大,挤压到了其它器官。

我们这个社会需要军人,也需要商人。需要道德学家,也需要经济学者,同样需要社会心理学家。这就好比人体的五脏,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工作,相互尊重,相互扶助,这个社会才会越来越好。

这是我的一点拙见,不知大家是否认可?

众人点头鼓掌。

系统学家微笑退场。

(08)

系统学家走了,一位认知学家走出来:

军人义务修建机场,是个事实。

这个事实构成了当事人生命的记忆,因此他引以为豪。

在这个当事人引以为豪的事件上,我们先听到了掌声,这是第一时间的心理冲动,是我们的社交本能。

然后我们听到了商人的情绪,接下来听到了道德学家的立场。此二者相互对立,并因对方存在而存在。

然后我们见到了事件的经济维度,并引出了事件的社会心理维度。此二者仍是个对立体,构成新的认知层级。

由此我们知道,当我们面对一件事情时,第一反应是本能,第二反应是情绪,第三反应是立场,第四反应是利益,第五反应是兼顾他人的社会心理。第六反应,是认识到前五步并无高低优劣之别,而是一个完整认知的五个组成。

社会问题的讨论,也是如此。

(09)

当出现社会问题的讨论之时,你会清晰的看到五个层级:本能层、情绪层、立场层、利益层及社会心理层。

 思维认知七层:我在第一猪在第二你在哪

很少有人能够观察到系统认知层,除非你处于更高认知层级。

下愚莫揣上智,处于本能阶段的人,因其视野闭塞,会以为所有人都在这个层级。会震惊于不同观点的出现,认为对方脑子有病。

处于情绪层的人,蔑视只有本能的人,却不知道自己泥陷激烈的情绪。

处于立场层的,忧心忡忡,承受着隐恶扬善的焦虑。

处于利益层级的人,面对大量的本能公众、情绪公众及立场公众,有种众人皆蠢我独明智的飘然感,却不知自己陷入专业偏执。

处于社会心理认知层的,格局放得开,眼光看得远,却未意识到自己虽然看到了全局,但并未跳出全局。

——纵然跳出全局,也仍在局中。

必须要见大通简,迎刃破局。犹如鹰隼飞于高空,俯瞰一个个社会与人生问题。你会发现,许多问题不过是虚像,许多事情,不过是整体系统的有机组成。当你获得这种思维视角,许多所谓的人生困惑,就会霎时间豁然开朗。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3+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