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人:我不做生意了,我只想考公务员

1

作为北漂了10年的浙江人,最大的感触之一就是,在一家公司里碰到浙江同乡,真的是件挺难的事。也正因为公司里的浙江人很少,我的同事们都坚定的认为,那些消失不见的浙江人都去做生意了,不稀罕上班。

当真如此?我搜索脑库。我发现父母那一代的浙江人,确实如此,做生意的人在人群中占比很高。做皮鞋生意的、家具生意的、房地产生意的,卖小商品的、开小饭馆的,皆为数不少。

但是在我这一代的浙江人中,却是一派不同的景象。公务员政府部门、机关单位、事业编是主流去向,读博与留校教书也是热门选项。像我这样的外企工作者寥寥无几,真正出来做生意的人少之又少。

那些消失不见的浙江人,可能正在考公务员的第5个年头,可能已经在办公室里当起了王科长李主任,可能做了学校里的张老师李教授,可能现在正坐在一张报纸的后头,手边放了半杯茶。

2

大家想象中的浙江人,可能是父母那代浙江人的样子。

50、60年代的一批浙江人,在大众心中为浙江人的形象描下了轮廓。我们有时候会像读小说般读到他们的故事:

有个农村男子,四兄弟中排行老三。19岁那年拿着父亲给的120块钱,做起了照相生意。所谓的照相生意,就是买了个小相机,骑个破自行车满街给人照相,可就这样半年后他赚到了1000元,正式开起了照相馆,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这个爱“蛮干”的小伙子,一榔头一榔头敲出一辆汽车来,他给这辆汽车命名为吉利牌汽车,再之后,大街上跑起了越来越多的吉利牌汽车,李书福这个名字也被越来越多人知晓。

除了农村小伙李书福,还有无线电发烧友丁磊,1993年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宁波电信局工作,实在不甘心体制内的安稳生活,2年后不顾全家人反对,辞职下海,2年后网易横空问世。当然,浙江人里,还不得不提那个骑过三轮车,当过英语教师,创办过翻译社,创造了阿里帝国的马爸爸。

但是,单靠几个大V始终无法撑起整个群体的形象,浙江人之所以成为大众心中有共鸣的浙江人,是因为有着庞大体量的一群浙江人,他们都共享着同一种精神。

外婆家门口那个卖面条卖出几套别墅的胖大姐。那个把一家浙菜馆开成全国连锁品牌的台州男人。那个卖小商品身家过亿的温州女人。那个不识字读不懂路标,硬是把货从广州送达了北京,最后做出几十条运输线路的土老板。上次去杭州出差,好友带我去吃麻辣小龙虾,她说这是她叔开的店,她叔以前是阿里的老员工,几年前辞职不干了,自己做起了O2O互联网餐饮品牌,龙虾店现已开到上海,过不久北京也会有了。

这些人的故事很小,小到不足以被外界听见。当然,还有更多一部分是大家看不到的关于失败者的故事。

但是,他们都是同一类人。这些人展示的,是被一代人共同赋予的浙江精神:不服命运、敢想敢做,勤奋努力。浙江人在不安分与折腾中体现生命的力量。

3

我们这一代的浙江人,比起做生意,我们更会读书。

上一代浙江人,他们除了做了可以为自己做到的全部,也竭尽全力为下一代做了可以做到的所有。他们在对下一代的教育中,刻意抹去了与开创奋斗有关的东西,只希望下一代安稳不操劳。

好好读书,是他们对下一代最大的期待。读完书后回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如果找不到也没关系,他们会帮忙找到。

此外,还有很多勤劳致富的上一代浙江人,自己没有读过很多的书,相比让下一代继续去创造财富,他们更希望下一代去弥补自己人生中的缺憾。

外人总认为浙江人从小开始受商业熏陶,可不知我们这一代人是在“好好读书”的期待声中成长起来的。

除了来自父母的期待,我们这代人卡在了时代中央。2000年前后我们还身处校园,而世界在外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铁路高速化了,互联网大爆发了,就在这不到10年的光景,地理上所有的有形边界与无形边界,都迅速模糊化开。天南地北的想法站在一个网络聊天平台上不断的争吵、和解。迥异的价值观激烈过后迅速趋于统一。当我们走出校园可以自由选择的那一刻,我们的思想早已不知在何时被蒙上了正统与主流的色彩。

百万考生压境公务员国考,其中浙江考生是主力军团之一。其中一名考生是我认识的亲戚家的孩子。在杭州上学的她,毕业前获得了阿里巴巴的工作机会,她拒绝了,说:我只想考公务员。

后来她考公务员考回了老家,迅速和一个在银行工作的浙江小伙子相亲成功,忙忙碌碌的筹备着婚礼。

她说,身边的同学都差不多吧,毕业后基本都回家了。每年的同学聚会上,科长、主任、老师、教授可以占去大半个房间,有些同学还很巧的被分配在一个科室或者一个院系里工作,他们平日里就有更多机会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

没有哪里不对,
只是我们这一代的浙江人,
已经没有那么“浙江”了。

4

可正当我准备这么想的时候,
故事又出现了反转

我的那个公务员同学,不顾全家人反对,辞职下海了,做起了倒卖二手车的生意。

身边那个打着继承家业的旗号,立志一辈子混吃等死的男同学,向父亲了5万块,决定白手起家,打算做一件父母从没做过的事情。

还有那个在体制上班的同学,听说他把手头的工作搞出了好多花样,硬是在安稳的体制内折腾出了水浪。

还有那个在医院工作的女同学,闲暇时间自己研究起了炒股。那个做了2年家庭主妇的女同学,边带孩子边成为了第一批微商的实践者,代购生意已做大,举家迁去了法国住。还有那个曾经的班主任,教书之余在被第一缕曙光临幸过的括苍山顶开起了民宿……

浙江人不做生意了,浙江精神正在时代中被稀释与冲淡。可正当你以为它要消失不见的时候,在某个刹那,在某个极平凡的场景中,它又迸发出了原本的样子。

不安分的灵魂,
终归是难以久藏。

浙江精神,它在上一代人身体里,是血脉贲张的冲动。在这一代人身体里,是隐隐跳动的脉搏。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
阿宝

阿宝姐,草根逆袭的职场达人,玩转跨界的神奇女子。不鸡汤,不说教。有干货,有温度。这里是带有文艺气质的职场新青年聚集地。 LinkedIn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阿宝姐(ID:wojiejieshuo)